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孤单又灿烂的巨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章 歌声振月河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第一首《浪子心声》送给大家”

    叶须欢说完这句话,吉他前奏刚好结束,一个极短暂的停顿,从容开口:

    “难分真与假,人面多险诈”

    “几许有共享荣华,檐畔水滴不分差……”

    因为已经反复琢磨过这首歌的内涵,对其有了较为深刻的理解,所以叶须欢演唱时,状态显得特平静安然、通透洒脱,丝毫没有受到周玺等人挑衅的影响

    倒是有几位起哄的同学听了这几句歌词,神色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

    “无知井里蛙,徒望添声价”

    “空得意目光如麻,谁料金屋变败瓦……”

    叶须欢唱这几句时,面上似笑非笑,目光自然而然地掠过周玺等人,像是与他们互动,又像是逐一点名

    这下周玺的表情也变了,他感觉这歌词明显就是针对他的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叶须欢收回目光,重新沉浸于演唱中:

    “雷声风雨打,何用多惊怕”

    “心公正白璧无瑕,行善积德最乐也……”

    唱到这里,整首歌的基调其实已经定下来,台下众人,但凡有一星半点音乐鉴赏能力的,都已意识到这首歌的不凡,抛开那些专业术语不谈,这歌娓娓道来,如谆谆告诫,至少“好听”二字的评价还是担得起的

    “他总有一天会红透半边天”

    童安歌独自坐着,手边放着一杯果味甜酒,眸光深邃地凝视着聚光灯下的叶须欢,满眼都是他当年参加校园歌手大赛时的样子

    那时青春少年,飞扬洒脱;如今成熟内敛,仍旧光芒四射

    唱完“行善积德最乐也”一句,后面由一段吉他solo和略带俏皮的口哨作为过渡,把旋律节奏再次引到那两句副歌部分: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再一次地强调,引起了更多人对这两句歌词的在意,大家不禁猜测,叶须欢写这两句歌词是否意味着他已彻底放下和唐悦的过去

    不得不说,音乐实在比言语更易引发他人共鸣

    周玺感受到了这种氛围,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而唐悦意味深长的沉默更让他心烦意乱

    他今天来是炫耀胜利果实顺带羞辱叶须欢的,绝对不能让对方掌控住局面

    念及此处,周玺开口道:“咱们叶歌神这新歌是不错,就是太假,假洒脱、假通透,而且太过于自我安慰,得不到的就是得不到的,说什么‘不强求’,呵呵,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这一次,应和他的人少了几个

    “人比海里沙,毋用多牵挂”

    “君可见漫天落霞,名利息间似雾化……”

    整首歌到这里悠然进入尾声,叶须欢笑了笑,问:“大家觉得怎么样?”

    啪、啪、啪……

    站在吧台的曹木兰第一个带头鼓掌,跟着叫了声“好”

    童安歌这时也回过神,起身鼓掌,满脸感慨地望着台上的叶须欢,就好像在看某段一去不返的青春岁月

    掌声随后如潮水般席卷整个酒吧

    “叶须欢这首歌绝对达到专业水准了”有同学赞叹

    “说不定他以后真的能火,和娱乐圈沾着边的,谁也说不准”另一个同学接道

    “所以说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现在人在酒吧唱歌,说不定哪天就成了大明星,到时再想听他唱歌就得花钱买票了”

    大家毕竟都是同学,除了周玺和唐悦,其他人跟叶须欢之间也没有什么原则性的矛盾

    “你们把娱乐圈看得太简单了……”

    大家正聊着,周玺端着酒杯走过来,“我可以实话告诉你们,现在娱乐圈中像他这样的,没有十万也有八万,你们看真正火的有几个?娱乐圈的水,比你们想象中要深得多,各种潜规则,不是说你有点才华、长得不错就能玩转的,你要有人脉和资源,这才是最关键的”

    大家都笑着点头,表示认同

    周玺转头看了眼叶须欢,语气随意地续道:“至于咱们这位老同学,说句难听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在这个二三线的小城市混日子,指望谁来捧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道理没错,可是你一直在河南河北,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头上啊”

    这次没人再应和他,大家脸上的笑容也有点勉强,不管怎么说,拿人家父母说事多少有点不地道

    “不是谁都能有你这样的出身的,周玺同学”

    童安歌走过来,不卑不亢地接过话头:“像我们这种出身贫苦的人,天生没有那种优越的家境和有钱有势的老子,凡事都得靠自己,这也没什么丢人的,你又何必当着同学们的面一味地攻击叶须欢呢?”

    不等周玺回答,童安歌继续问:“这难道是我们搞同学会的本意吗?”

