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傲娇皇子寻爱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初逢红鸾动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我以神的名义,封汝于流云筑,魂附铜镜之上,夜受光烈之刑为期千年,即刻执行”

    清尘淡淡的说,看不出他的喜怒,甚至眉头都未曾皱一下,婉妺傲然抬头,她轻轻的张口,“我恨你”

    这三个字轻飘飘的从她嘴里说出,她随意的拂了头发,将鬓间的琉璃簪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碎成一片

    他的心骤然纠紧,“妹妹,你可以有别的选择”

    “别叫我妹妹,虚伪”婉妺冷冷的看着那通往凡间的唯一道路“流云筑嘛,很好听的名字,也不算亏”

    “你为什么到如今都不肯认错?”字<更¥新/速¥度最&駃=0

    “清尘,”这是她第一次这般唤他,“错的是我吗?你当真问心无愧?”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手中运起云雾,将婉妺包裹其中

    “妺儿,你会理解我的千年的时间,足够你清楚,你的选择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清尘将人送入封印之地,不肯多言

    “你不过是嫉妒,如今这般,我和他才是注定的轨迹,总有一天我会看到你的代价也不负我如今的苦”

    女子纵身跃入云团之中,灵魂如撕裂般被一片片封印于铜镜之上,强光刺的她睁不开眼睛她心中恨意翻腾,却在想到司辰的瞬间柔软了起来

    我会等到你,若不下凡尘,如何与你相遇

    千年的光阴辗转而逝,她夜夜受光烈之刑,灵魂几乎撕扯成碎片,复又聚合,疗复,重复了一千个日夜的折磨,她的面色苍白,意外的是灵魂经过不断的锤炼,开始时生不如死,后来才发现她每受一次刑她的灵魂就会蜕变一层,从而加强承受能力

    而清尘,从未见过她,仿佛他们不曾认识,他连问候都觉得多余吧

    “不过千年我曾听人说,若受得住这千年光烈之刑,就能重塑魂元,只是从来不曾有人成功过”

    当最后一天的曙光照在她的脸上,她不觉得烫,反倒觉得温暖她感觉灵魂的裂痕在逐渐痊愈,婉妺惊异的体会着身体的变化彼时,她才明白自己的体质原来是特殊的

    这个秘密,也只有她才清楚

    她正闭目蜷于铜镜中修养,忽听的院外人声

    “你们去那里搜”

    “你……你你,去那边”

    “你去这边,刚还看到人,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一群士兵吵吵嚷嚷的在外面搜了许久,却没有发现什么她忽然嗅到一丝熟悉的檀香味,还混着血惺味,透过铜镜缓缓的往外看去,见一蓝袍染血之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他的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擦伤,还有一处刀伤比较严重,不停的滴血

    这里本就安静,声音尤为清晰

    他抬头扫了这院子一眼,“竟误入了流云筑,母后生前最喜这里,如今,这般荒凉”

    他的眸光逐渐黯淡,熟练的扯下布条包扎伤口,外面的人想要进来,婉妺小小的施了术法,拦住了那些官兵

    苏祁懒懒的躺在地上,他疲惫极了,也顾不得干净,灰雾笼罩着这个不大的房间,门斜斜的倚在墙上,发出一股刺鼻的味道他却不曾在意,恍惚着在想着什么,竟未听到门外的三长两短的讯号

    突然的响动让他紧张了起来,一把佩剑刀锋擦得雪亮,隐隐有斑斑的血迹嘀嗒,嘀嗒,像极了那黑夜里的丧钟

    司辰,是你吗?她想出声问询,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是灵体,封印尚未解除她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眼角溢出泪光

    “布谷,布谷”门外的黑衣男子打着暗语,再次扣了三下门环,他猛地跃出揪住了来人的脖子,“主上……主上是……我”费力的挣扎着,总算捡回了一条命

    他暗自叹了口气,主上总是这样子,从来不肯手软可怜我的半条命都要给吓没了下次让冥虎来,我才不要这么冒险呢

    抬头看到那双鹰一般的眼睛饶有兴趣的看着他,苍翼赶忙跪了下去,“主上,我这次带来的是裴南离要东征收复失去的燕宛部族的消息,听闻他派羽沐率六万大军前去破敌”

    凝神思索片刻,抬手不经意扯动了伤口,“主上”

    苍翼担忧的询问,这才看到伤口已然裂开,结痂的地方又布满了血迹

    “无碍,速派潇然去燕宛收集情报,伺机挑起内乱我们的暗卫也可以散出去了”

