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醉卧河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任府风波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醉卧河山

    

    

    本书由咪咕阅读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第一章任府风波

    炎朝,至丰十二年,天下太平,全国富庶,文学之风盛行

    金陵城、任府内任家少爷任宁正在仔细端详着手里两支精美的玉簪,嘴角微微上扬,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为了得到这两支玉簪任宁可是花了大价钱,只可惜这玉簪虽然雕刻精美品质却一般,很显然他被人骗了

    任家是金陵富商,旗下有很多产业,任老爷为人谦和、经商有道口碑极佳,怎奈膝下只有一子还是个庸才,读了十多年圣贤书却写不出一句诗词,更别说是经商头脑,那些商贩自然喜欢骗这种人傻钱多的少爷

    “小灵这支给你!”任宁满心欢喜的将其中一支玉簪递到旁边一名女子手中

    女子看上去十五六岁的样子身穿桃红色齐腰襦裙,披了件白色纱衣,齐腰的长发被揪起一个低矮的发髻,明显是大户人家婢女的特征

    小灵小心翼翼的接过玉簪心里说不出有多高兴,身为婢女的她对玉没有多少研究,也不在乎玉簪是否贵重,她只需知道这是少爷送的就足够了

    “另一支给小哑巴妹妹吗?”小灵迫切的问道,恨不得立刻把这好消息告诉自己的好姐妹

    小灵口中的小哑巴是任宁一年前捡回来的,当时她饿晕在路边,心地善良的任宁便将她带了回来

    小哑巴生来不会说话也不会写字无法表达自己的处境,从表情可以看出她希望能够在任家混口饭吃,任宁看她可怜让她成为了自己身边的婢女

    活泼可爱的小灵很快跟小哑巴成为了好姐妹,虽然小哑巴看上去要比小灵大一两岁却比小灵来的晚,于是小灵成了姐姐

    任宁生性善良,从未将两人当成下人,有好吃的好玩的总是想着她们,这次看到两支漂亮的玉簪便买下来准备送给二人

    “我自己去吧!”任宁挥了挥手兴冲冲的离开房间

    就算玉簪是小灵送过去的小哑巴同样会高兴,可是任宁想亲眼见她高兴的样子,这才让小灵等自己回来

    白日里小灵跟小哑巴一起照顾任宁,晚上轮流守在床头,已经到了亥时按理说小哑巴正在自己的屋内休息

    任宁是兴奋过头了,恨不得立刻将玉簪交到小哑巴手中,竟忘记了这是她休息的时间

    刚伸出手去的任宁又将手缩了回来,他不想打扰小哑巴的休息,纠结了许久后他还是决定离开

    亥时的任府显得格外宁静,偶尔传来几声犬吠,猫叫听的格外清晰

    在这个本应休息的时辰他父母的房内却亮着灯光,还有陌生人的声音,任宁觉得有些奇怪放慢了脚步想要一看究竟

    “至丰十年举报江宁县令贪污、至丰十一年举报金陵府上佐滥用职权、如今又举报金陵府尹私自屯兵”一名穿着与小灵相似的少女手中拿着一个信封厉声的对着任老爷夫妇说到

    “原来你会说话!”任老爷额头冒着冷汗又惊又怕的问道“你究竟是谁?怎会知道这些秘密?”

    这名少女正是他们口中的小哑巴,也是任宁一年前收留的可怜人,如今不但能开口说话,还知道任宁都不曾接触的秘密

    “看来范进安插在金陵的眼线就是你了!”小哑巴声音冷若冰霜,眼神中迸发出逼人的杀气,手中的长剑已经对准了任老爷的喉咙

    “你是唐王的人!”面对小哑巴手中的长剑任老爷没有丝毫惧色,大义凌然的说到“为陛下效忠,任某死而无憾!”

    任夫人虽是女流之辈却也算得上女中豪杰,同样有着大义凌然的精神,当他们成为范进眼线时就料到会有这种结局,早就做好了身死的准备

    “不要!”门外的任宁急忙冲了进来企图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然而他还是晚了一步,小哑巴手中的长剑轻轻从二人喉咙划过,便结束了他们的性命

    任宁呆呆的站在门口,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手中的玉簪落在地上摔成两半

    这是任宁精心为小哑巴挑选的礼物,本打算给她个惊喜,没想到转瞬之间小哑巴成了自己的仇人

    “为什么?告诉我为什么?”

    任宁撕心裂肺的喊着,他多希望这一切都只是个梦,只是小哑巴跟自己开的玩笑,他的思绪远没有悲伤来的快,来的突然

    小哑巴将手中的长剑架在自己脖子上剑柄交到任宁手中冰冷的说到“你的仇人就在面前,杀了我为你的父母报仇!”

