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银乱迷史(肉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部分阅读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沈悦笑着打了宋小易一下道∶“你真坏,竟羞人家。”

    赵健笑道∶“是吗?我摸摸。”说着伸过手来,在沈悦的穴上摸了两把,果然摸的湿漉漉的,赵健把手拿到陆婷婷的面前,笑道∶“婷婷你看。”

    陆婷婷笑道∶“去你的吧!看什么,快看咱们的江老师吧。”四人便一边相互抠摸着一边又向屋里瞧去。

    只见这时高校长正一手握着粗大的阴茎在江老师的穴口上磨着,一手用拇指和食指把江老师的两片大阴唇分开。江老师则用两个胳膊肘支着办公桌,抬着头看着高校长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口磨着,嘴里说着什么,大概是让高校长把鸡巴快点操进穴里去。

    果然只见高校长一挺腰,那么粗大的鸡巴一下就齐根全都操进江老师的穴里去了。江老师一咧嘴,高校长就晃起屁股,前后抽送起来。江老师微微眯着眼,把头晃得跟拨浪鼓似的,不时伸出小舌头舔着嘴唇,一副淫荡的陶醉样。

    这边高校长两手搂着江老师的小细腰,低头看着两人的交合部,把个大鸡巴使劲地驰骋在江老师的肥穴里。两人操了一会,高校长又解开江老师的乳罩,露出江老师两个满的大乳房,两个乳头因为刺激,呈紫红色高高挺起。高校长一手一个,握住江老师的乳房,捏摸着,下身却丝毫不停地操着江老师的穴。

    又操了一会,高校长说了句什么,将鸡巴从江老师的穴里抽出来,江老师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身,趴在办公桌上,撅起大屁股,高校长又将阴茎从后面操进江老师的穴里,干了起来。

    这般激斗把宋小易、陆婷婷四人看得春心激荡,宋小易看着看着,将沈悦往墙上一推,站在沈悦的后面就把鸡巴捅进沈悦的小嫩穴里操了起来。赵健也不示弱,也站在陆婷婷的身后,把陆婷婷的裤子裤衩退到脚脖,将鸡巴操进陆婷婷的穴里抽送起来。

    宋小易一边抽送一边道∶“哎哟,悦悦的小嫩穴好紧呀!”

    沈悦哼唧道∶“不是我的穴紧,是你的大鸡巴太粗了,哎哟┅┅操的妹妹好舒服,小易,使劲┅┅操我,干我┅┅”

    旁边陆婷婷两手扶着墙也道∶“阿健,拿你的大鸡巴使劲捅我的小嫩穴,使劲,婷婷的穴里好爽。”

    赵健抱着陆婷婷的细腰将鸡巴在陆婷婷的穴里使劲地抽插两下道∶“来,小易,你过来操一会婷婷,我操操悦悦的小嫩穴。”

    宋小易一听,将鸡巴从沈悦的穴里抽出来,挪了两步,来到陆婷婷的身后,赵健也到了沈悦的身后,将全是沾满陆婷婷淫液的鸡巴很顺利地就插进沈悦的阴道里,操了起来。

    宋小易也把湿漉漉的鸡巴操进陆婷婷的穴里,笑道∶“这回好了,婷婷,你的浪水和悦悦的浪水混到一起了。”

    陆婷婷呻吟道∶“我只要大鸡巴,快操我┅┅使劲地操,那才好呢!”

    旁边赵健一边把大鸡巴在沈悦的阴道里抽出送进一边道∶“悦悦,你的小嫩穴怎么出了这么多淫水,我这一操,‘唧咕唧咕’的直响。”

    沈悦呻吟道∶“阿健,哎哟┅┅舒服死了。我是个小荡妇,都怪我平时装的太正经,没早和你们操穴,你和小易的大鸡巴真好,操的我要上天了。快操呀┅┅使劲操┅┅把悦悦的小嫩穴操烂吧!”

    宋小易在旁边听了沈悦的淫话,笑道∶“婷婷,你还别说,悦悦真是够骚够淫。”

    陆婷婷在宋小易大鸡巴的猛捅猛操下,也是快感非常,哼唧道∶“我挑的人准没错,哎哟,小易,你要是觉得悦悦还行,你就使劲操我吧!婷婷都要舒服死了。”

    宋小易笑道∶“我不xxxx还能便宜你吗?”四人便俩俩一伙继续操起穴来。

    四人又干了一会,宋小易笑道∶“来,阿健,咱俩让她俩知道知道轮奸的滋味。”说着,宋小易和赵健又相互调了位置,宋小易开始操沈悦的小嫩穴、赵健操起陆婷婷的小嫩穴了。

    陆婷婷侧头问沈悦道∶“悦悦,怎么样?同时被小易和阿健两根大鸡巴操,感觉如何?”

    沈悦摇头晃脑道∶“哎哟,婷婷,怎么这么舒服呢!我以前被别人操可没这么舒服呀。太爽了,乐死了!”

    陆婷婷笑道∶“悦悦,你以前被谁操过呀?”

    沈悦哼哼唧唧道∶“婷婷,这个我可不告诉你。”

    陆婷婷笑着扭头对宋小易道∶“小易,她不告诉咱们你就使劲的操她,操死她,看悦悦告诉不告诉咱们。”

    正说笑间,忽听宋小易道∶“快看,江老师又换姿势了,真浪呀!”四人先停了抽送,探头向窗内望去。

    只见屋里的情况又发生了变化。高校长在地中央放了一把椅子,坐在上面,江老师笑着跨坐在高校长的腿上,一手握着高校长粗大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口,缓缓地坐了下去,直到把高校长的大鸡巴全都吞进自己的穴里,还晃动着大屁股左右磨了两下。

    接着把一张俏脸凑上去,伸出小舌头,和高校长吻了起来。只见江老师上面吻着,下面却将大屁股上下挫动起来。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看得清清楚楚,江老师往上一抬屁股,高校长粗大的鸡巴便露出大半节,鸡巴上被灯光一照,亮晶晶,湿淋淋的,江老师往下一坐,高校长那又粗又长的大鸡巴整根就被江老师的肥穴给吞没了。两人就以这种姿势操了起来。

    不知是江老师兴奋了还是累了,那张美丽的脸上红红的,眼睛也闭上了,两手放在高校长的肩上,只顾将那白白的大屁股飞快地抬起坐下。高校长的两手抱着江老师的屁股蛋子,配合着江老师的套动。

