返回

银乱迷史(肉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部分阅读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陆华也道∶“弟弟的鸡巴倒令大姐叹服。”

    吴刚道∶“我弟弟的鸡巴比我的还粗,大姐有没有兴趣让我弟弟操一操?”

    陆华喜道∶“真的?那我可得试试。”

    吴刚道∶“那我明天就把我弟弟领来,跟你操一操穴。”

    陆华道∶“行。”这时,吴刚用手摸着陆华的乳头,道∶“大姐保养的不错嘛,如此年纪,乳房竟还如此坚挺,小弟不禁想吮些奶来。”

    陆华笑道∶“吸吮倒也无妨,只是无奶了。”吴刚俯身用嘴含起一颗乳头,在嘴里一顿狂吮。

    陆华娇笑道∶“怎么样,有奶吗?”

    吴刚又吸吮了一会,吐出乳头道∶“虽无奶,倒也有趣。”说着起身抽出已经缩小了的阴茎,躺在陆华身边。

    陆华拿过一块布在自己的阴户擦着,道∶“小弟怎么射出这么多精来!”

    吴刚道∶“大姐的精也不少嘛!”两人一阵淫笑。由于劳累,两人便搂着睡了。

    次日一早,陆华叫醒吴刚道∶“趁婷婷还没起来,你先走吧,免得让婷婷看见。”吴刚依言而去,约今晚再会。

    一日无话,转眼又到了晚上。吴刚和吴亮一起来到陆华家,陆华开门将吴刚和吴亮迎进。

    吴刚道∶“这是我弟弟吴亮,这是大姐陆华。”

    吴亮道∶“早就听说过,幸会。”

    陆华道∶“快进屋吧。三人便来到陆华的卧室。”

    一进屋,吴刚便搂着陆华亲起嘴来,道∶“来,大姐,把衣服脱了吧。”陆华还有点不好意思,吴刚便动手把陆华脱得一丝不挂,对吴亮道∶“怎么样,看大姐够味吧!看这乳房,看这屁股。”吴刚边说边抚摸着陆华。

    陆华脸红红的,笑道∶“别乱摸。”这时,吴刚和吴亮也脱光了衣服。陆华见吴亮的阴茎的确比吴刚的粗一点,也不顾羞耻,上前握住吴亮的阴茎撸了两下,笑道∶“小弟好大的鸡巴。”三人便一同上了床。

    吴刚道∶“大姐,先让我弟弟xxxx,怎么样?”

    陆华笑道∶“让我尝尝鲜,好吧。”

    说着,仰躺下去,叉开两腿道∶“小弟,只管操大姐吧。”

    吴亮“嗯”了一声,挺起阴茎对准陆华的阴道就捅进去了。陆华哼道∶“哎呦,好粗的鸡巴!”吴亮可不管许多,狂抽迭送,把个阴茎飞也似的在陆华的阴道里抽插着。

    陆华被操的哼哼唧唧道∶“真过瘾,使劲操,大姐能挺住。”

    吴亮道∶“大姐的穴真紧、真软,舒服。”两人边说边操,旁边吴刚看得火起,一下子骑在陆华的头上,将阴茎塞进陆华的嘴里,让陆华吸吮鸡巴。陆华嘴里吸吮着吴刚的阴茎,下面被吴亮抱着屁股狂操,真是下下没根,陆华只觉得吴亮的鸡巴都捅到自己的子宫了,并把阴道撑得紧紧的。

    三人操的快活无比,却不想被隔壁陆华的女儿婷婷听见了。今晚婷婷未曾睡觉,正辗转反侧,却听母亲房中哼哼唧唧似有人说话,不由得奇怪,忙轻手轻脚地走到母亲的房门外,侧耳一听,便听见“叽咕叽咕”之声不绝于耳,还听见母亲说什么“操穴”之类的话。

    婷婷一听就知母亲正和别人操穴,不由得面红耳赤,但少女从未曾经历此事,倒也十分想见识见识。也怪三人大意,竟没有关好房门。婷婷扒着门缝往里一看,只见母亲的房中还点着灯。

    在母亲的床上,见母亲正躺在床上,一个人跪在母亲的两腿间,扛着母亲的两条大腿,屁股一耸一耸的,一条大肉棍在母亲的穴里抽送着,另一个人则骑在母亲的头上,把大肉棍插在母亲的嘴里。婷婷看了个目瞪口呆,忙又接着看起来。

    只见母亲一边吮着那人的鸡巴,一边把屁股向上乱耸,下面那人操的急了,母亲就吐出嘴里的鸡巴,哼哼唧唧道∶“舒服┅┅操的好舒服┅┅哎呦,我要泄精了!”

    只见母亲把屁股没命地向上乱耸,浑身一阵乱抖,嘴里“噢噢”地叫着。操穴那人也快了起来,婷婷见那大鸡巴在母亲的穴里抽出送进,如捣蒜一般,不禁心惊。却见母亲也把屁股乱耸,嘴里道∶“哎呦,好爽,再快些!”

    那人飞快地抽送着,又操了几十下,便忽地停了下来,趴在母亲身上只是喘气,好一会才爬了起来,抽出阴茎,婷婷见那阴茎湿漉漉的,像浸过油一般。

    婷婷不禁想到∶“什么时候自己的穴也被如此大鸡巴操一番?”一想到此,脸不由得飞红,只好又看了起来。

    这时,把鸡巴插进母亲嘴里的那人道∶“怎么样,大姐的穴不错吧?”另一个人道∶“真不错!”却见母亲笑道∶“小弟的鸡巴也真粗呀!”

    把鸡巴插进母亲嘴里的那人道∶“该我操大姐的穴了。”只见母亲点头应着。说着,让母亲跪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将粗大的鸡巴从屁股后面慢慢地插进母亲的穴里,操了起来。那人抽送得很用力,发出很响的“叽咕叽咕”声,婷婷才知原来操穴声可以这么大。

    操了半天,又见母亲把个屁股向后猛顶,嘴里哼道∶“哎呦,太好了,我又要泄精了,真是乐死我了!”那人也紧紧抱着母亲的腰,将鸡巴快速的抽插着。

    一会,就听母亲和那人同时叫了一声,双双倒在床上,气喘嘘嘘。

    歇了一会,母亲坐了起来,只见母亲头发乱乱的,脸上红红的,一副娇态,裸着身子和那两人坐在一起,随手从床边抓过一团纸,叉开腿,往阴户上擦。婷婷见母亲的穴口正往外流着白汤,湿漉漉的,弄得母亲的阴毛和大腿上都是。母亲一边擦着一边对那两人道∶“看你俩,射出这么多精液来。”

    那两人笑道∶“你不也泄了两次阴精么?”母亲笑道∶“那还不是让这个操的。”说着,一手一个,握住两人的阴茎。

    那两人笑道∶“不是它,你怎么有快乐!来,大姐,你把我哥俩鸡巴上的精舔乾净吧。”

