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聊斋县令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36章 炼丹一生专治肾亏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后无论是大夫人还是林绍良都灰溜溜的走了,她们背后的人不出面,周昂根本不会将他们放在眼里

    “谢谢哥哥!”饭桌上秀儿诚挚的对周昂说道

    她从定西侯府跑出来,一直住在周昂府上,其实等的就是这一天

    而周昂果然没有让她失望,从此以后她的命运便掌握在了自己手中,当然代价是周昂将原本属于她的麻烦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周昂自然也早已看明白了这一切,他更知道秀儿应该要离开了!

    “我可能要离开一段日子了”秀儿放下碗筷,一脸郑重的对周昂说道

    她先是看了一眼周昂,而后又看了一眼姜小昙,眼中多有不舍

    “住的好好的,妹妹怎么要走?想去哪里?”姜小昙一脸关切的问道

    “哥哥和嫂嫂可曾听说过浩气长河?”秀儿小声说了一句,这一句话说的极为谨慎

    周昂和姜小昙对视一眼,而后周昂说道:“传闻上古之时万族争锋,人类强敌环伺,幸得此时有释道儒三家出现,那时候读书人念头纯净,心生浩然正气,那无数念头汇聚,便在虚空之中形成了浩气长河,但凡真正的读书人都会不断壮大浩气长河,而他们也可以借用浩气长河的力量”

    “而道门也有‘两仪长河’,佛门也有‘极乐长河’,正是这浩气、两仪、极乐横贯虚空,贯穿过去未来,才使得人族在万族之中脱颖而出,从此定鼎九州威震万族”周昂知道的秘闻不少,他不仅知道有‘浩气长河’,还知道另外两条长河的存在

    秀儿点了点头,而后又说了一句:“兰台的使命,便是寻找消失的‘浩气长河’,这也是我的使命!”

    看到秀儿无比郑重庄严的样子,周昂也只是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姜小昙倒是欲言又止,最后也什么都没说

    卧室之中周昂和姜小昙没有就寝,似乎就寝前说说话已经成了他们的习惯

    “你那么威胁姓林的,他爹不会真的率剑南军杀到京城来吧?”姜小昙多少有些担忧今日周昂那强势的态度

    要知道周昂即便发动‘中元事变’,可在紫宸殿中也没有今日那般强势

    周昂不以为意的摇了摇头,而后大有深意的说道:“夫人多虑了,如今京城是真的龙潭虎穴,各方势力都是蓄势待发,此时若有外藩率兵进京,那京城这十几万大军不会先打起来,反而会合力灭掉外藩,就算是武强侯,他也不想其他人再来分一杯羹啊?”

    “你呀......真是越来越坏了!”姜小昙一脸好笑的说道,周昂这一解释,她如何不知道这是周昂给剑南军林家父子挖的一个坑

    周昂也是坏坏一笑,不过随即又一脸郑重的说道:“其实我现在倒更担心另一件事”

    “什么事?”

    “秀儿她们开始寻找浩气长河了,那么是不是说明道门和佛门弟子也会出现?这些人隐匿千年,如今再度出世,恐怕又是一场风云聚合啊!”周昂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其实当柳诚出现的时候,周昂已经隐约感觉到了这些

    “莫非柳先生就是?”周昂只是一句感慨,但姜小昙却从中猜到了许多

    周昂点了点头,而后接着说道:“柳诚对我说过,他得的是一个叫麻衣道人的传承,但是道门分支繁多,还有许多隐世的宗门,同样佛门也是如此”

    “对了,我想有件事应该告诉你,只是不知道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忽然姜小昙神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周昂,一下子就把话题给引开了

    周昂有些不解的看着姜小昙,姜小昙一向说话都是比较直的,像这样遮遮掩掩的倒是不多见

    “什么事?”周昂大为不解的问道

    下一刻姜小昙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坏笑,而后话里有话的说道:“孟龙潭恐怕命不久矣,你那个师妹就要守寡了!”

    “哦,到时候送些钱过去吧”周昂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姜小昙的意思,便随口说了一句

    自从上次从画壁中出来后,周昂便再也没见过素娘,一来是他事情确实太多,二来也觉得见面会很尴尬

    “不是.......我觉得吧......你堂堂兴建伯有几个妾室也正常,再说我们同房也有一段时间了,你看我这肚子也没动静,要不你就把她......”姜小昙声音不大,她边说边盯着周昂,好像在观察周昂的神色变化

    周昂闻言先是一愣,而后瞪着姜小昙,一脸不悦的说道:“你是不是一天跟那些贵妇们混在一起太久了?怎么会这么想?没动静说明咱们还需努力,睡觉睡觉!”

