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校花的全能保安(校花的终极护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一人饮酒醉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15

    “你怎么能说走就走?”夏瑾萱愤怒的对着许太平的背影叫道八一?  w1w?w8.?8?11zw.com

    许太平没有回头,他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了夏瑾萱的视线里

    夏瑾萱的小手攥的紧紧的,一张脸因为气恼而变得通红

    “夏瑾萱,你是一个有优雅的女子,你不能生气,生气就不看了!”夏瑾萱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自言自语道

    没多久,夏瑾萱的手就松开了,她看了一眼许太平消失的方向,哼了一声,随后坐进了自己的车内,往江源大学而去

    许太平安然无恙的从夏江的手上脱身,这事儿对许太平来说并不能带来什么大的波动,唯独让许太平有些苦恼的是夏瑾萱对他的感情似乎有愈演愈烈之意

    如果没有今天看到的那张纸条,或许许太平刚才还会感动一下,毕竟,不是每一个女孩子都能够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可是,那张纸条让许太平明白,如果这时候他表现出哪怕一点的感动,对于夏瑾萱来说,都有可能是灭顶之灾

    许太平很肯定有一个人在暗地里盯着他,而许太平的任何动情都有可能成为那个人用来对付他的把柄

    夜色降临,整个江源大学变得越来越热闹,今天已经是新生报道的最后一天,各个学院各个班级都召开了班会,主要目的就是让学生们彼此认识,熟悉,同时先暂时的选出临时班委,这样等明天军训的时候可以起到一定的作用

    许太平手拿着手电筒在各处游走,他今天晚上的责任是巡查,看教学楼的大门有没有关好,实验楼里是不是有学生在野战之类的

    整个江源大学灯火通明,各个教室内都传来欢声笑语许太平关掉手电筒,站在一条水沟边

    在他的旁边就是窗户,窗户里传来学生们和老师的说话声

    许太平站在那,看着里面

    大一新生的脸上还都残留着高中时候的稚嫩,他们诠释着什么叫做青春,而那东西早在十年前就跟许太平彻底的无缘了

    许太平有些羡慕坐在里面的人,因为他们大多数衣食无忧,而且接下去注定会有美好的大学生活,宿舍友情,班级爱情,亦或者是跨越不同学院,不同城市的爱情注定会充满这些大学生的大学生活,让每一个人在爱与被爱之中不断的成长,为走出这个社会做准备

    大学生活对于许太平来说是残缺的,他没有读完大学就跟着老z走了,当年暗恋的班花也自此再也没有了下文,大学生活对许太平来说就如同是一碗老酒,喝一口,满嘴都是过往的味道,而这碗酒喝完了,就什么都没剩下了

    就在这时,许太平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许太平的身影从窗户边上慢慢的隐去,夜色下,他给自己点了根烟,然后不紧不慢的打开手机短信

    短信是苏念慈来的,苏念慈让他在最近今天去后山上溜达一下,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或者可疑的实验室之类的东西,如果有的话一定要第一时间向她汇报

    “还真把老子当线人了”许太平笑了笑,了一个遵命回去,而后就把短信给删了

    对于普通学生来说,今天自然是开班会,跟新同学认识的大好机会,而对于夏瑾萱来说,她对这个年龄段的人,不管男女,其实兴趣都不大,因为在她看来这些人的行为都很幼稚,什么竞选班委,什么做好朋友,那有什么意思呢?

    夏瑾萱早早的离开了班级,跑到了校外

    她打算就近找个酒吧喝点酒,倒不是真的爱喝酒,只是喜欢喝酒的状态下可以忘记很多的不开心

    用了十来分钟的时间,夏瑾萱把夏江安排在他身边的三个保镖给甩开,而后独自一人跑去了距离学校最近的一家叫做巴洛克的酒吧

    酒吧里人声鼎沸,夏瑾萱独自一个人开了个卡座,要了一瓶洋酒,一边喝着,一边看舞台上各种各样的人跳舞

    酒吧外,陈学军带着一群人从不远处走来

    “陈哥,夏瑾萱就在里头,身边没人”酒吧门口一个人连忙跑到陈学军面前说道

    “真是天赐良机,跟我进去”陈学军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手底下的几个人走进了酒吧,然后在手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夏瑾萱的卡座

    “瑾萱,怎么这么好兴致,一个人在这儿喝酒呢?”陈学军笑着走到了夏瑾萱的身边,然后兀自坐了下来,而他带来的几个人则是堵在了卡座外头,不知道 为了挡住别人,还是为了阻止夏瑾萱离开

    夏瑾萱看了一眼陈学军,微微皱眉说道,“你来找我寻仇来了?你掂量好自己的斤两了么?”