    婷婷见母亲笑道∶“尽是伺候你。”

    说完,便歪下头去,一手拿着一个阴茎,一会吮吮这个,一会舔舔那个,把两个阴茎上的精液吃的一乾二净。三人又互相摸了一会,关灯搂抱着睡了。

    这边婷婷瞧了一回光景,只觉胯下湿漉漉的,用手一摸,竟从穴中流出些水来,婷婷不禁脸红,也悄悄回房睡了,却怎么睡得着。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起来,婷婷到母亲屋里,竟不见了那两个男人,知道那两个男人已经走了,婷婷装成不知的样子。从此以后,那两个男人或一个或两个,夜夜俱来,婷婷夜夜看个仔细,母亲和那两个男人以为婷婷不知,胆子又大了许多,弄出许多花样,把个婷婷看的欲火中烧。

    看了几日,婷婷知道那两个男人一个叫吴刚、一个叫吴亮,母亲管吴刚和吴亮叫大弟和二弟,吴刚和吴亮管母亲叫大姐。

    这日是星期天,婷婷因夜夜睡不好,便白天睡了。也怪陆华胆子大,见女儿睡了,实在没什么事,却又欲火中烧,竟没了些顾忌,将吴刚和吴亮约来,吴刚有事没来,吴亮自己来了,两人便白天操起穴来。

    陆华和吴亮进了陆华的屋,两人急忙脱光了衣服,陆华只一见吴亮的阴茎,也不用什么爱抚,穴里已经流出了淫液,吴亮一手搂着陆华的纤腰,一手摸在陆华的阴户上,手指头嗤溜一下就捅进陆华的阴道。

    吴亮笑道∶“大姐的骚水来的倒是挺快。”

    陆华道∶“二弟不知,我只一见你哥俩的鸡巴,就不由自主地流骚水。”说着,伸手握住吴亮的阴茎,来回撸了起来。吴亮将陆华推倒在床上,分开陆华的两条大腿,将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抽送起来。

    两人操了一会,陆华便哼叽起来∶“哎呦,好舒服,二弟使劲干,把大姐的穴操烂。”吴亮又操了一会,将阴茎从陆华的阴道里抽出来,让陆华趴在床上,翘起屁股,吴亮在后面跪在陆华的两腿间,扒开陆华的屁眼,把阴茎慢慢地捅进陆华的屁眼,一直推到全根而没。

    陆华道∶“二弟又操大姐的屁眼了。”

    吴亮道∶“穴和屁眼一齐操!”便趴在陆华的背上耸起屁股来。

    陆华只觉吴亮的鸡巴撑的自己屁眼里涨涨的,捅的自己全身酸酸的,很舒服,便说∶“二弟,慢点操,多用力,别那么快就射精了,咱俩应操的时间长一点,反正有的是时间。”吴亮点头称是,便一下一下地抽送,虽然慢,但每抽送一下,陆华便被捅的往前一耸,嘴里就哼叽一声。

    吴亮抽送得用力,有时便把阴茎从陆华的屁眼里抽了出来,吴亮便又顺势一捅,捅进陆华的阴道里,接着操,操着操着,又将阴茎捅进陆华的屁眼里,陆华一会被吴亮操穴,一会又被吴亮操屁眼,直觉舒服异常,两人便细水长流地操了起来。

    再说婷婷睡了一会,也睡不着,眼前尽是些陆华与吴刚和吴亮操穴的影子,想着想着,便在床上脱了裤衩,用手在自己的阴户上好一阵揉搓,揉了半天,不甚过瘾,便伸了一个手指头对准自己的阴道捅了进去,来回抽送。由于这几日婷婷天天这般,处女膜早已破了,此时手指头在阴道里捅来捅去,倒也觉得爽快。

    只捅了几下,婷婷毕竟少女初春,再也抑制不住,“啊”了一声,只觉阴道深处一紧一热,一股阴精便泄了出来,弄得婷婷满手尽是,倒也过瘾。婷婷用纸擦乾了阴户,又摸了一会穴,便起身下床,睡意全消,穿好衣裤,走出屋,想到客厅闲坐。

    路过母亲房前,只想看看母亲,便推门而入。怎料一进母亲房中,却见母亲趴在床上,全身赤裸,另一男子也是如此,却跪在母亲屁股后面乱耸,母亲正自哼哼叽叽,婷婷不禁叫了一声。此声一发,陆华和吴亮齐齐一惊,抬头见婷婷满脸通红,陆华自也脸红了起来。

    吴亮操的正自起劲,忽见婷婷至此,见婷婷容貌甚美,也自呆了,忘了阴茎还插在陆华的穴里。三人一动不动,都很惊讶。过了一会,陆华才平静下来,回头拍了一下吴亮,道∶“二弟,还不把鸡巴拔出去!”

    吴亮一听,忙一缩屁股,从陆华的阴道里抽出阴茎。婷婷见那阴茎上湿漉漉的如淋水一般,知是母亲陆华的骚水所致,脸上更红了。陆华站起身来,披上了衣服,道∶“婷婷,你怎么不睡?”

    婷婷道∶“睡不着。”

    陆华道∶“为何?”

    婷婷脸一红,细思了一会道∶“我这几天天天见母亲与人幽会,思之不属,故而难眠。”

    陆华惊道∶“莫非你早已看见?”

    婷婷点头无语。

    陆华叹道∶“天意如此,不知你有何想法?”

    婷婷脸一红,道∶“每次我见母亲如此,尽都快活无比,我只想试试而已。”

    陆华一听道∶“如此,我也没有意见,你我母女二人都是一样,咱俩就同时而乐吧。”

    婷婷一听笑了一笑,吴亮闻言欣喜若狂,寻思∶“这母女二人都是一般的漂亮,各有千秋,如一齐操穴,我吴亮可乐死了。”

    陆华此时道∶“婷婷,这是你二叔,叫吴亮。”

    婷婷红着脸道∶“二叔你好。”

    吴亮忙道∶“你也不错。”

    婷婷一听脸更红了,陆华道∶“即是如此,我三人今日就同体而乐吧!二弟,我母女二人便让你随便操。等大弟来了,我们四人同时操穴,就更过瘾了。婷婷,让你大叔、二叔都xxxx,你干吗?”

    婷婷道∶“那敢情好了。”说到此时,陆华和吴亮将本就披着的衣服甩了下去,两人光光的抱在一起,陆华道∶“婷婷,你也把衣服脱了吧!”婷婷便也脱光了衣服。吴亮见婷婷白白的身子,阴户上的阴毛也没几根,与陆华密密的阴毛相差甚远。

    陆华见婷婷也脱光了衣服,便道∶“一起上床吧。”三人便一同钻到床上。

    陆华道∶“刚才二弟还没有操完,不妨先操婷婷吧!”婷婷红着脸点头,躺在床上。

    吴亮一俯身就骑了上去,由于婷婷是第一次操穴,很是害羞,将两腿并的紧紧的。吴亮便把婷婷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掰开,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婷婷的阴户自然向上露出,吴亮对婷婷道∶“二叔便操了。”见婷婷点头,吴亮一挺屁股,只听“扑哧”一声,吴亮那粗大的阴茎便插入婷婷的阴道里,婷婷低哼一声,陆华道∶“别怕,舒服吗?”