    就在这时,宋小易他们隐约听到了电话铃声,而屋里高校长和江老师却猛地停止了操穴,相互望着。电话铃持续了几声,只见江老师十分不情地抬起屁股,把高校长的大鸡巴从穴里放了出去,一抬腿,从高校长的身上下来,光着屁股倚在办公桌旁,用手拢了拢头发,嘴里说着什么。

    高校长支着湿淋淋的大鸡巴从椅子上站起来,从旁边办公桌自己的上衣里掏出一部手提电话。电话接了没讲几句,就见高校长脸色大变,昂然挺立的阴茎立即就软了下去。

    接着就见高校长急忙穿衣服,江老师在旁边不情地说着什么,高校长强笑着拍拍江老师的屁股,又在江老师的阴户上摸了两把,亲了江老师一下,就急急忙忙的走了。

    屋里只剩下江老师一人在那发呆,想必操穴正操的快高潮了,却突然人走了,内心感到万分空虚。只见江老师又呆了一会,可能是刚才操穴操的热了,抬手在额头擦了擦,便扭着屁股向窗户这边走来。宋小易等人见了急忙蹲下身子。

    头顶上的窗户哗的一声被江老师推开了,宋小易等听见江老师在窗边叹了一口气,又扭身回去了。宋小易等又悄悄地抬起头向屋里瞧去,只见江老师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一只手支着办公桌,一只手竟然伸向自己的阴户,抠摸起来,嘴里还自言自语的道∶“这个死鬼,妈了个穴的,把我弄得半死不活的就走了,让我怎么办呐?”

    说着叉开两腿,把食指和中指两根手指一起插进阴道里捅了起来。把宋小易、陆婷婷等四人看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平时的江老师和现在的江老师怎么这样截然不同。

    江老师自己用手指捅了一会穴,觉得还不过瘾,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弯腰从自己的办公桌下拿出一个方便袋放在办公桌上,从里面倒出一堆蔬菜,正是江老师晚上准备回家做菜用的。只见江老师左挑右拣,选中一根大茄子,足有三十公分长,粗细比高校长勃起的大鸡巴还粗。江老师满意地点点头,起身到门口的洗手盆去洗茄子去了。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相互对望了一眼,吐了吐舌头,又向屋里看去。由于江老师一直没穿裤子,只穿了上衣还是敞着怀,在门口弯腰洗茄子的时候,雪白的大屁股就撅起来正对着宋小易他们,宋小易他们见江老师的大屁股一扭一扭的,不时还能露出屁眼,整个屁股沟里都是湿淋淋的,全是刚才和高校长操穴时流出的淫水。

    一会,江老师把大茄子洗了个乾净,就在门口,背对着窗户,微微曲起两腿,迫不及待将大茄子捅在阴道口上。

    只见江老师一手握住大茄子,一手撑开自己的阴唇,嘴里“嘶嘶哈哈”地吸着气,把大茄子一点一点地往自己的阴道里捅了进去。左磨右转,那么粗大的茄子竟然被江老师送进去大半截。

    然后江老师直起腰,顺手拉过来一把椅子,抬起右脚踏在椅子上,低头看着阴户,将那根大茄子慢慢地在自己的阴道里抽插起来,一边抽插一边嘴里“哎哟哎哟”地叫着。

    宋小易、陆婷婷、赵健、沈悦哪见过这等阵势,宋小易一拍赵健,轻声道∶“不行,咱们得去安慰安慰江老师。”

    赵健也轻声道∶“得了吧,小易,我可不敢。”

    陆婷婷也道∶“行了,小易,你有多大的胆子。”

    沈悦道∶“不行,小易,你要操穴就操我吧,可别去操江老师。”

    宋小易笑道∶“你们看江老师都这样了,拿个大茄子在捅穴,咱们不去操她谁操她?现在正是机会,错过了就没戏了。万一将来咱们操穴叫江老师发现,还不如现在就把江老师拿下,大家在一起操穴心里也有底呀!”

    陆婷婷等一听也有道理,赵健就问∶“那么小易,咱们怎么干?”

    宋小易笑道∶“窗户不是开着嘛,咱们趁着江老师背对着咱们,咱们跳进去,吓唬吓唬江老师。”说着,宋小易将鸡巴从沈悦的阴道里抽出来,提上裤子,赵健也把鸡巴从陆婷婷的阴道里拔出来。

    宋小易道∶“阿健,咱俩先进去。”赵健系好裤带点点头,宋小易便和赵健悄悄地从窗户爬了进去。

    也许是江晓萍太专心地投入到大茄子在阴道里抽插所带来的快感,也许是宋小易和赵健进来的动静轻了些,反正当宋小易和赵健站在江晓萍身后的时候,江晓萍一点也没有发现,还在拿茄子捅着自己的穴,并且哼哼唧唧地道∶“哎哟,舒服,舒服┅┅”

    宋小易见状,实在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抱住了江晓萍,道∶“老师,你干什么呢?”江晓萍正在体验着大茄子在阴道里抽插所带来的快感,而且穴里的淫水分泌的越来越多,猛然间被人抱住,惊吓的感觉可想而知。

    江晓萍只觉得浑身僵硬,脸色煞白,脑袋里只想着∶“完了,完了。”江晓萍顾不得把大茄子从阴道里抽出,扭头一看,只见自己的两个学生宋小易和赵健一个抱着自己、一个在一边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江晓萍的脸顿时红了起来,“哎哟”一声,突然昏了过去。

    宋小易忙把江晓萍抱了起来,对赵健笑道∶“看,把江老师给吓昏了。”

    赵健却不知怎么办才好,急急的对宋小易道∶“那怎么办呀?”