    说话之时周昂随手对着烛台一挥,瞬间屋内就变得漆黑一片,而后周昂一把抱起姜小昙,就向着床榻走去

    “啊.......你又要欺负我?”房间里传来姜小昙故作惊恐的声音

    “哼,妖精哪里跑?吃本官一棒.......”房间之中响起周昂的声音

    接着便是一阵嬉笑之声,而后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音

    然而就在这春光无限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接着一声轻咳:“咳......家主,宫中来人,说陛下有要事,急诏您入宫”

    声音正是管家周慎的,而且明显能感觉他的声音有些不自然

    “知道了,备轿吧”下一刻周昂的声音从屋内传出

    接着房中烛火再次点亮,而后又响起穿衣服的声音

    周昂纵有一万个不愿意,也知道这个时候景安帝召见自己肯定有大事,是不得不去的

    很快官轿就落在了宫门外,这一次早就有內宫太监在宫门处候着,拿的还是景安帝的贴身令牌

    夜间的皇宫戒备森严,周昂一路上都被查了十几次,不过还是很快来到了千尚阁

    一开始周昂还以为景安帝会在寝宫召见自己,他也没料到,这大半夜的景安帝还在千尚阁

    周昂走进千尚阁,见阁中丹炉已经熄火,内中的宦官丹童也一个没有,倒是那轻纱帷幔后,还能看到景安帝盘膝而坐的身影

    “臣拜见陛下!”周昂上前站在帷幔外,对着景安帝躬身一拜

    “来来,坐到朕跟前来”景安帝枯瘦的手臂从帷幔后伸出,指了指地面,而后一个蒲团也被景安帝推了出来

    “谢陛下”周昂上前跪坐在蒲团上,此刻他与景安帝只隔着薄纱帷幔,甚至能听到景安帝的呼吸声

    这应该是周昂距离景安帝最近的一次

    下一刻景安帝将薄纱帷幔一掀,而后身子前倾越过帷幔,两人更是近在咫尺

    如此近的距离,周昂看到景安帝面色虚弱,眼眶凹陷也很明显,气息更是有些紊乱异常

    “朕恐怕要不行了,咱们就捡重要的说”景安帝声音不大,明显还有些虚弱

    听到景安帝的话,周昂心中一紧,而后说道:“陛下洪福齐天,定能万寿无疆......”

    “好了,咱们都是明白人,就别说这些虚的了这个时候朕找你来,是有件重要的私事要拜托你”景安帝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周昂的客套话

    “陛下请吩咐”周昂微微低头说道

    “知道朕这十五年来都在炼什么丹吗?”忽然景安帝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说道,他还刻意把声音压得极低

    周昂闻言一惊,世人只知景安帝沉迷炼丹,确实不知道他练的什么,而周昂也一直觉得景安帝这只是个爱好

    不过此刻景安帝突然这么一问,周昂想起第一次景安帝在千尚阁中召见自己时说的话,景安帝说皇族子孙受天地规则限制,得气运金龙认可,便失去了修道长生的机会

    “难道陛下真的炼出了长生丹药?”周昂此刻无比震惊

    受气运金龙限制无法内修元神,但不代表无法外服丹药啊?周昂甚至已经有些相信自己的猜测了

    不过下一刻景安帝的话,却险些让周昂一个跟斗栽下蒲团:“瞎说什么?真有那种丹药寡人早就服下了,还会是现在这样子?你们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长生那种虚无缥缈的事不可信!”

    “不是,陛下您刚才.......”周昂感觉自己的智商简直受到了侮辱,明明是景安帝自己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现在反而教育起自己来了

    “看看这是什么?”景安帝对周昂的反应并不在意,而是越发神秘,并且有些得意的将一个玉盒展示在了周昂身前

    周昂有些疑惑的接过玉盒,而后景安帝眉头一挑,示意周昂打开看看

    小心翼翼的打开玉盒,周昂看到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枚丹药

    这丹药有指头大小,圆溜溜的一枚,呈铁锈色,看起来与普通的药丸也没什么两样

    “这便是寡人十五年来一直在炼制的丹药,如今终于成了!”景安帝声音中多有兴奋,好像这枚丹药很了不起

    周昂闻言神色也变得郑重起来,而后恭敬的问道:“不知这丹药有何奇效?”

    “此丹能滋养脾肾,大补元阳,专治肾亏”景安帝缓缓说道,仿佛在说一件很不得了的事情

    “啥?”然而周昂却是彻底懵逼了,感情这景安帝炼丹一生,就弄了这么一颗壮阳药?

    景安帝看到周昂一脸错愕的表情,似乎担心周昂没有完全理解,便俯首在周昂耳畔又补充了一句:“这丹专治不孕不育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