    婷婷觉得吴亮的阴茎粗大异常,塞满自己的阴道,抽送起来磨得自己快活无比,就点头道∶“舒服。”这时吴亮也不应声,只是发狂般的抽送,把个婷婷操的浑身乱抖,口中呼呼直喘,呻吟连声。

    陆华见了火起,在边上不住观看吴亮的阴茎与婷婷的阴道磨擦,只见婷婷毕竟年小,阴道也不甚宽松,加上吴亮的阴茎粗大,往里一送,婷婷阴户上的两片阴唇便被操了进去,往外一抽,便又翻转出来,同时带出许多阴精来。陆华知道婷婷泄了精,只是头一回,不好意思张口呼快。

    吴亮又加力抽送了几下,婷婷快活欲死,再也忍不住,张口呻吟道∶“哎呦,二叔,把侄女的穴捅烂,啊┅┅好舒服,哎呦,二叔,你的鸡巴怎么这么硬?侄女的穴让你操┅┅给你操┅┅你随便操┅┅一生一世都这样操,噢┅┅我又要泄了,噢噢,快了┅┅哎呦,泄了┅┅”

    只见婷婷猛地向上一挺屁股,嘴里“噢噢”地叫着,吴亮感到从夹得很紧的阴道里,一股热流急泄而出,冲击着自己阴茎的头部,有一股难言的快感。吴亮见婷婷泄完精后,屁股又向上耸了几下,便喘息起来,便又轻轻抽送几下,婷婷体味了一会,道∶“我已经叫二叔操出精来,妈,让二叔xxxx吧!二叔,你把鸡巴拔出去,接着操我妈吧!”

    陆华看的早已火起,吴亮便拔出阴茎,忽地一下,从婷婷的阴道里涌出一滩阴精,婷婷忙拿纸擦着。吴亮一转身,将阴茎对准了陆华的阴道,只见陆华的阴道口水淋淋的,吴亮笑道∶“哎呦,可把大姐骚死了,婷婷,你看你妈,从穴里流出这么多淫汤。”婷婷伸过头来一看,不由得笑了。

    陆华挺着屁股道∶“快,二弟,别说了,操大姐的穴吧!”吴亮便把阴茎捅进陆华的阴道里去了。由于陆华看了半天,欲火已炙,吴亮也操了半天婷婷的嫩穴,所以两人没操几下便同时泄了。

    三人喘息了一会,渐渐气匀了。吴亮道∶“婷婷初次操穴,便就如此狂泄,倒也有趣。”

    婷婷红着脸道∶“前几日我见你们操穴,我穴里也淌出些淫汤来。”

    陆华道∶“婷婷,咱母女俩今后就和你大叔、二叔在一起,天天操穴,你干吗?”

    婷婷笑道∶“那多好呀!”

    吴亮两手放在陆华和婷婷的阴户上,一边摸一边道∶“你母女俩长得像,穴也差不多,只是婷婷,再多操几次,想来阴毛也该密了。”说着,又把母女俩放倒,一头扎上去,用嘴先含住婷婷的穴,用舌头在婷婷的穴口一阵乱舔,婷婷吃吃地笑着,微微地哼着。吴亮吃了一会婷婷的穴,又转头含住陆华的穴,一顿乱舔乱吻,把个陆华也舔得哈哈笑。

    三人在床上便你吃我的阴茎,我吮你的乳头,你撸我的鸡巴,我吃你的穴地玩了起来。玩了一会,婷婷道∶“二叔虽然操过我,但二叔却没在我穴里射精,不如二叔先操我妈,等快射精时,再操我怎样?”

    其实吴亮和陆华互相玩了一会,又已火起,听婷婷一说,陆华道∶“既然婷婷想体味你二叔射精的滋味,那就再操一遍吧!”吴亮便让陆华母女俩并排趴在床上,都翘起屁股,吴亮将阴茎从陆华的屁股后面插入陆华的阴道,搂着陆华的腰,操了起来。

    由于吴亮刚操过陆华母女俩的穴,一时射不出精来,一阵狂操,倒把陆华操的噢噢直叫,屁股向后乱顶,又是一顿阴精狂泄。

    吴亮的阴茎被陆华的阴精一烫,又粗大了许多,吴亮知道这一粗大也快要射精了,便抽出湿漉漉的鸡巴,骑在婷婷身后,婷婷早已将个雪白滚圆的小屁股高高翘起,吴亮把带着陆华阴精的鸡巴又捅进婷婷的穴里狂操起来。由于吴亮的阴茎粗大了许多,把个婷婷的穴塞得满满的,一抽送,操穴声“叽咕叽咕”响的很大。

    只操了几十下,婷婷便也跟陆华一样,屁股向后乱耸,口中“噢噢”直叫,屁股猛地向后顶了几下,又是阴精狂泄。吴亮觉得快感来临,抱着婷婷的小屁股死命地狠操起来,婷婷“哎呦哎呦”地乱叫。只见吴亮将阴茎抽出大部分,跟着猛沉屁股,“扑哧”一声,鸡巴完全捅进婷婷的穴里,把个婷婷捅的向前一耸,趴在床上,而吴亮也趴在婷婷的身上不动了。

    婷婷只觉吴亮的阴茎在自己的穴里一挺一挺,一股股热流向自己穴中深处射去,好不快活。半天,吴亮才气喘着从婷婷的穴里拔出阴茎。三人又歇了半天,才起身下床穿衣。

    吴亮道∶“操了半天的穴,我都饿了,咱们做点饭吃吧。”

    陆华笑道∶“你吃了半天我母女俩的穴,还饿吗?”

    吴亮笑道∶“我吃你们的穴,也没吃进肚里,不顶饿。”

    婷婷笑着掀起自己的裙子,里面也没穿裤衩,挺着自己的小嫩穴道∶“二叔就把我的小嫩穴吃了吧!”

    吴亮笑道∶“看婷婷这个小骚货,还浪得很呢!”

    陆华搂着婷婷道∶“我娘俩不骚,你能操上我娘俩?美死你!”