    宋小易笑道∶“你个胆小鬼,真没用。”说着抱起江晓萍,走到办公桌边,将江晓萍轻轻地放在办公桌上,扭头对赵健道∶“你把婷婷和沈悦拉进来。”赵健便走到窗前,把陆婷婷和沈悦从窗外给拽了进来。

    四人围在办公桌边,看着江老师微皱着眉头,依然人事不知。只见密密的阴毛下面,由于兴奋充血而显得微微红肿的阴户上,那么大的茄子竟然完全插进阴道里,只留个小头在外面,也是湿淋淋的。

    宋小易笑道∶“看咱们江老师,都骚成这样了,连茄子都用上了。”

    陆婷婷和沈悦都吃吃地笑了,陆婷婷走上前去,分开江晓萍的两条雪白的大腿,捏住茄子的头,把茄子从江晓萍的穴里抽出了大半截,带着江晓萍的两片大阴唇都翻了出来,陆婷婷啧啧地笑道∶“看看,整个茄子全湿了,咱们江老师真够浪的。”

    宋小易这时把陆婷婷推到一边,笑道∶“看着江老师的骚穴,我忍不住了,反正也是这么回事,我他xx的先操操江老师的穴再说。”说着解开裤子,连裤衩一起退了下去,那根粗大的鸡巴早已挺的和大炮一样。

    沈悦笑道∶“小易真不要脸,刚操完我和婷婷的穴,就要操江老师的穴。”

    宋小易笑道∶“你俩的穴是小嫩穴,我还没操过大骚穴,所以就要操一操了。”说着,挽起江晓萍的两条大腿,往办公桌边挪了挪,顺手把插在江晓萍穴里的茄子啵的一声拔了出去,站在办公桌边,鸡巴正好顶在江晓萍的穴口上。由于江晓萍刚才分泌的淫水太多,宋小易的大鸡巴毫不费力的就捅进江晓萍的穴里。

    宋小易“嗷”了一声道∶“哎哟,咱们江老师的穴也是紧紧的,好热呀!”

    边说边晃动起屁股,在江晓萍的穴里操了起来。

    江晓萍就在昏迷中让学生给奸污了。

    宋小易挽着江老师的大腿,起劲地把大鸡巴在江晓萍的穴里插进抽出,边操嘴里还边道∶“过瘾,过瘾啊!”

    宋小易的下腹和江晓萍的阴户相击,“啪啪”作响,看得陆婷婷笑道∶“小易,慢点操,别闪了腰,不就是江老师的穴嘛,操也操了,急什么!”

    旁边赵健看着宋小易操江老师的穴,自己的鸡巴也硬了,一把把沈悦拉过来,道∶“悦悦,我也起兴了,来,咱俩也操操穴吧!”

    沈悦笑道∶“阿健,你不说我的小嫩穴也湿了,快来,操我的小嫩穴吧!”

    说着,把裙子掀了起来,把里面的小裤衩脱了,这边赵健也把下身脱光了。沈悦一拧身坐在了江晓萍旁边的办公桌上,叉开两腿,道∶“快来,阿健。”

    赵健忙走过去,一手搂住沈悦的小腰,一手拿着自己的鸡巴,对着沈悦的阴道口,磨了两磨,见沈悦的穴口湿淋淋的全是淫水,便一挺腰,“扑哧”一声,大鸡巴就齐根插进沈悦的阴道里,接着两手环抱着沈悦的小腰,将大鸡巴在沈悦的阴道里抽插起来。沈悦挺着上身,两手抱着赵健的脖子,哼哼唧唧的道∶“阿健,使劲操,使劲捅,哎哟,好舒服呀!”

    这边宋小易正操着操着,忽听江晓萍呻吟了一声,嘴里哼哼唧唧起来,苍白的脸也渐渐红润起来,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了。陆婷婷在一边见状,走了过来,把江晓萍的上衣分开,把里面的乳罩翻了上去,露出两个滚圆雪白的大乳房。陆婷婷一手一个握住江晓萍的两个乳房,揉搓起来,并对宋小易笑道∶“看你,把江老师给操醒了吧。江老师的乳房真是不小呀!”

    宋小易也笑道∶“咱们江老师真骚,昏迷这么半天,我这一操穴,穴里还往外淌淫水呢!”

    这时就听江晓萍哼了两声,嘴里喃喃的道∶“哎哟,好爽,使劲操,爽死我了!”

    宋小易和陆婷婷不由得相视一笑,陆婷婷笑道∶“小易,你再使点劲,看能不能把江老师操醒。”

    宋小易便把大鸡巴从江晓萍的阴道里抽出来,笑道∶“看我的。”说罢,在大鸡巴离江晓萍的穴口挺远的地方使劲向前一捅,“扑哧”一声,竟然整根大鸡巴都捅进江晓萍的穴里,把江晓萍捅的一耸,嘴里“哎哟”一声。

    宋小易又这样操了几次,江晓萍哼唧着慢慢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了陆婷婷一张笑嘻嘻的脸离自己很近,接着又看见宋小易抱着自己的两条大腿,在自己的胯间耸动着,随后感觉到自己的穴里正被一根粗大、火热的鸡巴来回抽插着。一扭头,又看见赵健搂着沈悦在紧挨着自己的旁边正在气喘吁吁地操着穴。江晓萍不禁呆了,又由得宋小易抽插了半天,才道∶“你们,你们在干什么?”

    宋小易笑道∶“江老师,这还用问吗,当然在操穴了。”

    江晓萍一边被宋小易顶的一耸一耸地一边气喘吁吁的道∶“不行,宋小易,你赶快把那个抽出去。”

    宋小易笑嘻嘻的道∶“江老师,你让我把什么抽出去呀?”说着猛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只听得“啪啪”一阵急响,江晓萍实在忍不住了,大声呻吟起来∶“哎哟┅┅哎┅┅宋小易,你顶死我了┅┅哎哟!”

    陆婷婷这时也使劲地揉搓着江晓萍的乳房,并把嘴也凑了上去,吻住了江晓萍的嘴。宋小易一不做二不休,以目不暇接的速度把大鸡巴在江晓萍的阴道里飞速地抽插着。江晓萍一时意乱情迷,加上宋小易操的实在太过猛烈,陆婷婷又把自己的乳房揉的像两个面团似的,江晓萍再也忍不住了,只觉得穴里越来越热,快感越来越强烈,不禁一阵头晕目眩,两手一把将陆婷婷死死搂住,下身迎着宋小易的抽插,没命地向前死顶,躲过陆婷婷伸进自己嘴里的小舌头,张嘴叫道∶“哎呀,不行了,操死我了,完了,我死了┅┅啊┅┅啊┅┅使劲操呀┅┅使劲操老师的大骚穴,操┅┅操!”

    喊着喊着,屁股向上一挺,“啊”的一声,人又昏了过去。宋小易觉得江晓萍的穴里有节奏的一紧一紧,接着死死的一紧,宋小易就感到龟头一热,“噗”的一下,在鸡巴的来回抽插中,江晓萍的淫精顺着两人的阴部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地板上。

    宋小易减缓了抽插的速度,气喘吁吁的笑道∶“哈哈,又把江老师给操昏了。”

    那边赵健和沈悦一边操穴一边看着这边的情形,赵健见宋小易把江老师又给操昏了,并且看到江老师刚才高潮时的淫荡样,便从沈悦的阴道里抽出鸡巴,对沈悦道∶“悦悦,你先等一会,我去再把江老师给操醒。”说着拍拍宋小易道∶“来,小易,让我也过过瘾。”

    宋小易便从江晓萍的阴道里抽出湿淋淋的鸡巴,一边甩着一边笑道∶“操他妈的,江老师的水可真多呀!”

