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聊斋县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3章 西北急报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景安十五年七月十八,终于迎来了‘中元事变’后的又一次朝会

    ‘中元事变’便是对十五那日事件的简称,也成为景安帝在位期间最重要的一次政治事件

    此次事变也代表着景安一朝走到了末期,维持了十五年的朝堂格局被打破,一个以兴建伯周昂为领袖的新兴势力登上政治舞台

    当第一抹晨曦洒落的时候,三品以上的官员依序走进了皇极殿中

    等到景安帝坐上龙椅后,朝会便在那句:“有事启奏,无事退朝”中开始

    周昂有两日没见过景安帝了,今日虽然站的远远的,但也能看出景安帝精神越发萎靡

    朝会开始吏部尚书李长善首先出列,他在殿上读了一个长长的名单,正是几方势力最后拟定的官员晋升和调整的名单

    今日周昂站在殿上,与往日感觉有了明显的不同

    以前上朝他还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但现在他有了足够的话语权,今日多少有了一些能够左右朝政的感觉

    足足过了小半炷香的时间,李长善才将这些拟任的衙门官职姓名念了一遍,其中三品职位有七个,四五品的职位有二十七个,加起来正好是三十四个职位

    这三十四个职位涵盖六部、都察院、大理寺、鸿胪寺等中枢机构,名单自然也是早在紫宸殿中就拟好的

    “既然各部衙门都已经定了,诸位也没什么异议,就照这么办吧!”李长善退回队列后,景安帝有些疲惫的说道

    似乎这一会的时间,已经让这位皇帝有些力不从心了

    接下来又有一些衙门奏报了一些事情,倒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所有人都默契没有提及与‘中元事变’相关的话题

    景安帝有些恍惚的坐在龙椅上,感觉都快睡着了,然而周昂知道,今日这个朝会注定不会太早结束

    果然就在一番不痛不痒的奏报结束后,兵部尚书卫纪年越众而出,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陛下,烽烟将军八百里加急,北狄剌靼部已与西域三十六国正式结成同盟,开始大举进犯我西北边陲,两日前河西走廊已经彻底丢失,如今烽烟军退守庆阳与临洮,烽烟将军周元让催促朝廷尽快派遣援军和运送粮草”

    卫纪年的话音刚落,皇极殿中大多数人的目光竟然都看向了周昂

    “朝廷还有兵吗?能调粮吗?”景安帝的声音响起,暂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景安帝这句话简直是灵魂拷问,一下子皇极殿就无比安静

    要说兵马,现在京城附近就有十几万大军,要说粮草这些大军每日不愁吃的也并不缺,但是这些军队兵部管不了,景安帝也命令不了

    “陛下,烽烟军有自行募兵之权,而且朝廷早就将河西和关中之地每年七成的赋税划给了他们,整个西北几乎都成了藩镇,臣以为烽烟军应该能够抵御外敌”户部尚书出列说道,他所说的正是大宁朝九大藩镇形成的历史

    平日里九大藩镇割据一方,朝廷不管他们,他们也不向朝廷要钱,藩镇募兵收税,甚至开矿通商,这些朝廷都不管也管不到

    一般边陲一些小的战事这些藩镇也就自己应付了,最多传个捷报向朝廷邀功,但现在西北战事已经不是边陲摩擦小打小闹了,周元让这个烽烟将军自然也不会傻到以自己的家底和这些外族人硬拼

    “如果朝廷不派兵,周元让再次退守,那外族联军便会占据关中之地,关中一失整个大宁便暴露在外族的铁骑之下,所以此事最后还得朝廷拿出个对策来”卫纪年继续说道,从战略角度来说,大宁朝原本控制的河西走廊已经失去了,如今关中之地已经成为最后的战略要地

    所有人脸上都笼罩着一丝阴霾,平日里大家斗得你死我活,那都是为了利益,现在异族也想要来瓜分九州的利益,这一点上恐怕没人愿意看到

    不过好在周元让几万大军,局势也不会顷刻就失控,倒还留给了朝廷一些时间

    “如今的陕西布政使是谁?关中之地沃野千里,便是只有三成的税收也很可观了,再说陕西布政司下辖也有几个州府并非藩镇,这些年也不见他们押付税银给朝廷,难道偌大的陕西布政司就凑不出一点粮草吗?”忽然周昂的声音在皇极殿中响起

    对于地处西北的陕西布政司周昂了解不多,但到了他这个位置一些基本情况还是了解,在他看来情况应该不会像急报中说的那么糟糕才对

    “兴建伯有所不知,陕西布政司所得赋税不是三成,算下来差不多只有两成”就在周昂发问之后,一个官员出列答道,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太常卿王吉,周昂的好邻居