    三人说笑着进了厨房,动手做饭。饭菜好了以后,三人便在客厅里吃起来。

    正吃着,忽听有人敲门,陆华开门一看,是吴刚来了。

    吴刚一看,吴亮和陆华竟与女儿一起吃饭,不禁奇怪。只见陆华对婷婷道∶“婷婷,这是你大叔,叫吴刚。”

    婷婷甜甜地叫了一声∶“大叔。”

    吴刚更是奇怪,却听陆华笑道∶“大弟,刚才你没来的时候,你这侄女已经和二弟操过穴了,从现在开始,我们四人就是一家人了。”

    吴刚还不太相信,眼见婷婷十分漂亮天真,如能与她操穴,那倒是十分高兴,却见吴亮道∶“婷婷,你过来。”

    婷婷依言走了过去,吴亮道∶“大哥你看。”

    说着将婷婷的裙子掀了上去,露出婷婷那没有几根阴毛的小嫩穴,用手在婷婷的阴户上摸了起来。婷婷也叉开了两腿,搂着吴亮的脖子,边让吴亮摸着,边笑着问吴刚∶“大叔,你看侄女的小嫩穴还好看吗?”

    吴刚一看,自是欣喜异常,走了过去,伸手在婷婷的穴上摸了几下,笑道∶“好侄女,你的小嫩穴没让你二叔操肿吗?”

    陆华笑道∶“婷婷的穴没被操肿,倒是差点把二弟累死。大弟你没看见,刚才二弟抱着婷婷的小屁股那个狂操,没把腰晃折了就不错,我这老穴二弟都看不上眼了。”

    吴亮笑道∶“大姐就是损我,大哥你知道,我要不把大姐操的舒舒服服的,她能放过我吗?你还别说,刚才我操婷婷的时候,大姐穴里那个骚水流的,把个大姐可浪坏了。”

    几人聊着淫话,吴刚欲火就上来了,笑道∶“既然二弟捷足先登了,我也没有办法,我也得操操婷婷的小嫩穴,也好过过瘾。婷婷,让大叔操操怎么样?”

    婷婷让吴刚和吴亮的两只大手摸的阴道里骚水又流了出来,觉得穴里痒痒的,便道∶“大叔既然想操侄女的穴,那?”

    淫乱秘史(5)之校园淫乱录

    陆婷婷在市第六中学高三一班上学。别看陆婷婷在家和母亲陆华还有吴刚吴亮兄弟俩乱伦淫乱操穴,但在学校却是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是高三一班的团支部书记,校学生会的文艺部长。

    陆婷婷的同桌叫宋小易,是高三一班的班长。陆婷婷和宋小易由于工作关系,还是同桌,所以关系特别好。与陆婷婷和宋小易最好的还有高三一班的学习委员沈悦,体育委员赵健。四个人都是班干部,所以平时总在一起。

    高三一班的班主任叫江晓萍,今年二十八岁。人长得特别漂亮,个子又高,身材不胖不瘦,滚圆的臀部和丰满的乳房让人见了就起性。结婚两年了,由于丈夫是现役军官,两人两地分居,一年也聚不了几天,所以江晓萍一直也没怀孕。

    好在两人思想还不保守,都觉得孩子晚几年再要也行。

    江晓萍的这种情况无疑成了男老师平时开玩笑吃豆腐的对象,江晓萍也不介意,一笑了之。江晓萍自己住着丈夫家结婚时给的一个一室一厅的公寓楼。平时因为就一个人,所以和同学们接触的时间很多,也就和陆婷婷他们四个班干部处的特别好。

    自从陆婷婷被吴刚吴亮操过穴之后,虽然学习成绩和工作都没耽误,但是心里知道了操穴的乐趣,加上吴刚吴亮不时地去陆婷婷家和陆婷婷的母亲陆华还有陆婷婷四人淫乱操穴,有时陆华不在,吴刚吴亮就俩人操陆婷婷一个,经常把陆婷婷操得欲仙欲死。

    有时正上课,陆婷婷溜号想到被吴刚吴亮一个在下面用阴茎操穴、一个在后面用鸡巴操屁眼,两个大鸡巴一起抽送,将陆婷婷紧紧夹在中间,妈妈陆华还在旁边使劲揉搓自己的两个乳房,真过瘾呀!想着想着,阴道里就分泌出不少淫水来,把小裤衩弄湿了。这时陆婷婷只能夹住两腿,干着急啦。

    由于是高三了,所以学校开始上晚自习。五点到七点有老师给补课,七点到七点半休息,七点半到九点自己学习。

    这天上晚自习,江晓萍老师正讲英文,大约六点半时,突然停电了,教室里一片漆黑。由于大家没有准备蜡烛,所以江晓萍便让大家先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等来电再讲。

    陆婷婷和宋小易在最后一排靠角落里。陆婷婷趴在桌子上,不禁又想到了操穴的事,想着想着,阴道里就分泌出了淫水。

    陆婷婷抬头看了一下,见一片漆黑,便左手在桌子上用头枕着,右手轻轻地从裤子外面伸进去,把手在自己的小嫩穴上揉搓起来。陆婷婷只摸了一会,穴里就流出不少淫液,陆婷婷一不做二不休,伸出中指,将中指轻轻插进自己的小阴道里,来回抽插起来。

    捅着捅着,陆婷婷不禁呻吟了一声,在旁边的宋小易问道∶“怎么了?婷婷?”

    陆婷婷忙轻声道∶“没事,小易。”

    宋小易也轻声道∶“没事,你的手在那忙啥呢?”说着把手伸过来,一摸,道∶“咦,婷婷,你肚子痛吗?怎么把手伸进衣服里?”

    陆婷婷轻笑道∶“我肚子痛,你给我揉揉吧!”说着,用左手握住宋小易的右手,拉过来放进自己的怀里。

    宋小易一惊,轻声道∶“别这样,婷婷,同学会发现的。”

    陆婷婷也轻声道∶“漆黑一片,谁看见谁?小易,你就给我揉揉吧。”陆婷婷说着,把宋小易的手就放在了自己的肚子上。

    宋小易摸着陆婷婷光滑柔软的肚子,不禁也激动起来,见教室里的确漆黑不见五指,便放心地在陆婷婷的肚子上揉了起来。宋小易没揉几下,手就向陆婷婷的胸部摸去,隔着乳罩抓住陆婷婷的一个乳房,就揉搓起来。

    陆婷婷见宋小易摸玩自己的乳房,便也不闲着地拿中指捅自己的小嫩穴。

    陆婷婷捅了一会,觉得不过瘾,从自己的阴道里抽出中指,把湿漉漉粘满自己淫液的中指在宋小易摸自己乳房的手上抹了几下,抓住宋小易的手,放进自己的裤子里。

    宋小易哪见过这个阵势,长这么大,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肉体,还是有校花之称的陆婷婷,并且还是陆婷婷主动。宋小易只觉脸红脖子粗,气也喘不匀了,把手放在陆婷婷的阴户上,摸了几下陆婷婷不密的阴毛,就迫不及待地撑开陆婷婷的两片大阴唇,抠摸起陆婷婷的阴道来。陆婷婷则把两腿叉的大大的,让宋小易尽情地抠摸自己的阴户。

    宋小易又抠摸了一会,陆婷婷轻轻地将宋小易的手拔了出来,轻声道∶“别摸了,来电就不好办了。等一会下课,咱俩出去玩,行吗?”