    赵健凑了上去,见江晓萍的阴道里还地向外淌着淫水,便笑道∶“看江老师的骚水,都能把鸡巴洗一洗了。”几个人一听都笑了起来。

    赵健把鸡巴对准江晓萍的穴口,一点也不费力地就将鸡巴插进江晓萍的穴里抽插起来。赵健一边抽插一边笑道∶“江老师的穴里也太滑了,一点摩擦阻力也没有,他xx的,这样操一个晚上也射不了精呀!小易,是不是你把江老师的穴给操松了?”

    宋小易哈哈笑道∶“我哪有那么粗的鸡巴!那是江老师高潮过后阴道放松的结果。阿健,你别急,再操一会,江老师的穴就紧了,穴养的江老师的大骚穴不次于婷婷和悦悦的小嫩穴呢!”

    赵健一听,便不紧不慢的操起江晓萍的穴来。抽送了没几十下,赵健笑道∶“果然紧了,哎哟,还挺紧呢,好像有点往里吸呢!”说着抱起江晓萍的大腿猛力地抽送起来。

    在赵健的大力抽送下,江晓萍悠然醒了过来,但并没有睁开眼睛,却暗暗地体味刚才高潮的快感。但赵健毕竟是大力抽插,粗大的鸡巴下下都顶在江晓萍子宫口处,操的江晓萍不禁又兴奋起来,嘴里不自觉地又哼哼起来。江晓萍悄悄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才发现操自己穴的不是宋小易了,而是赵健了,不禁暗暗想道∶“唉,怎么就这样叫自己的两个学生给轮奸了呢?不过这两个学生的鸡巴还真是粗大,操起穴来真是过瘾,我这可怎么办呢?既然他俩把我给操了,我也就真舍不得他俩了呢!江晓萍呀江晓萍,你真是这么淫荡吗?你平时的高雅端异都哪里去了呢?”

    江晓萍这边正在暗暗自责的时候,那边赵健却又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使得本已舒服的江晓萍更加舒服起来,已经忍不住大声的呻吟起来了∶“哦┅┅哦┅┅舒服,真舒服,哎呀┅┅爽死了┅┅”

    宋小易、赵健、陆婷婷、沈悦相视一笑,赵健边操边问道∶“江老师,你哪里舒服?告诉我!”江晓萍一听,脸不禁红了起来,使劲地忍着不发出声音。

    赵健见状,暗自一笑,发力抽送起来,边使劲地捅着江晓萍的穴边道∶“江老师,你的穴已经叫我们给操了,我们也看见你和高校长操穴了,也看见你用大茄子捅自己的穴了,你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我也告诉你,小易、婷婷、悦悦我们四个人总在一起操穴玩。”

    宋小易在一边也笑道∶“江老师,我们是看见你用大茄子解痒,心疼你,才用我们的大鸡巴给你解痒的,我们是爱江老师的。今天大家碰到一块,那是天意呀,真的希望江老师以后能和我们一块操穴取乐,那该多好啊!”

    陆婷婷和沈悦在一边也点头道∶“是呀,江老师,今天的事只有我们五个人知道,江老师平时也对我们四个最好了,今天我们就和江老师更好了,是不是?”

    江晓萍被四个小甜嘴说得也无话可说,心里想∶“反正也是这么回事了,只要他们四个不说,谁也不知道,还能和宋小易、赵健两个大鸡巴取乐,就这么着吧。”想到这里,便红着脸慢慢睁开了眼睛。

    宋小易、赵健、陆婷婷、沈悦见江老师睁开了眼睛,满脸红润的瞄着大家,美丽的脸上有几粒小小的汗珠,披肩长发被刚才操穴操的有些凌乱,躺在办公桌上,一副娇柔甜美的模样,不禁都呆了。

    江晓萍冲着四个平时心爱的学生微微一笑道∶“你们四个小坏蛋,差点把老师吓死,以后可不许这样呀!”

    宋小易、赵健、陆婷婷、沈悦一听,“嗷”地一声从地上跳起来,高兴地喊道∶“老师和我们在一起喽,万岁!”

    江晓萍微笑道∶“小点声,让别人听见。”

    宋小易四人顽皮地吐了一下舌头。

    赵健忙又将大鸡巴捅进江晓萍的阴道里,使劲地操了起来,道∶“我让老师舒服舒服。”

    江晓萍被赵健一顿操,哼唧起来∶“赵健你的鸡巴真粗呀,好舒服呀,使劲捅。”

    宋小易在一边摸着江晓萍的乳房笑问∶“老师,你哪舒服呀?”

    江晓萍用手打了一下宋小易呻吟道∶“哎哟,是穴里舒服嘛,你真坏,人家不好意思说,你总逼着老师说。”

    宋小易哈哈笑了起来道∶“阿健,来,让我操操老师的穴。”

    江晓萍笑道∶“你的大鸡巴我早就领教过了。”说话间,赵健从江晓萍的阴道里抽出鸡巴,宋小易挪过去,把大鸡巴“扑哧”一声就操进江晓萍的穴里去了。江晓萍“哎哟”一声道∶“轻点操,你想把老师操死呀!”

    宋小易一边耸动着屁股一边笑道∶“我可舍不得操死这么美丽的老师。”宋小易就这样抽插起来。

    一会的工夫,只见江晓萍从办公桌上直起了上身,甩了甩脸上的长发,两手支在办公桌上,低头看着宋小易的大鸡巴在自己的穴里进进出出,嘴里气喘道∶“操,操,操,小易,快使劲操老师的大骚穴,老师的穴里现在痒得很,哎哟,小易,老师的大骚穴怎么样?夹得你的大鸡巴爽不爽?”

    宋小易放下江晓萍的大腿,搂住江晓萍的腰,使劲地晃动着屁股,也是气喘着道∶“老师的大骚穴真紧,夹得小易的大鸡巴好舒服。老师,你的穴怎么这么紧呢?”