    小哑巴是一名杀手,一名无情的杀手,从不会因杀人感到心痛感到愧疚,然而在任府的这一年时间她竟被任宁忠厚的品行打动,甚至有过放弃这次任务的念头

    只可惜完成任务是杀手的使命,她必须亲手了结任宁的父母,她也是第一次感到愧疚,或许死在任宁的手中内心会得到救赎

    任宁怒视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庞长剑一次次的贴近小哑巴的喉咙又一次次的拿开,此时此刻她不仅痛恨小哑巴残忍更痛恨自己软弱无能,竟不敢对杀父仇人动手

    “啊!”任宁仰天长啸借此发泄内心的愤怒,长剑也从手中掉落

    “是孩儿的错,都是孩儿的错,孩儿不该将这妖女带回来”任宁紧紧的抱着父母的尸体痛哭流涕

    任宁万分自责,单纯的认为如果自己不收留小哑巴任家就不会遭此劫难,殊不知这一切早已注定

    看着任宁的悲伤小哑巴泪湿了脸颊,流进嘴角是咸的、酸的、苦的、涩的,身为杀手的小哑巴历经了无数次的生死,早就没了感情,这也是她第一次尝到泪水的滋味

    她多想上前安慰任宁,让任宁也听听自己的声音,然而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任宁与她不共戴天,哪还有资格安慰

    悲痛万分的任宁经历了强烈的心理挣扎后竟然晕倒在地上,面色无比狰狞,或许这也是让他稍稍平静的最好办法

    这个时候数名黑衣人冲入任府,映照着皎洁的月光开始了屠杀,刀光、血光、月光交织,多数人还在梦乡就失去了生命

    辉煌一时的任府就这样在血泊中黯淡下来,平日里的欢声笑语变成了鬼哭狼嚎

    一名手执长剑的黑衣人破门而入,长剑直插任宁的胸膛

    “住手!”小哑巴挡在任宁面前近乎恳求的说到“他只是个庸才,成不了什么气候”

    任宁这一年的悉心呵护就算是一块石头也会变暖,更何况小哑巴是活生生的人,她只想任宁能好好的活着

    听了小哑巴的话这名黑衣男子变得更加凶狠,竟绕过小哑巴直取任宁性命

    小哑巴再次挡在任宁的面前之前柔弱恳求的眼神一扫全光,取而代之的是犀利、冷酷“师父有令,留他性命,违者杀无赦!”

    正要继续动手的黑衣男子见到小哑巴手中的令牌急忙跪地叩拜,哪还敢有半分不从

    这块令牌是小哑巴师父的信物,见令牌如本尊亲临,为了得到这块令牌保住任宁一命小哑巴的交换条件便是亲手杀掉任宁的父母

    “少爷!”屋门再次被推开,小灵惊慌失措的冲了进来

    任府已经乱了,血流成河,家丁婢女被杀的杀跑的跑,也只有她还担心任宁的安危,听见房中有动静这才急忙冲了进来

    眼前这一幕把小灵吓了一跳,她小心翼翼的环视了屋内的情况,头脑一阵发懵,无法判断事情的经过

    躺在地上的任老爷跟任夫人显然无力回天,任宁也生死未卜,小灵本能的拉住小哑巴的手焦急的说到“快跑!”

    小灵是最单纯的,她还以为黑衣人杀了所有人正要对小哑巴下手,这才拼了性命的想要带着自己的好姐妹离开

    小哑巴轻轻推开小灵的手急忙说到“带着少爷离开,走的越远越好!”

    “你!”小灵张大了嘴巴又用小手急忙捂住,小哑巴突然开口说话让她更加迷惑,但她还是用自己弱小的身体将任宁扶起准备逃跑

    “老爷!少爷!”屋内又冲进一名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见状后险些晕倒

    这名中年男子是任府的管家人称高伯,也是任府最忠诚的仆人,就算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确定老爷、少爷的安危

    “高伯带着少爷走!永远都不要回来!”小哑巴加重了声音面色严厉的说到

    高伯跟随任老爷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他知道眼下最重要的不是弄清楚原因而是带着任宁离开

    就这样二人搀扶着晕倒的任宁匆忙的离开,每一步都是那么艰难,而他们却不敢有丝毫的停留

    看着任宁缓缓消失的背影小哑巴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悲伤,缓缓捡起已经破碎的玉簪紧紧握在手中“等所有任务都完成了我这条命就还给你!”

    身为杀手的她有很多身不由己,倘若任务有结束的那一天她想把性命交给任宁,让灵魂得到救赎

    一夜之间,繁华落地,悲伤成河

    高伯带着任宁躲在金陵城外的一座破旧寺庙里躲避追杀

    远在千里之外的帝都洛阳城也收到八百里加急信

    一名身穿华服长发眦须的老者神色慌张,连夜进宫面圣

    “启禀陛下金陵城的任家被灭门了!”老者满脸悲痛的说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