    宋小易把湿淋淋的手指在裤子上蹭了两下,也悄声道∶“行,婷婷,咱俩下课再说。”

    快到七点时来电了,江晓萍老师也讲不了什么了,就宣布下课了。

    同学们有的带饭了就在教室里吃饭,有的没带饭就出去买点吃。陆婷婷带饭了,但宋小易没带饭。

    陆婷婷向宋小易一使眼色,宋小易会意地道∶“婷婷,我找你有点事,咱俩出去谈。”

    陆婷婷便将饭盒推给沈悦,笑道∶“沈悦,你就吃我的吧,小易找我有事,正好让他请我吃饭。”

    沈悦笑道∶“婷婷,正好我没带饭,省了。”

    宋小易就和陆婷婷出了教学楼。两人见天色已黑,但教学楼内灯火通明,同学们三三俩俩,进进出出。

    宋小易轻轻问陆婷婷∶“婷婷,你说话算数吗?”

    陆婷婷笑道∶“怎么?你还怀疑我?”

    宋小易道∶“不是,婷婷。只是你平时那么美丽高雅,怎么突然对我这样,我有点受宠若惊。”

    陆婷婷笑道∶“小易,咱们俩是最好的朋友,这样莫非你不喜欢?”

    宋小易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脸胀得通红道∶“不是不是,婷婷,你别理解错了。我┅┅”

    陆婷婷装成不高兴的样子道∶“宋小易,你瞧不起我吗?”

    宋小易急得跟丢了什么似的道∶“婷婷,好婷婷,你别这样,我还没说完你就┅┅要不找个没人的地方我给你跪下还不成吗?”

    陆婷婷笑道∶“去什么地方你给我跪下?”

    宋小易点头道∶“一定一定。我看咱俩就去后楼吧,一会还得上晚自习。”

    陆婷婷道∶“后楼?那行吗?”

    宋小易道∶“没问题。”

    陆婷婷一想后楼和围墙中间只有两三米的空,且没人去那,早长了不少的草,的确是个好去处,便道∶“好吧。”

    两人一前一后,瞧瞧没人,一转弯,就来到了楼后。

    宋小易和陆婷婷找了一个草密的地方,宋小易一把抱住了陆婷婷,道∶“好婷婷,快让我摸摸你的小奶头和你的小嫩穴。”

    陆婷婷笑道∶“你还没跪下求我呢!”

    宋小易笑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笑道∶“好婷婷,这总行了吧!”说着,跪在地上搂着陆婷婷的小腰就将陆婷婷的腰带解开,把陆婷婷的裤子和裤衩往下一拉,退到膝盖上,露出陆婷婷白白的小阴户。

    陆婷婷笑道∶“小易,你也别急,你把你的裤子也脱了,也好让我也看看你的大鸡巴。”

    宋小易一听笑道∶“好,来而不往非理也。”说着站起身,把自己的裤子和裤衩也退到膝盖上。

    陆婷婷探手一摸,吓了一跳,道∶“小易,你多大了,怎么你的玩意这么粗大?”

    宋小易自豪地道∶“婷婷,不瞒你说,我去浴池洗澡,很多人的都没我的大。”

    陆婷婷满意地道∶“太好了,小易,我就喜欢粗大的大鸡巴。”说着,用手套住宋小易的阴茎就来回撸动起来。

    宋小易的手也没闲着,往陆婷婷的上衣里一伸,从背后解开陆婷婷的乳罩带,便将两手一边一个握住陆婷婷的两个小乳房揉摸起来。

    陆婷婷只在宋小易的鸡巴上撸了几下,宋小易的阴茎就完全粗大起来,陆婷婷心想∶“这个大鸡巴不比吴刚吴亮兄弟俩的细啊!”

    这时宋小易却一手摸着陆婷婷的乳房,一手向下摸去,在陆婷婷的阴户停住,抠摸起来,找了半天,竟将中指插进陆婷婷的阴道里抽插起来。

    陆婷婷任宋小易抠摸了一会,伴着淫液的分泌,嘴里不禁呻吟起来。

    宋小易从来不知女人的阴户是如此构造,正抠摸的过瘾,却见陆婷婷猛地蹲下身去,一口将宋小易的鸡巴含进嘴里,吸吮起来。宋小易哪经过这等阵仗,没等陆婷婷的小嘴吸吮几下,只觉得凉飕飕的快感从背后生起,猛然鸡巴一硬,便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多年来积攒的浓精飞洪般泻出,尽数射进陆婷婷的嘴里。

    陆婷婷早知道宋小易经不起自己的这般舞弄,更知道童子精的好处,嘴里使劲地吮了几下,见宋小易的鸡巴一硬一挺,早准备好将宋小易的精液吞下。岂知宋小易的精液积攒多年,此时一泻而出,又猛又稠又多,倒呛得陆婷婷咳杖了好几声。

    宋小易哪知道其中道理,还道把陆婷婷呛坏了,忙不将的将鸡巴从陆婷婷的嘴里抽出来,惴惴的道∶“婷婷,你怎么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的嘴太紧了,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婷婷,你没事吧?”

    陆婷婷笑道∶“傻子,你怕什么,没事。小易,你说我的嘴紧,你还没试试我的小嫩穴呢,我的小嫩穴更紧呢!”

    宋小易道∶“婷婷,真过瘾啊。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这么过瘾!谢谢你了婷婷。

    陆婷婷笑道∶“小易,尽说些傻话,不过说真的,你的鸡巴可真粗呀!把我的嘴撑的满满的。”

    宋小易嘿嘿笑道∶“那是天生的,我也没辙,粗点还不好吗?婷婷。”

    陆婷婷笑着轻打了宋小易一下,道∶“小易,你坏死了。你的大鸡巴那么粗,想把我的小嫩穴撑坏呀?”

    宋小易也笑道∶“我还没xxxx的小嫩穴呢!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撑坏。哈哈┅┅”

    陆婷婷握起两个小拳头,在宋小易的胸口捶打着道∶“你坏,你坏。”

    宋小易笑着转身就跑,陆婷婷在后面追。由于俩人的裤子还在膝盖上,所以俩人跑起来一扭一扭的,甚是滑稽。尤其是陆婷婷,跑起来两个小屁股一扭一扭的,看着就让人起兴。

    跑着跑着,宋小易回身一把抱住陆婷婷,在陆婷婷的耳边道∶“婷婷,让我xxxx的小嫩穴行吗?”

    陆婷婷微微气喘道∶“你刚射完精,还能硬吗?”

    宋小易笑道∶“婷婷,你摸摸我的鸡巴。”

    陆婷婷伸手一摸,吓了一跳,道∶“小易,怎么刚射完就又硬了?”