    这时江晓萍突然喘的更厉害了,叫道∶“小易,快点操老师的穴,老师又要高潮了,太舒服了,简直要死了。”说着两手一下抱住了宋小易的脖子,将屁股抬离了办公桌面,嘴里“啊啊”的叫着,接着又一屁股坐了下去,只剩下急促的气喘声。

    宋小易也啊了一声,道∶“老师又泄精了,好烫呀。”

    江晓萍气喘了一会道∶“不行了,老师太累了,太舒服了,小易,把鸡巴从老师的穴里拔出去吧,让老师歇一会。顺便让老师看看你们四个操穴。”

    宋小易听了,便从江晓萍的阴道里抽出湿淋淋的鸡巴,扭头对陆婷婷他们三个道∶“老师让咱们四个操穴,咱们就操给老师看看,怎么样?”

    陆婷婷笑道∶“那能怎么样?就是操穴呗,正好我的小嫩穴也痒了。”

    江晓萍笑道∶“哎哟,平时婷婷可不是这样呀!”

    陆婷婷也笑道∶“平时老师不也不是这样吗?”说着伸手在江晓萍的阴户上摸了一把,叫道∶“看看,我的手上都是淫水呀!”

    江晓萍笑着打了陆婷婷一下,笑道∶“死小鬼。”说着从办公桌上下来,一扭屁股坐在椅子上,从随身带的坤包里摸出一打手纸,在自己的阴户上擦了起来。

    这边沈悦走到窗前把窗户关上了,赵健伸手把灯给闭了。宋小易道∶“阿健,怎么闭灯呀?”

    赵健笑道∶“外面的路灯就够亮了,咱们能到这楼后面来,那别人就不能来吗?好容易和美丽的江老师在一起,不能让别人发现呐,是不是,小易?”

    江晓萍在一边笑道∶“赵健真是个小甜嘴。”

    赵健假装生气道∶“我嘴再甜也不如小易让江老师来了两次高潮呀!”

    江晓萍笑道∶“哎哟,赵健还嫉妒上了,好,好,等一会老师让你把精液射在老师的穴里还不行吗?”

    宋小易笑道∶“那让阿健把精液射在老师的穴里,小易的精液呢?”

    江晓萍笑道∶“好,好,都射在老师的穴里还不行吗?”

    说笑了一阵,大家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并不算暗的屋里,宋小易道∶“婷婷、悦悦,咱们大家把衣服全脱了吧。”

    陆婷婷和沈悦笑道∶“脱就脱。”说着,宋小易四人就把衣服脱得光光的。

    沈悦道∶“江老师,你也把上衣脱了吧。”

    江晓萍笑道∶“哎哟,还带上我了。”

    赵健笑道∶“当然带了,等一会我还要在老师的穴里射精呢!”

    江晓萍笑道∶“好,脱就脱吧。”

    宋小易笑道∶“阿健,你先操谁?”

    赵健笑道∶“操谁都行。”说着赵健顺手一搂,就把陆婷婷搂在怀里,道∶“就先操操婷婷的小嫩穴吧!”便将陆婷婷扭转身去,让陆婷婷把手支在办公桌上,撅起屁股,道∶“婷婷,让我从后面xxxx的小嫩穴吧!”

    陆婷婷撅起屁股,扭头对赵健道∶“阿健,快把鸡巴操到婷婷的穴里去吧。”

    赵健便用一支手抠摸着陆婷婷的穴口,另一支手握着自己的鸡巴,从陆婷婷的屁股下面将鸡巴顶在陆婷婷的穴口上。陆婷婷看了半天的操穴,穴里早就淫水直流了,赵健轻易地就把鸡巴插进陆婷婷的穴里抽送起来。

    那边宋小易把沈悦抱到桌子上,分开沈悦的两条大腿,也是站在地上,将大鸡巴操进沈悦的穴里抽插起来。

    江晓萍在旁边歇了一会,也缓过劲来,便走到赵健和陆婷婷这边,在赵健的屁股上使劲地推了两下,把陆婷婷顶得叫了起来。又走到宋小易和沈悦这边,伸手在沈悦的小乳房上摸了起来。一会工夫,陆婷婷和沈悦都各自呻吟起来,嘴里不断的说些什么“快操”呀,“舒服”呀,“使劲捅”呀之类的淫话。

    正当江晓萍来回走动,两边助性的时候,赵健“哎哟”一声道∶“来了,啊,我要射精了┅┅”说着,搂过江晓萍,把江晓萍按在桌子上,从后面飞快地将鸡巴插进江晓萍的阴道里,使劲地抽插着。江晓萍就觉得赵健的鸡巴更粗更大了,接着就觉得赵健的鸡巴一挺一挺地,一股股热流射进自己的阴道深处,江晓萍也跟着呻赵健好像觉得还不过瘾,射完精后,趁着鸡巴没软,还在江晓萍的阴道里尽情的抽送了几十下,才忽的吐出一口长气,伏在江晓萍的背上,气喘起来。

    那边又听宋小易也“啊”地一声,从沈悦的阴道里抽出鸡巴,赵健忙挪开身子,宋小易过来也是一下就从江晓萍的屁股下面将鸡巴操进江晓萍的穴里,抽插起来。又是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射进江晓萍的阴道深处。

    当五个人打扫好了身子,各自把衣服穿好的时候,江晓萍打开了灯,坐在自己的办公桌旁,微笑着看着自己的这四个心爱的学生,笑道∶“还真得谢谢你们,我丈夫成年不在家,使我真的对操穴有种需求。女人嘛,现在也不用忌讳什么了。所以当初高校长和我操穴的时候,我的感觉真是好极了,但今天和小易、赵健这么一操穴,就觉得高校长的鸡巴到底是老了,没有小易和赵健这么持久。”

    沈悦在一边红着脸道∶“老师,高校长的大鸡巴也是不错的呀!”

    江晓萍奇道∶“悦悦,你怎么知道高校长的鸡巴好呢?”

    沈悦扭捏的道∶“高校长也操过我的穴呢!”

    宋小易等一听都大吃一惊∶“什么?高校长操过你的穴?”

    沈悦道∶“高校长是我大舅,他早就操过我的穴啦!那么大岁数,他的鸡巴还真是不比小易和阿健的差。”

    宋小易等急问怎么回事,沈悦摇了摇头道∶“你们急什么,《淫乱秘史6》里面不是写的很清楚嘛!”