    童安歌做过班长,毕业后去杭城做外贸,事业颇有起色,大家对她还是比较尊重的

    周玺忙道:“班长你这话言重了啊,我就是顺着大家的话瞎聊……”

    童安歌笑了笑,不再关注周玺,而是对着大家说:“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自打咱们毕业之后进入社会,身上开始慢慢沾染了一些社会人的那种俗气,就好像进了一个大染缸,被涂抹上了各种颜色,变得越来越圆滑世故”

    “这就是现实啊班长,”有人接道,“我们已经离开那座象牙塔三年了”

    “是啊,”童安歌感叹,旋即语气一变:“但你们看叶须欢,他和三年前有什么区别?”

    大家不解,抑或地看着童安歌

    童安歌语气斩钉截铁地说道:“叶须欢没有变,他还和当年在学校时一样干净纯粹,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唱出那首《浪子心声》”

    大家笑,有人不以为然,有人若有所思

    周玺冷笑道:“他要想一直在残酷的现实世界维持傻白甜的人设,就要做好喝西北风的准备”

    童安歌道:“正因如此,才更加珍贵”

    “班长,你如此维护叶须欢,我感觉你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童安歌笑而不语,没有否认

    这时,叶须欢准备完毕,开始唱第二首歌

    “第二首歌,名字叫《起风了》,今晚在这唱,有诸位老同学做听众,可以说是比较应景了”

    说罢,走了一段吉他,然后开唱:

    这一路上走走停停

    顺着少年漂流的痕迹

    迈出车站的前一刻

    竟有些犹豫

    不禁笑这近乡情怯

    仍无可避免

    而长野的天

    依旧那么暖

    风吹起了从前

    从前初识这世间

    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

    这首歌调子舒缓轻快,自带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落寞情绪,好似一股来自山间的风,轻轻拂过人的心田,安然却伤感

    整个酒吧,包括周玺在内,都安静下来,静静地听着叶须欢唱着: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不做挣扎不惧笑话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

    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

    ……

    听到这里,大家难免再次联想到唐悦,青春、她、盛夏、心动、随缘,这几个关键词几乎就是直接点名

    唐悦坐在座位上,低着头,不知脸上是什么表情,也不知在想什么

    周玺的脸色却看得清楚,正逐渐黑化

    歌曲还在继续:

    逆着光行走任风吹雨打

    短短的路走走停停

    也有了几分的距离

    不知抚摸的是故事还是段心情

    也许期待的不过是与时间为敌

    再次看到你

    微凉晨光里

    笑得很甜蜜

    ……

    唱这段的最后三句,叶须欢也是灵感一动,有意无意地朝童安歌那边看过去,后者立即会意,马上想到早晨的那次“邂逅”,会心一笑

    如今走过这世间

    万般流连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

    唱第二遍副歌时,整首歌的氛围完全烘托出来,歌声飘出酒吧,很快吸引到了一批路人的注意

    “这什么歌,好好听啊!”

    有一群正在河边散步的小年轻惊叹着跑到石不转酒吧门口,尝试着用微信摇一摇搜歌功能搜歌,但每次都以“未能识别正在搜听的音乐,请再次尝试”告终

    “别搜了,应该是人家的原创”

    “那怎么办?”

    “进店消费,然后花钱点歌,让小哥哥再唱一遍呗”

    “没看到门口牌子上写的吗,今晚有包场……”

    “那……直接冲进去问歌名?”

    “会被打出来的”

    “都别废话了,先用手机录一下,能录多少是多少”

    然后大家都忙打开视频,对着叶须欢拍摄起来

    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

    抚平回忆留下的疤

    你的眼中明暗交杂一笑生花

    暮色遮住你蹒跚的步伐

    走进床头藏起的画

    画中的你低着头说话

    ……

    我仍感叹于世界之大

    也沉醉于儿时情话

    不剩真假不做挣扎无谓笑话

    ……

    歌至尾声时,门外已经聚集了几十个游客,有些是因为歌好听过来拍视频的,有些则是看那么多人围观以为大家在看什么明星,跟风过来围观的

    无论如何,《起风了》这首歌的首次演出获得了意料之外的成功

    当歌曲结束,酒吧内外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门外未能完整听完整首歌的游客们纷纷喊着:“再来一遍!”

    满场热闹中,有一人静静起身,悄然离去

    唐悦

    本以为自己已做好一切准备,没想到再次见到他,仍旧心绪难平,仍旧没有直面的勇气,尤其是听到他唱的那一句句歌词,字字撞击心灵:

    我终将青春还给了她

    连同指尖弹出的盛夏

    心之所动就随风去了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

    唐悦不知道那首歌的最后那个问题是不是问自己,如果是,她不知道怎么去回答

    她只知道,事到如今,他们谁也回不去了

    离开酒吧之后,心情略微平静了些,走到桥头,回首望去,只见河水两岸,灯火阑珊,河面倒影,波光粼粼

    叶须欢的歌声变得好遥远

    她转过头,抬步离开,身后喧嚣声渐渐远去

    那晚风不大,

    她没有再回去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