    宋小易笑道∶“见着你这么个美人,想不硬都不行。”

    陆婷婷此时也是春心激荡,哼道∶“小易,你想操就操吧,我把小嫩穴给你。”

    宋小易也喘道∶“婷婷,我从没操过穴,你得帮我。”

    陆婷婷笑道∶“占人家的便宜还让人家帮你。”说着,转过身去,将两手扶在围墙上,弯下腰,撅起屁股,道∶“小易,就这么站着操吧,省事。”

    宋小易移了过去,站在陆婷婷的屁股后面,把早已粗大的鸡巴从后面捅在陆婷婷的穴口上。

    陆婷婷用一只手从跨下伸到后面,握住宋小易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口磨了几磨,对宋小易道∶“小易,使劲捅吧!”

    宋小易搂着陆婷婷的小细腰,把屁股往前一拱,“扑哧”一声,粗大的阴茎便滑进陆婷婷早已湿透的小嫩穴里。

    陆婷婷轻哼了一声∶“好粗呀!”

    宋小易“哎呀”一声∶“好紧呀,好热!”说着,便将阴茎在陆婷婷的穴里一抽一插起来。

    宋小易一边抽插着一边道∶“哇,婷婷,原来操穴是这么过瘾的事,太好玩了,真舒服呀!”

    陆婷婷扶在墙上,被宋小易操得一耸一耸的,也哼唧道∶“小易,你的大鸡巴真粗呀!操的我舒服极了。使劲操我的小嫩穴吧!”

    虽然宋小易刚刚射精,但宋小易毕竟是第一次操穴,不能很好把握自己,刚刚操了一会,就“哎呀”一声道∶“婷婷,哎呀,我又要射精了,怎么这么快呀,我还没过瘾呢!不好,来了┅┅”说着,抱着陆婷婷的小屁股,发疯似的把鸡巴在陆婷婷的穴里捅着,把陆婷婷捅的前仰后合,哼哼唧唧,不住地呻吟。

    宋小易又汇集了一次快感,再也忍不住,又是一股股的精液在边抽插中边射进陆婷婷的小嫩穴里。

    半晌,宋小易才从快感中回过神来,叹道∶“婷婷,真好。”

    陆婷婷还撅在那,问道∶“小易,你说什么真好?”

    宋小易又叹了一口气道∶“我说操穴真好,真过瘾,婷婷,你的小嫩穴把我的大鸡巴夹得,唉,真是没法说,就是过瘾。”

    陆婷婷笑道∶“你过瘾了就把鸡巴抽出去,总不能让我一直这么撅着吧?”

    宋小易笑着,忙把阴茎从陆婷婷的穴里抽出来,还道∶“我还没操够呢!这么快就让我抽出来,你真狠心。”

    陆婷婷直起了腰,从兜里掏出一卷纸,边擦着自己的阴户边笑道∶“馋猫,刚知道腥就不行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过小易,说真的,以后咱俩要是还操穴,你可得带避孕套,要不我怀孕就麻烦了。”

    宋小易一听忙道∶“那没问题,我回家偷点就行。哎哟,快上课了,咱俩走吧。”

    两人提上裤子,系好腰带,又一前一后,偷偷地拐到前楼,像没事一样,走进教室,开始上晚自习了。

    从此以后,宋小易和陆婷婷便在学校各个偏僻的地方操穴。

    一天放学后,宋小易和陆婷婷在教室里都忍不住了,待同学们都走了之后,俩人就在课桌上操起穴来。

    宋小易一边把大鸡巴在陆婷婷的小嫩穴里捅着,一边跟陆婷婷道∶“婷婷,怎么样?我把你操的舒服吧?”

    陆婷婷媚眼如丝,把小屁股向前迎着宋小易的抽插,道∶“小易,你好粗大呀,我舒服极了。”

    宋小易道∶“婷婷,总是咱俩操穴我觉得不太过瘾,咱俩怎么想招把赵健和沈悦也拉进来,咱们四人都是好朋友,应该在一起操穴才好。”

    陆婷婷一偏小嘴道∶“哼,怎么?我的小嫩穴你操够了,又想操沈悦的小嫩穴了?”

    宋小易笑道∶“什么操够了,让我一天操十遍我也操不够。我是说咱们四人是好朋友,应该有穴同操才对。”

    陆婷婷笑道∶“得了吧,小易,你就是想操沈悦,还装模作样的。”

    宋小易一听,将阴茎在陆婷婷的穴里使劲地捅了几下道∶“我让你笑话我,看我不操死你!”

    陆婷婷被宋小易这几下顶的舒服异常,哼道∶“哎哟,小易,我服了,你乐意操沈悦就操吧!我给你把她拉进来。”

    宋小易笑道∶“这还差不多,那我就把赵健拉进来。”

    两人边操着穴边商量着怎么将沈悦和赵健来进来,一会工夫,陆婷婷就被宋小易操的高潮迭起,宋小易也将精液射进陆婷婷的穴里。

    陆婷婷拿着宋小易退下来的避孕套,笑道∶“小易,每回你都射这么多,火力好猛呀!怪不得还想操沈悦呢!”

    宋小易笑道∶“你别笑我,明天就让你领教领教赵健的鸡巴。”

    两人说笑着穿好衣服,溜出了学校。

    第二天一早,陆婷婷就见宋小易把赵健拉在一边,两人嘀嘀咕咕的,赵健猛然间将目光向陆婷婷电射过来,陆婷婷对赵健点头微笑。陆婷婷见赵健不停地将目光瞄过来,似乎眼睛都红了,不禁暗暗笑道∶“这个赵健也是个急色鬼。”

    一会,宋小易回到座位上,偷偷笑着对陆婷婷道∶“这个赵健,他xx的急得够,还说让他干什么都行,真逗。”

    陆婷婷笑道∶“你对赵健怎么说的?”

    宋小易笑道∶“我就说赵健,咱俩是好哥们,我有件好事你干不干?赵健就问我是什么事,我说赵健你想不想操陆婷婷的穴?赵健顿时就傻眼了,死活不信,你就给他使眼色,他还真就急了。哈哈!”

    陆婷婷笑道∶“瞧你那死样,我给赵健操了,把你乐成这样!”

    宋小易笑道∶“咱俩不是要把他俩拉进来吗?告诉你婷婷,赵健的鸡巴比我的还粗呢,你就偷着乐吧!”

    陆婷婷红着脸道∶“真的比你的还粗?”

    宋小易笑道∶“看看,看看,动心了吧,那还有假!”

    陆婷婷惊道∶“哎呀,那不把我给操死呀!”

    上完两堂课,到了间操的时间,同学们都出去做操去了。教室里只剩下陆婷婷和宋小易俩,今天是他俩值日。

    宋小易把赵健就给叫来,道∶“赵健,趁着间操有半个小时,我在门口给你和陆婷婷放哨,你俩就在教室里干了吧!”

    赵健一听吓了一跳,道∶“别扯了小易,你想害死我呀?这间操时间万一来人了,咱们就玩完了。”

    宋小易笑道∶“瞧你,想操穴还没胆。我不是说给你们放哨吗?”