    淫乱秘史(6)之血缘关系

    有人说,年过半百的人尻起来有些力不从心,高志远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现在还有如许的精力,以供他轮番向漂亮的女人发起进攻。别看高志远今年五十多岁,却有着不像他这个年龄的精力和体力。

    手中的权势和不显老的容貌使高志远每每得手,这才知道女人的阴户并不像想像中的那么难以掰开。因为每当高志远猛烈抽插阴茎,并且射精得到快感的时候,女人也是气喘吁吁,淫水直流,快意非凡。自从当上了这所中学的校长后,便利用职权,把这个中学里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基本都给尻遍了。

    高志远还有更不为人知的秘史∶高志远竟然和自己的两个亲女儿高洁、高芳有着长期的性关系,并且和自己的儿媳妇赵敏也有一腿。另外,高志远的妹妹高志欣一家也由於淫乱的关系,和高志远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最初的乱伦是从几年前和大女儿高洁开始的。后来高志远沉浸在刺激的乱伦游戏中不能自拔,而二女儿高芳和儿媳妇赵敏的加入,使得这场游戏更加淫糜。这件事无意中让妹妹高志欣知道了,高志欣又向高志远述说了自己家中的故事,高志远不禁目瞪口呆。接下来的日子里,秘密发生的事让高志远觉得世界是如此的美好。

    高志远常常为他的精力感到奇怪,因为有时他一天必须与几个女人、或对一个女人几次才能得到满足。别说在他那么大岁数,就是年轻人也不能办到。高志远常常为此感到高兴。

    不过高志远最近心情一点也不好。

    那天和本校老师江晓萍正到紧要处时,忽然来了电话,老婆突然脑出血昏迷不醒,正在医院抢救。高志远极不情地把鸡巴从江晓萍的里抽出来,顾不得江晓萍的埋怨,急匆匆的赶往医院。可惜老婆成了植物人,还在抢救中。

    高志远这天陪护老婆正是女儿高芳值夜班。高志远老婆的病房是一个高间,在走廊的最里面。病房里有各种抢救设备,还有一张陪护床。高志远正迷糊着躺在陪护床上,想着白天和江晓萍打招呼,江晓萍竟然没理他,高志远只道江晓萍还生他的气,也没在意,孰不知江晓萍已和宋小易、赵健他们尻到一块,没想理他。

    高志远正胡思乱想着怎么再江晓萍的,想着想着,大鸡巴不禁就硬了起来。正在这时,听门一响,高志远抬头一看,却见女儿高芳穿着白大褂进来了。

    高芳一见高志远,就笑道∶“爸,你还没睡呀?”

    高志远笑道∶“睡不着呀!怎么,你今天晚上值班?”

    高芳应了一声,便走到妈妈的病床前,低头看着妈妈的情况。高志远见女儿弯腰俯视着老婆,白大褂就把滚圆的屁股兜得紧绷绷的。高志远忽然有了一股冲动,便从床上起来,来到女儿的身边,一边也看着老婆,一边就把手搭在女儿的屁股上摸了起来。

    高芳笑道∶“爸,你干什么?”

    高志远笑道∶“我摸摸女儿的屁股没事吧?”

    高芳吃吃地笑道∶“摸女儿的屁股没事,就怕把女儿的逼给摸出事来。”

    高志远笑道∶“女儿的逼能摸出事来?那我就试试。”

    说着把手从高芳的白大褂下面伸进去,插在高芳的两腿间,隔着高芳的小裤衩,摸起高芳那软软的,热热的嫩逼来。高芳吃吃地笑着,让爸爸高志远的手在自己的阴户上揉摸着。

    高志远摸了一会,觉得不过瘾,把高芳的小裤衩往下一拉,就把高芳的小裤衩褪到大腿根处。高芳吃吃一笑,扭着身子躲到一边,笑道∶“爸,这是病房,我妈正病着呢,我还值夜班呢。”

    高志远笑道∶“你看,爸的大鸡巴都这么硬了,况且你妈病成这样,你还不安慰安慰你爸?再说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在病房里尻,根本就没人来。”

    高芳嗔道∶“爸,看你,谁说要跟你尻逼了。”

    高志远把自己的裤子退到膝盖处,露出又粗又长的阴茎,笑道∶“好女儿,你看你爸的鸡巴都硬成什么样了?你就狠心让爸爸受苦?”

    高芳道∶“可这是病房呀,妈妈她还这样!”

    高志远道∶“你妈这病也就这样了,慢慢养可能还有救,可爸爸的鸡巴好几天没尻到逼了,爸爸心里很难受呀。”说着,“唉”的一声叹了一口气。

    高芳见高志远这样,忙走了过来,搂住高志远的脖子,在高志远的耳边轻声道∶“爸,你别生气,也别着急,女儿就把逼给爸爸尻,替爸爸解解火还不行吗!”

    高志远一听,也挽住高芳的细腰道∶“乖女儿,你也知道爸爸的毛病,爸的这根大鸡巴一天不尻就憋得难受呀!”

    高芳一边将手握住高志远的大鸡巴,一边轻声道∶“爸,女儿都知道,女儿这就把小嫩逼给爸爸。女儿把腿叉的大大的,把女儿的小嫩逼迎着爸爸的大鸡巴,让爸爸的大鸡巴使劲尻女儿的小嫩逼,好不好?”

    说着蹲下身去,把高志远的阴茎一口含在嘴里,吸吮起来。

    高志远两手抱住女儿高芳的头,让高芳的嘴尽情地舔弄自己的鸡巴,嘴里哼唧道∶“哎哟,好女儿,爸爸舒服,好舒服呀!”

    本来高志远的鸡巴就已经硬了,经高芳这么一吸吮,更加粗大坚硬起来。高芳把高志远的鸡巴从嘴里吐了出来,一边用手来回撸着,一边笑道∶“爸,你的鸡巴好大呀!”