    “我哪有什么斤两啊,我就是个普通的追求者而已,你一个人喝酒也是喝,那倒不如找我一起喝呢”陈学军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和夏瑾萱的酒杯里都倒满了酒

    “你想灌醉我?”夏瑾萱笑眯眯的看着陈学军问道

    “那得看你给不给我机会咯”陈学军笑道,“只要你肯喝,我保证你就能醉”

    “酒量很好的样子?谁怕谁呀,来”夏瑾萱拿起酒杯一口就把一满杯的洋酒给喝了下去,今天她心情不是很好,所以也就无所谓多喝两杯了,至于陈学军会不会趁着她喝多了欺负她,夏瑾萱并不担心,她老子的名头在整个江源市那可是很大的,陈学军除非是被猪油蒙了心,不然是绝对不敢动她的

    夏瑾萱这么想倒是没错,可那得是在双方都没有闹掰过的情况下,眼下陈学军早已经被之前的事情给搞的火大不已,作为一个刚满二十岁的年轻人,他想的可不会那么多,反正他家里势力也不弱,就算是对夏瑾萱怎么了,难不成夏瑾萱他老子还能杀了他?而且这件事情说出去夏家也丢人,指不定到时候两个人好事还能成呢

    基于这样的想法,陈学军今晚确实打算做点什么,而夏瑾萱的社会阅历太少,看人的眼光也还差一些,所以就没有料到陈学军的想法,差一点,就吃了大亏了

    江源大学内

    作为江源大学学生会主席的赵雍良,今天要代表整个江源大学学生会给全校的新生做一个广播演讲,无外乎就是要好好学习,然后争取加入学生会之类的

    演讲结束之后已经是晚上的十点多了,各个班级的学生也都各自返回了宿舍准备晚休

    广播室内,赵雍良坐在椅子上

    在他的身前,一个女子的身影此起彼伏

    赵雍良的手机在这时候忽然响了起来,赵雍良拿起手机,说道,“陈学军那边现在什么情况?”

    “陈学军看来是铁了心今晚要灌到夏瑾萱了,赵哥,要不您现在带咱们去把夏瑾萱给救出来?”电话那头问道

    “冲在前头的永远是炮灰”赵雍良笑了笑,一只手按住身前那漂亮女子的脑袋,轻声说道,“我赵雍良不是做炮灰的人,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吧”

    “是!”

    挂掉电话,赵雍良又打了个电话出去

    “许太平,是我,赵雍良,我刚收到消息,瑾萱被陈学军的人给堵在了巴洛克酒吧,我这边有点事儿脱不开身,你赶紧过去看看吧,免得瑾萱被陈学军那家伙给欺负了!”赵雍良说道

    “知道了”电话那头传来许太平平静的声音,随后电话就挂断了

    “趁着这个机会摸摸这许太平的底不过,这事儿可不能便宜了许太平”赵雍良沉吟片刻后,拿起手机再打了个电话出去

    “让咱们的人在酒吧里准备着,等许太平拦不住陈学军的时候,咱们再出手,到时候救了夏瑾萱,也救了许太平,这个恩情,夏瑾萱不能不放在心上”赵雍良笑着说道

    “是!”

    许太平的宿舍里,许太平正躺在床上

    在他的身边放着一本男人装杂志,杂志上是一个身材十分不错的女明星

    “当个保安也不能安生”许太平有些惆怅的叹了口气,他自然知道赵雍良给他打这个电话的意思,无外乎就是想试试他的底,顺便让自己去当个炮灰

    去还是不去,这是个问题,去的话有可能就会让人觉得自己很在意夏瑾萱,不去的话,夏瑾萱要是被陈学军趁着酒醉给欺负了,那就是许太平不厚道了,人家为了你都跟自家的老子要死要活了,你还看着人家被欺负,这事儿要是传出去,江湖上他血狼的脸也得被丢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特么谁是黄雀还真说不准”许太平冷笑了一声,随后给王进财打了个电话

    “王主任,今晚有空么?小许我做东,咱们出来喝两杯,最近我现了个好去处,叫巴洛克酒吧,那里头的姑娘个顶个的好看,陪酒陪的好不说,要是玩的好,那下班了还能带走吃宵夜呢嗯,好,咱们就这么定好了,我这就去定位置,咱们不见不散”许太平满脸笑容的挂断了电话,随后戏谑的笑了笑,走出了宿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