    陆婷婷在椅子上道∶“赵健,不瞒你说,我和小易我俩在教室里已经操过好几次穴了。你要是不敢操我,咱们就此拉倒。”

    赵健把脸憋得通红,对陆婷婷道∶“婷婷,我想xxxx都想疯了,我经常在手淫的时候想着你呢!”

    陆婷婷笑道∶“那你还等什么?”说着站起身来,把裙子往上一翻,露出粉红色的小裤衩,把小裤衩往下一退,退到膝盖上,将阴户向前挺着道∶“赵健,你看我的小嫩穴好看吗?”

    赵健只觉眼前一白,见陆婷婷露出嫩嫩的小阴户,阴毛还不太密,再也忍不住了,将手伸到陆婷婷的两腿间,在陆婷婷的阴户上摸了起来。

    陆婷婷也将手伸到赵健的跨下,拉开赵健裤子的拉锁,伸进去一握,果然如宋小易所说的真是又粗又长。

    宋小易这时笑道∶“你俩要干的话就快点,一会间操就完了。去到最后一排角落里,我在门口给你俩放哨。”

    陆婷婷和赵健俩人依言走到教室最后面的角落里,陆婷婷把裤衩退了下来,揣进兜里,一扭小屁股坐在课桌上,把裙子向上兜了兜,叉开两腿笑道∶“赵健,快点来吧。”

    赵健此时早就冒火了,见陆婷婷摆好了姿势,自己也急忙从裤子里掏出了鸡巴,一手挽着一条陆婷婷白嫩嫩的大腿,将自己的鸡巴捅向陆婷婷那已经冒水的小嫩穴。

    陆婷婷两手支着课桌,抬起上身,见赵健的大鸡巴向自己的小嫩穴捅来,不禁道∶“赵健,你的大鸡巴可真是又粗又长啊!”

    赵健笑道∶“婷婷,你的小嫩穴可是又窄又紧啊!”

    陆婷婷笑道∶“你还没操进来,怎么知道我的小嫩穴又窄又紧?”说话间,赵健的鸡巴在陆婷婷的穴口转了几转,撑开陆婷婷的两片阴唇,把个粗大的阴茎就捅进陆婷婷的穴里。

    陆婷婷一趔嘴,哼道∶“赵健,你的大鸡巴太粗了,慢点操妹妹的穴。”

    赵健将阴茎齐根插进陆婷婷的穴里后,觉得陆婷婷的小嫩穴紧紧热热地把自己的鸡巴包裹住,好不舒服,也道∶“婷婷,你的小嫩穴好紧呀!”说着抱起陆婷婷的大腿,前后使劲地抽插起来。

    陆婷婷眼见赵健的鸡巴在自己的穴里来回抽插着,由于粗大,操的自己欲仙欲死,呻吟道∶“好小健┅┅操的爽死了,使劲操┅┅”

    赵健更不吱声,只是把屁股耸得飞快,将鸡巴在陆婷婷的穴里使劲地进出着。

    一会工夫,陆婷婷的穴里就泻出很多的淫水,赵健的每一次抽送都“唧咕”作响。

    这时陆婷婷挺起上身,用手搂住赵健的脖子,把屁股使劲向上挺着,边挺边道∶“小健,使劲操呀,好舒服。”

    赵健见状,忍不住将鸡巴更加用力地抽插起来,把陆婷婷操的“嗷嗷”直叫。

    宋小易在门口侧过头来笑道∶“婷婷,你小点声行不行?”

    陆婷婷搂着赵健的脖子侧过头对宋小易笑道∶“小易,小健操的我爽死了。”

    赵健也边操着边笑道∶“婷婷,你的小嫩穴真紧呀!我可要射精了。”说着抱起陆婷婷的小屁股,疯了似的抽送起来,嘴里“哎呀哎呀”地叫着。

    陆婷婷被赵健干的前仰后合,高潮来临,也叫出声来。只见赵健浑身一抖,陆婷婷感觉赵健的鸡巴一挺,一股一股热热的精液射在了自己穴里深处。赵健如虚脱般忽忽直喘,陆婷婷也软倒在课桌上。

    宋小易见状忙道∶“你俩别喘了,还不快收拾收拾。”

    陆婷婷和赵健一听忙起身,赵健把湿漉漉的鸡巴从陆婷婷的小嫩穴抽出来,陆婷婷则忙拿卫生纸将赵健射出的精液擦乾净,起身又穿上了小裤衩,放下裙子,捋了捋头发,问赵健道∶“小健,看我没什么异样吧?”

    赵健一边将鸡巴塞进裤子里,一边见陆婷婷美丽的脸上尽是高潮过后的潮红,便道∶“婷婷,你的脸红了。”

    陆婷婷笑道∶“那是被你的大鸡巴给操的。”

    宋小易走过来问道∶“怎么样?两位还满意吗?”

    陆婷婷呸了宋小易一口道∶“怎么,你也急了?”

    赵健笑道∶“真是过瘾,还真的谢谢婷婷。”

    陆婷婷笑道∶“谢什么,都是为了快乐嘛。”

    宋小易也笑道∶“好事还在后面呢!”

    陆婷婷道∶“间操快完了,咱们打扫打扫卫生吧。”三人便忙碌起来。

    之后的几天里宋小易和赵健一直央求陆婷婷把沈悦给拉进来,并说要来个四人大战。陆婷婷在宋小易和赵健左抱右亲之下,笑着答应了。

    2009…9…120:55shyini

    这天中午,吃完饭后,陆婷婷一拉沈悦道∶“走,出去散散步去。”

    当俩人走在校园的林荫小路上时,陆婷婷不禁叹了口气,道∶“无风吹柳柳自摇,试问此生谁逍遥。”

    沈悦笑着问道∶“婷婷,你是乐天派,怎么也叹起气来啦?吟这种伤感的诗。”

    陆婷婷笑道∶“高三真烦人,还要考大学。成天学呀学的,一点快乐都没有。”

    沈悦一听也道∶“你还说你,我是学习委员,烦恼更多,压力更大,我才是一点快乐都没有呢!”

    陆婷婷笑道∶“我眼下倒有个快乐的法子。”

    沈悦忙道∶“是什么?”

    陆婷婷笑道∶“你看宋小易和赵健两人,哪个好?”

    沈悦笑道∶“都是好朋友,两人都不错。婷婷,你问这个干什么?”

    陆婷婷笑道∶“紧张学习之馀,男女生轻松轻松也是好的。”

    沈悦笑道∶“婷婷,你不是让我和他俩之一搞对象吧?”

    陆婷婷笑道∶“就是搞对象,我也得让你和他俩一起搞。”

    沈悦笑着打了陆婷婷一下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竟瞎说。”

    陆婷婷笑着问沈悦道∶“悦悦,咱俩是不是好朋友?”

    沈悦笑道∶“当然是了。”

    陆婷婷突然严肃地对沈悦道∶“悦悦,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可要回答我。”

    沈悦笑道∶“哎哟,这么严肃呀!你问吧,我保证回答。”

    陆婷婷问道∶“悦悦,你是处女吗?”