    高志远也笑道∶“再大的鸡巴,我乖女儿的小嫩逼也能装的下。”

    高芳嗔道∶“爸爸你好坏。”说着用牙轻轻地咬了高志远的龟头一下。

    高志远笑道∶“哎哟,乖女儿,别把爸爸的鸡巴咬断了。”

    高芳用力来回撸了几下高志远的大鸡巴,笑道∶“女儿还舍不得把爸爸的大鸡巴给咬断呢,女儿还要用爸爸的大鸡巴尻女儿的小嫩逼呢。”

    两人又调笑了一会,高芳站起身来走到门口,将病房门轻轻扣好。扭身走到高志远刚才躺着的床边,先把白大褂脱了,一屁股坐在床上,伸开双臂,勾着手道∶“来,爸爸,到女儿这来呀。”

    高志远从妻子昏迷的病床前转过身来,见高芳穿了一条宽松的碎花长裙,上穿一件紧身的短袖衫,把两个大乳房衬的又高又圆,一双媚眼暗含春色,嘴角露出一丝淫笑,正把裙子掀起,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裤衩。高志远见状,一下就扑了过去,一把抱住高芳,将嘴就凑了上去,伸出舌头吐进高芳的嘴里。高芳也紧紧地把高志远抱紧,含住高志远的舌头,狂吻起来。

    父女俩吻的气喘吁吁,好一会才分开。高志远急忙撸起高芳的上衣,从背后解开高芳和小裤衩配套的粉红色乳罩,两个大乳房像得了解放似的颤巍巍地弹了出来。高芳也急不可耐地扭动身子把自己的裙子连同裤衩一起脱了扔在床边,又伸手把高志远的裤子和裤衩退了下去。高志远两手一边一个紧紧握住女儿高芳的两个大乳房,使劲地揉搓起来。高芳也将手握住爸爸高志远的大鸡巴,来回撸动着。

    高志远将女儿高芳的两个乳头揉搓得像两个葡萄似的坚硬起来后,又把女儿高芳推倒在床上,一俯身,伸出舌头在女儿高芳的阴户上舔了起来。高芳舒服得哼哼唧唧的道∶“哎哟┅┅亲爸呀,你的舌头舔的女儿的小嫩逼好痒,痒死我了┅┅啊┅┅好舒服,爸爸把女儿的骚逼都舔出淫水来了。”

    高志远一边舔着一边道∶“唔,女儿逼里的骚水真好吃,你这个小骚逼,爸爸一舔你就流水了。嘿嘿!”

    高芳哼唧道∶“亲爸呀,别舔女儿的骚逼了,不如快点尻女儿吧,女儿的小嫩逼都痒死了。”

    高志远抬起头笑道∶“芳芳,你别吹你的骚逼是小嫩逼了,我还不知道你被多少人尻过?你的逼也就是个大骚逼吧!哈哈!”

    高芳一撇嘴笑道∶“看你,爸爸,你就喜欢损女儿,女儿的逼被那么多人尻过不也是紧紧的和小嫩逼似的,况且爸爸的鸡巴那么粗,总尻女儿的,女儿的逼也只好是大骚逼了,呵呵呵!”

    两人的淫话聊到兴起,高志远站起身来,挽住高芳的两条大腿,往外一拉,高芳的半截屁股就搁在床沿上。高志远气吁吁地道∶“好女儿,爸爸要尻女儿的逼了。”

    高芳也气吁吁地道∶“爸爸,快点把大鸡巴插进女儿的逼里,女儿正等着爸爸的大鸡巴使劲尻女儿的骚逼呢!”

    高志远便挽起高芳的大腿,把个粗大的阴茎顶在女儿高芳的阴道口上,左磨又磨起来。磨了两磨,噗嗤一声,就把粗大的阴茎借着高芳分泌出的淫水齐根插进女儿高芳的逼里。高芳一咧嘴,满足地哼了一声。高志远就前后晃动屁股,把大鸡巴在女儿的逼里来回抽插起来。

    高芳被高志远的大鸡巴顶的一耸一耸的,呻吟道∶“好粗的大鸡巴呀┅┅爸爸,使劲尻女儿的逼┅┅哎哟┅┅爽死女儿了。”

    高志远也一边抽插一边道∶“好个乖女儿,小逼真紧哪,把爸爸的鸡巴夹的好舒服,就是水多了点,有点滑呀。”

    高芳哼道∶“那还不是被爸爸尻的┅┅的女儿淫水大流,女儿也控制不住呀。”

    说的两人都笑了起来。

    两人就这样尻了起来。又抽插了一会,高志远道∶“爸爸也上床上去。”说着,从高芳的逼里抽出阴茎,湿淋淋地在高芳的肚皮上抹了两下,也爬上了床。

    高芳不满道∶“看你,爸爸,把女儿的肚皮弄得湿漉漉的。”

    高志远嘿嘿笑道∶“那能怨爸爸吗,那不都是女儿的淫水吗?”

    高芳也笑道∶“那浪水也不是女儿自己流出来的,那不都是被爸爸尻出来的吗!”

    高志远又分开高芳的两腿,把大鸡巴重新插进女儿高芳的逼里,便趴在女儿的身上,两臂分开支在床上,像做俯卧撑一样,全身一起上下,把一根大鸡巴全抽全送,尻的高芳哎呀哎呀地道∶“哎哟┅┅不好了┅┅爸爸想把女儿的小嫩逼尻烂呀,这么用力,都到女儿的子宫了┅┅呀呀┅┅女儿不行了。”

    高志远笑道∶“爸爸就是想把女儿尻死。”

    说着,猛地加快抽插速度,猛烈地将阴茎在女儿高芳的逼里抽插起来,弄的床板嘎嘎一阵巨响。

    高芳顿时就找不着北了,把个脑袋像拨浪鼓一样左右发疯似的扭动着,两腿紧紧夹住高志远的屁股,两手紧紧抱住高志远的肩,把雪白的屁股使劲的向上挺动,呼哧呼哧地急喘着道∶“哎哟┅┅不行,不好了┅┅乖女儿被坏爸爸给尻死了┅┅哎呀┅┅女儿要死了,美死了┅┅哎呀哎呀┅┅女儿来了┅┅女儿要泄精了┅┅嗷耶┅┅爽死我了。”

    说着,猛地挺了几下屁股,又把屁股重重地落在床上,气喘起来。

    高志远这一顿猛烈抽插,只觉得女儿的逼里一阵紧似一阵的收缩,接着就觉得女儿的里一紧,龟头一热,烫的整根鸡巴都舒舒服服的,知道女儿已经泄了一回精。便又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好让女儿好好体会一下快感。半晌,高芳才嘤了一声,缓过神来,接着高芳便紧紧地搂住高志远的脖子,在高志远的脸上狂亲乱吻着,边亲边气喘着道∶“好爸爸,好爸爸,你真是太好了,把女儿都尻到天上去了,女儿都舒服死了。来,爸爸,女儿把腿再叉的大点,让爸爸使劲尻女儿的骚逼。”

    高志远趴在高芳身上,一边把大鸡巴缓慢地在女儿的阴道里抽插,一边道∶“乖女儿,怎么样?爸爸的鸡巴还行吧?”