    属下遵命

    苍翼转身离开,苏祁掸了掸身上灰尘,将伤口重新包扎,铜镜里的人心内焦急可禁制太强,她暂时还无力破开,只能等子午夜的时候她才能恢复人身

    他看着这屋中唯一干净的铜镜,母后生前最喜这面铜镜,说是照人照心,明心见性,苏祁起初不信,后来经历了许多才明白,原来母后早已看淡

    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了,他欲离开,拿起桌上的铜镜想要带走,又放下了

    “母后,你应该是想它留在这儿的吧”

    不等人回复,他将镜子放回原处,便走了出去,苍云阁还有一些事情待处理,烟都也要布置妥当才能不坏燕宛大计

    她看着人走远,想着那些过往,不知他可否记得?感受到云端深处有一抹炙热的目光,她嫌弃的将铜镜打翻,不听不看不闻

    云端的红衣男子静静的看着,手中的酒壶早已倾洒妺妺,你当真如此冷情谁是谁非,又怎么能说的清楚压下心底的郁闷,他闷了一口酒不再言语身旁的仙君无奈的看着他,“这么久了,你还是放不下,可当初这不是你要的结局嘛?”

    没有回响,笑容僵在了唇边,不再理会旁人,只是盯着那下面出神你会怎么做呢?他愣愣的想红衣上的酒渍污了,第一次他不再在意

    “我欠你的,千年囚禁,该还清了自此陌路莫回,两不相厌”那些影子还在跳跃,只是已经陌生的不能再陌生了清尘,我们,还是走到了陌路

    红衣的人醉了,听不清那些迷糊的字句,他宁愿永不再清醒他以为以哥哥的身份可以许她安稳,可他忘了,他们不是亲兄妹

    子午夜风吹回廊,簌簌做响月光自广寒宫倾洒,射在铜镜之上那月光凝聚成符咒的模样,契合于封印之上

    女子娇喝一声,“破”

    封印飘远,她自镜中现身,双足缓缓落地,一袭妃色流仙裙,胭脂色粉面含春,似是新柳初黄蕊,又似桃花比花娇

    一夜之间烟都绯苑婉妺声名鹊起,众多子弟一掷千金为佳人一笑拢月华,浅丹青,纤指弄,飞星恨泠泠不似人间曲,仙音弄巧绕梁笙引得无数人踏破绯苑为一睹芳容,无奈仙姿难求等闲莫望只能扼腕叹息

    那日她实在禁不住母亲央求,便拿了焦尾琴,穿上红色霓裳,铃铛声声入耳,很是动听如黄莺出谷,如清泉缓缓恍惚若浣纱溪畔,又似幽谷采兰

    楼上一紫衣男子正在等人,闻这等琴音也不忍侧目到底是怎样的女子,才能弹出这千古绝唱信手打赏了一锭金子,老鸨喜笑颜开我们婉妺啊,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世间难得的才女呢他听得不耐烦,随手扔了一锭金子老鸨接过飞快的溜了

    茶凉了半盏,他回头看那楼下一抹锦色匆匆而来,等的人终于到了

    “司徒叔叔,很久不见”微微作揖问讯,对面的人一脸惊喜,

    “少主,老天保佑,你还活着”

    他冷笑

    “想让我死,还没那么容易”杯子应声而碎手上瞬间鲜血淋漓

    台上的人惊鸿一舞翩跹如画,熟悉的气息不约而至笑容在风中绽放,那满城春景怕是要逊了三分她一瞥见他染血的手,有些心疼,

    司徒骏慌了,看着他流血的手心疼不已“少主,要不老奴带你去包扎吧”他挥了挥手,“你且说正事,我的事就不用你操心了”

    “如你所知他要亲征燕宛,阵前主将是羽沐”

    “哦?那个老东西,都黄土埋半截了,还在兴风作浪”不屑地看了眼皇宫的方向“你可知他的兵力部署?”犀利的眼神有些皇者的威严,他被看的有些害怕

    司徒骏简单的说了一些他了解的情况,二人商议了一些细节就各自离开

    她舞到曲末,见他离开的背影微微晃神

    “妈妈,下午可曾有人问过我”

    “下午有个叫苏祁的,夸你歌舞不错,还给了不少赏银呢”妈妈摇摇晃晃的拿着钱袋子走了,她的心又起了波澜

    原来你在这里叫苏祁

    那你要做什么呢?江山?若你要,那我就把江山送给你不过,你是不是还记得我呢,拥有记忆,不知道是祸还是福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