    沈悦一听,脸色一变,阴冷了半天道∶“婷婷,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婷婷笑道∶“悦悦,你别急呀。我可告诉你,我不是处女了,我早就被人操过了。”

    沈悦一听道∶“婷婷,既然你这么说了,我刚才也答应你了,我就告诉你,我也早就不是处女了。”

    陆婷婷一听,便道∶“好,悦悦,我就告诉你实话。”

    于是陆婷婷就把自己和宋小易赵健的事说了,并说大家都是好朋友,宋小易和赵健希望沈悦加入行列。

    沈悦低头在地上转了半天不说话,急得陆婷婷直道∶“悦悦,我可把我的心里话都告诉你了,你看着办吧。”

    沈悦又转了几圈,突然笑道∶“婷婷,看把你急的这样,咱们都是好朋友,好吧,我答应了,我也轻松轻松。”

    陆婷婷喜道∶“悦悦,这就对了,何苦苦了自己呢!”两人笑着挽在一起走回教室。

    陆婷婷在课间的时候把沈悦同意的事告诉了宋小易和赵健,把宋小易和赵健乐的直跳,就想马上四人联体大战。

    陆婷婷笑道∶“别太得意忘形了,露了马脚就不好了。”

    宋小易和赵健才收敛了起来,让陆婷婷告诉沈悦晚自习的时候大家溜出去在楼后见。

    晚自习的时候,学生们可以随便一些。有的不在学校学习可以回家,有的有事的话可以进进出出。所以陆婷婷和沈悦一看八点了,就相互一使眼色,起身出了教室。宋小易和赵健哪能落后,也相跟着出来了。

    四人人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了楼后。宋小易道∶“咱们顺着围墙走到最里面吧!”

    四人便不吱声,只是手拉手地往里走。

    快走到最里面的时候,陆婷婷咦了一声,道∶“那不是江老师的办公室吗?

    怎么这么晚了还亮着灯,江老师还没回家吗?“

    赵健道∶“走,咱们过去扒窗户看看。”

    宋小易陆婷婷等四人轻手轻脚地来到窗下,点起脚尖往一楼的江晓萍老师的办公室里一看。这不看则以,一看,四人不禁惊得目瞪口呆。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四个小脑瓜往江老师的办公室里一看,惊得目瞪口呆。只见平时高雅温柔美丽端异的江晓萍老师此刻正坐在椅子上,两手抱着一个男人光光的屁股,将那个男人的阴茎含在嘴里,正使劲地吸吮着。那男人站在地上,裤子退在膝盖处,两手叉着腰,把个大屁股使劲地前后耸动,将大鸡巴往江老师的嘴里捅。

    宋小易、陆婷婷等再一看那男人,不禁又是一呆,那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学校校长高志远(高志远是高洁、高芳的父亲,他们的事在《淫乱秘史6之血缘关系》中有详诉)。

    宋小易、陆婷婷等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摒住呼吸,又向窗内看去。只见江晓萍老师把高校长的鸡巴在嘴里又来回吸吮几下,便把高校长的鸡巴从嘴里吐了出来,握在手里一边来回撸着一边把一双俏眼斜向上瞟着,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嘴里说着什么。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四人虽然听不见江老师在说什么,但看见高校长岁数这么大了鸡巴竟然还是如此粗大,料想他们可爱的江老师一定是在夸奖高校长的大鸡巴。

    这时只见高校长嘴里说着什么弯腰将退在膝盖处的裤子和裤衩一起脱了下去,江老师也站起身来脸上笑着把上衣解开露出里面的乳罩,又弯下腰解开裤带,连裤子带裤衩一起也脱了个精光。高校长笑着在江老师雪白滚圆的大屁股上拍了两下,江老师笑着以回应的方式在高校长的大鸡巴上撸了几下。

    只见高校长又说了几句什么江老师笑着亲了高校长一下,便从椅子上拿了一个椅垫放在桌子上,江老师一抬屁股坐了上去把两腿大大的叉开,由于江老师坐的方向正好对着窗户,隐秘的阴户叫宋小易、陆婷婷等看了个清清楚楚。

    只见江老师的阴户微微发红,浓密的阴毛成倒三角状,江老师为了逗高校长,微微使劲把两片大阴唇弄得一开一合的好像婴儿的小嘴一样,隐隐见到里面粉红色的阴道。高校长乐得一手挽起一条江老师的大腿,蹲下身去把嘴凑在江老师的阴户上面伸出舌头在江老师的阴户上舔了起来。

    江老师幸福地把头高高扬起,披肩长发缎子般垂在办公桌上,嘴里哼哼唧唧地不时将屁股向上挺起好让高校长的舌头舔的更深一些,高校长一边舔着一边将中指插进江老师的阴道里来回捅着。

    不一会只见江老师想必兴奋起来了,从办公桌上坐起来抱住高校长的头发疯似的狂吻起来,高校长抬起头回应着江老师的狂吻手却不停反而更快地在江老师的穴里捅起来。

    只见江老师把高校长捅在穴里的手拔出来,握住高校长粗大的阴茎往自己的阴户拉,高校长站起身来笑着把刚从江老师穴里抽出来的手指在江老师的脸上抹了几下,想必手指上全是江老师分泌的淫液。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四人见了此状,也不禁起兴。宋小易一把把沈悦拽过来,轻声道∶“看咱们江老师都这样了,咱们也快活快活吧。”说着掀起沈悦的裙子,一把扯下沈悦的小裤衩,在沈悦的小嫩穴上摸了起来。

    沈悦虽然答应了陆婷婷跟宋小易和赵健操穴,但终究还是不太好意思,刚才见了江老师和高校长这一番调情,不禁小嫩穴里也流出些淫水来,宋小易这一摸,沈悦自然就靠在宋小易的身上,任凭宋小易在自己的阴户上抠摸起来,同时自己的手也自然伸向宋小易的裤子,拉开宋小易裤子上的拉链,掏出宋小易的大鸡巴撸了起来。

    那边赵健也和陆婷婷相互抠摸起来,陆婷婷一边撸着赵健的鸡巴一边吃吃地笑道∶“阿健,想不到咱们江老师也这么干呀,平时咱们江老师可端异的很。”

    赵健也笑道∶“操他xx的!越平时端异骨子里越骚,你和沈悦平时不也挺端异的吗?操起穴来还不是和个小淫妇似的。”

    陆婷婷笑着使劲地撸了两下赵健的鸡巴道∶“死鬼,就算我是小淫妇,那沈悦你也没操过,你怎么知道沈悦就是小淫妇?”

    赵健假装“哎哟”两声,扭头问宋小易∶“小易,沈悦骚不骚?”

    宋小易笑道∶“骚,骚得很,你看我这手湿漉漉的,全是悦悦的淫水。”

    沈悦笑着打了宋小易一下道∶“你真坏,竟羞人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