    高芳在下面呻吟道∶“简直太棒了,我那死鬼丈夫王虎也没有这么快就把我到高潮呀。”

    高志远笑道∶“阿虎还和他妹妹王丹尻吗?”

    高芳一撇嘴道∶“还能不?我家阿虎也真行,他妹妹一个不过瘾,有时也把我拉进去一起尻。”

    高志远一听使劲地尻了两下高芳的,笑道∶“爸爸就不行吗?爸爸不也有时把你和你姐一起尻的人仰马翻吗?”

    高芳被尻的哼唧两声道∶“哎哟,轻点,爸爸。你就更厉害了,这么大岁数还能这样,和我那死鬼不是一个档次的。”

    高志远听了又开始使劲地抽插起来,边使劲地尻着女儿的逼边假装气哼哼地道∶“爸爸哪么大岁数了?怎么,觉得爸爸老了?”

    高芳在下面又被的哼唧起来,道∶“爸爸不大┅┅哎哟┅┅哎哟┅┅爸爸跟哥哥似的┅┅哎哟┅┅爸爸的大鸡巴比小伙子还粗还硬。哎哟┅┅使劲,爸爸┅┅女儿的逼里好痒呀!”

    高志远一听却停了下来,把高芳急的用两腿使劲夹住高志远的屁股往下压,嘴里道∶“尻呀,尻呀爸爸,快尻女儿的骚逼呀,怎么不尻了?”

    高志远笑着道∶“这个骚女儿,看把你急的。爸爸觉得这床上尻起来动静太大,爸爸准备下地继续。来,骚女儿,你也下地吧,咱俩在地上尻。”

    说着,从高芳的阴道里抽出阴茎,高芳也只好坐起来,两人各自穿好自己的鞋。

    高芳看着爸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爸爸,你看咱俩呀,上身的衣服都没脱,下身都精光光的,看你的大鸡巴,湿漉漉的。”

    高志远一看也笑道∶“看你的阴毛,都被你的淫水给浸湿了。就这样吧,这是病房,不是家里,咱俩就这么吧。”

    说着过去搂住高芳的细腰,道∶“来,乖女儿,扶着点床,爸爸在后面进去。”

    高芳依言转过身去,两手支住床沿,撅起屁股,叉开两腿。高志远一手把高芳的屁股沟撑开,一手拿着自己的鸡巴,顺着高芳的屁股沟,就从后面把阴茎插进高芳的阴道里。

    高志远将阴茎一放进女儿的阴道后,就放开两手,搂住高芳的细腰,往后一拉,屁股往前一顶,大鸡巴就完全插进女儿的逼里去了。紧接着就快速地在高芳的阴道里抽插起来。高芳一边哼唧一边把屁股也往后顶,就听高志远的下腹和高芳的屁股相撞,啪啪作响。父女俩都不说话,只是都气喘着发疯似的尻着。这样尻了一会,高志远便放慢了速度,气喘着趴在高芳的背上,两手也握住了高芳的两个大乳房,一边慢慢地抽插,一边玩弄着女儿的乳房。高芳被高志远这一顿猛烈地抽插也弄得气喘如牛,往前一趴,扶在了床上,气喘着道∶“爸爸,你把女儿尻得好舒服呀,爸爸的体力真行,大鸡巴真硬,我最乐意听咱俩‘啪啪’的声了,太幸福了。”

    高志远也气喘着道∶“好女儿,爸的小心肝,爸也是最乐意把爸的大鸡巴插到乖女儿的骚逼里,因为乖女儿的骚逼紧紧的,如果不是爸爸强忍着,爸爸早就被乖女儿的骚逼给夹的射精了。”

    高芳一听,嘻嘻一笑,使劲地收了收腹,把暗劲用在阴道上,夹起高志远的阴茎来。高志远哈哈笑道∶“好个乖女儿。”说着在高芳的屁股上使劲地拍了一巴掌,高芳“哎呀”一声,笑道∶“爸爸打女儿的屁股干什么?”高志远笑道∶“我让你夹爸爸的鸡巴,爸爸这就尻死你。”

    说着,高志远直起身子,双手又搂起女儿的腰,嘴里道∶“我让你夹,我让你夹!”便把大鸡巴飞快地在高芳的逼里抽插起来。

    高志远一口气尻了千八百下,把高芳尻的腿都软了,嘴里只是哼唧道∶“哎哟┅┅我的亲爹呀,女儿再也不夹爸爸的鸡巴了,爸爸把女儿都给尻死了。哎哟┅┅女儿实在受不了了┅┅好爸爸┅┅坏爸爸┅┅女儿我又要泄了┅┅要升天了┅┅哎哟┅┅不行了!”

    说着说着,高芳嗷地一声,浑身一阵颤抖,把个大屁股没命地往后顶。高志远本来就的差不多了,又被高芳阴道的一阵收缩给夹得实在是忍不住了,嘴里也叫道∶“乖女儿,爸爸也不行了,女儿的小嫩实在是太紧了,爸爸就要射精了,哎哟,爸爸也来了。”

    说着搂着高芳的腰,使劲地往后拉,同时将粗大的阴茎在女儿高芳的里飞快的抽插中一股一股的精液喷射而出。而高芳早已泄的一塌糊涂,又一次在爸爸高志远的鸡巴强有力的抽送下达到了高潮。

    半天,高志远和高芳才喘匀了气。高芳长出了一口气,道∶“好过瘾呐,爸爸!”

    高志远趴在高芳的背上,轻轻地拨弄着高芳的两个乳头道∶“爸爸也是。”

    又过了一会,高志远挺身从高芳的逼里抽出了鸡巴。一股浓浓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从高芳的逼里涌流而出,顺着高芳的大腿往下滴淌。高芳任凭两人的淫液顺着腿往下淌,扭身一把抱住高志远,把头倚在高志远的肩上,呻吟道∶“呕,爸爸,好爸爸,女儿爱你。”

    高志远也紧紧搂住高芳道∶“乖女儿,爸爸也一样的爱你呀。”

    父女俩相拥了一会,高志远推开了高芳道∶“芳芳,你今晚不是值夜班吗?你还不快点擦擦,穿好衣服,别叫人发现了。”

    高芳一听,才忙找了手纸把腿上的淫液和逼口的淫液擦了乾净,一屁股坐在床上,把衣服穿好。高志远也在一边将裤子提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