    王太常倒不是故意和周昂抬杠,他现在也算周昂一党,只是为了及时告诉周昂西北的情况才站出来

    “两成?”周昂眉头一皱,自然是不解

    王太常点了点头,而后继续解释道:“兴建伯恐怕忘了,西安和凤翔两府乃是肃王的封地”

    周昂听到肃王二字恍然大悟,他知道关中最富庶的西安府和凤翔府,可是宗室亲王肃王的封地

    这位肃王与吴王有些不同,乃是开国亲王,到了这一代肃王存在感已经不高,只有传闻说当代肃王喜好古玩,除此之外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

    “至于陕西布政使,臣正有一事启奏”李长善再次上前一步说道

    有了周昂开头,似乎关于西北的事一下都出来了,

    李长善眼角余光看向周昂,而后缓缓说道:“此事也是上殿之前臣接到的急报,陕西布政使崔化成,以重病缠身为由,已经挂印而去,如今恐怕正在返回巴蜀老家的路上”

    “什么?真是岂有此理!”

    “堂堂从二品布政使说走就走?”

    “此人真是不要脸皮!”

    李长善话音刚落,皇极殿中顿时群情激奋,那崔化成不早不晚的,偏偏此时挂印离去,谁都知道他这是临阵逃跑了

    “这样的人怎么做到陕西布政使的?”周昂也是一愣,语气之中已经隐含怒意

    这贪官污吏他见过太多,但像崔化成这样不要脸的他也是第一次遇到

    “陛下,臣刚才也接到了陕西锦衣卫的急报!”就在殿中还一片乱哄哄的时候,锦衣卫指挥使卢忠又站了出来,他要说的竟然也与陕西有关

    景安帝的脸色也变得很是难看,本来京城的事情就让他焦头烂额了,如今西北的事又一件接着一件

    “陕西都指挥使刘述于前夜遇刺身亡!”卢忠说出的消息再次让皇极殿炸开了锅

    “怎么回事?堂堂的都指挥使说被杀就被杀了?”周昂除了震惊之外更是愤怒,虽说这世道人命如草芥,但一个堂堂的朝廷二品官,竟然被人给杀了

    “此事恐怕最后还要劳烦兴建伯的大理寺给天下人一个交代了,下官只知道刘指挥使是在卧室被杀的,房中并无打斗痕迹,死因是被人摘了心脏,而那一夜整个都司府也没人察觉到异常”卢忠微微转身对着周昂说道,他好像有意无意的将这个悬案抛给了周昂

    周昂听到卢忠的讲述,顿时眉头微微皱起,这几句话中周昂最先想到的便是妖孽作祟

    此刻皇极殿中所以的目光都汇聚到了周昂身上,原本西北的战事与他关系并不大,不过好像事情的发展最终都落到了他身上

    周昂站在群臣之前,也感受到了这些人有意让他来处理西北之事,毕竟这是烫手的山芋,没人愿意去接

    “如今陕西布政司和都司衙门是谁在主政?”周昂继续问道,他也没有急着表态,但似乎也有意插手西北之事

    “好像是布政司参政王晋生”李长善主动回答了周昂

    布政司参政,相当于布政使的副手,乃是从三品的大员,原本的陕西布政使崔化成挂印逃跑,身为参政的王晋生顶上也是顺理成章

    “那都司衙门呢?”周昂再次问道

    “也是这个王晋生”这一次是卢忠在回答

    周昂一愣,他是第一次听到王晋生这个名字,不仅是周昂,大多数朝臣也是一愣,如今西北乱成一锅粥,这个王晋生暂代布政使一职还说得过去,但他还接过了都司衙门,这就有些出乎意料了

    “既然这个王晋生如此能耐,不如朝廷直接下旨,让他暂代布政使并兼任都指挥使,至于新的人选还是等弄明白陕西的情况再说吧”周昂略一思索便对着景安帝躬身说道,出乎意料的他竟然直接力挺这个王晋生独掌陕西军政大权

    “就依兴建伯之言,至于援军和粮草的事,随后内阁再议吧”景安帝点头应下,他似乎快要坐不住了,说完之后便让小太监搀扶着离开了

    看着被太监搀扶离开的景安帝,周昂心中微微一紧,往日里景安帝可是能自己走的

    等到周昂走出皇宫时已经临近中午,他径直走上官轿,而后开口说道:“回大理寺,另外派人去鸿胪寺取来北狄和西域诸国的地图”

    很快周昂便回到了大理寺,不过他不知道,自己正在大理寺忙碌的时候,一队骑兵来势汹汹,已经将他的伯爵府大门给堵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