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傲娇皇子寻爱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二章:轮回(一)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你回去吧,本尊看一眼她便去轮回”忘尘转身回了神界,他知晓伐主必定知道此刻局势,不会轻易冒险

    水碧色的衣裙潋滟,少女穿行彼岸花丛之间魔界幽暗,偶然发现彼岸花丛,甚为诧异不过想到清尘素来爱酒爱花草,对彼岸花的培植也必定另有一番手段

    这里,倒是个让人感觉舒适的地方腰间银铃轻响,她望着那片彼岸花丛,凝神细看不知在想些什么,身后的人默然不语

    他静静地躲在彼岸花丛之后,望着那女子魔尊倒是待她极好,他从彼岸花丛中起身,却不想瞥见一旁走来的清尘魔尊,神色暗了几分又躲了回去,匿了气息

    “妺儿,你穿的还是单薄了下次出来带着她们,这魔界地形复杂,若是迷失了,就不好了”清尘柔声道

    “魔界不是魔尊的地盘,就算迷失,又有什么相关,你便找不到我了吗?”婉妺的声音依旧没有温度,清尘打定了主意囚禁她

    开始还抱有的希望逐渐变成失望,这魔界的阴暗让她觉得无奈偏偏清尘对她极好,比从前更加细致温柔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能找到你”清尘自信道,“我只是不知道能不能保护你,这魔界,你也知道前任魔尊弑杀成性魔界之中有怎样的阴暗,就连我也无从知晓”

    清尘半是无奈半是心疼,然而婉妺并不领情女子低身折了一枝彼岸花,放在手心

    “有些东西,折了便不好了放在手心里会失了光泽,不如让它自己盛开反倒更能保持明艳”婉妺笑着道,她看着那朵彼岸花目光渐渐忧伤

    “既然已经失去了活力,便没有留存的必要”婉妺扔了那朵花,转身离开清尘跟了上去,似乎并不恼只是那朵被抛弃的彼岸花,瞬间化为红粉,再也不见踪影

    囚战躲在后面,手握的分外紧他心知不能冲动,现在还不是时机默默地跟在后面,清尘感觉心中有些波动,狐疑的看了一眼

    一如既往地静默,除了彼岸花丛,并无别的气息回头看见婉妺的身影即将消失,他追了上去顾不得心底的疑虑

    “妺儿,有些东西是永远不会凋谢的,所以不需要伤感你还在想他,你看他可曾来看过你”清尘温柔道

    “阿战他必定有自己的事情,如果不是你勾结黑岐,他也不会受伤”婉妺责备道

    他的心被视而不见,她的心念着的人依旧不在眼前,世事无常翻复,即使她现在没有任何灵力,他对她关怀备至,也始终是无法占据一点位置

    “妺儿,我对你的好和纵容,你当真看不见?”清尘的语气带着质疑,和浓浓的难过时间仿佛在静止,若是能停留他希望不要再前进,只需要看着她,不做任何言语

    可惜终究只是想想,他们之间隔了太多,或许一开始就错了,可他还是固执的想错下去

    只看见婉妺朱唇轻启,“你知道的,我开始只当你是哥哥,如今也是,若是你能悔改,依旧是我唯一的哥哥”婉妺轻描淡写,清尘的神色冷了下去

    他终究是转身离开,听见东西砸落的声音婉妺望着窗外月色,突然想起那日星河闪耀,那个少年比星光还要好看几分

    不由神色又黯然了几分,就在此时,窗外突然飞来一片木槿花瓣,煞是好看魔界没有木槿花瓣,婉妺看着这片花瓣,突然嗅到的淡淡香气一闪而逝

    是他,婉妺会心一笑开心的往外跑去,寻了一圈没看见囚战的身影不由有些失望,她对着星空的方向,笑着道,“等你”

    囚战已经离开了魔界,他的心意已经传达给了最重要的人他们等了那么久,一次轮回后的重聚,依然等得起

    阿妺,等我回来他在心中默念,闭上眼睛入了轮回,风声过耳那些过往皆成云烟,忘了自己,忘了婉妺此刻的他心中空无一物,人间轮回

    忘尘总算放下了心,看着跳入轮回的囚战,他此生注定悲伤,爱而不得玉墟真人的要求是足够过分的,忘尘不禁感觉这老头是不是曾经和囚战有过节

    虽然他的印象中是没有的,可是这要求,未免过分了些意外的是囚战答应的那么果断,清气是他求的,入轮回的却是囚战伐主

    不知他此次,又是怎样的命运

    炊烟袅袅的江南人家,出生了一个男婴他的名字叫寂他并不知自己为何要有这样一个孤独的名字,直到一场大火

    十三岁的生辰,俊秀的男孩子翘首以盼

    “父亲说要给我带礼物,说是绝对会让我喜欢,娘亲,你知道是什么吗?”那时的他还喜欢缠着母亲,只知道父亲整日忙碌

    “等他回来,你不就知道了,”母亲笑了笑,温柔的抱起他

    “小寂儿长大了,母亲都抱不动了”

    “嘻嘻,母亲放寂儿下来吧寂儿怕累着母亲”小公子甜甜一笑,妇人看着他的样子,心中更是欣慰

    “让我看看,我的寂儿长大了没有”一道浑厚沉稳的男声传了进来,少年的眸子亮了起来朝门口跑了过去

    “父亲,寂儿长高了”寂儿投入男子的怀抱,他的父亲永远是那么高大这江湖唯一的武林盟主,萧亦白

    “寂儿是高了不少,父亲答应你十三岁生辰会回来,没骗你吧”萧亦白高兴的道只见他神秘的取出一件礼物,用黑色的布帛包裹

    “猜猜看,是什么?”

    少年看着这布帛,伸手摸了摸质地坚硬,光滑如缎,“是剑,父亲你果然最疼寂儿了”

    打开只见雾蓝色的剑鞘,刻着水云紋剑鞘上有一小小的寂字,少年心生欢喜长剑出鞘,光泽如同潋滟水色,一看便是尚品宝剑

    将剑插回鞘中,少年抱剑而立恭敬行礼,“寂儿谢父亲赐剑,不知此剑何名?”

    “行止从容,淡泊如风,此剑名流风”萧亦白笑道,看到萧寂如此喜欢,眉间愁色也淡去几分

    “寂儿,今日你十三岁生辰,父亲宴请了雾雪派,庆贺你生辰”

    萧寂不解其意,不过既然父亲喜欢,那便欢喜应下待去了宴厅,方知今日所待宾客,皆为女流那雾雪派,原是女子所创所成

    “萧寂谢过雾雪派诸位女侠特意庆贺生辰”

    那雾雪派掌门人雾雪眉间一点丹砂,淡淡一笑,饮了杯中酒,和萧亦白相谈甚欢寂儿不止一次转头看母亲,总觉得母亲有些不开心,是因为那女子吗?

    夜色低垂,众人酣梦萧寂年岁小,这样的日子本就热闹,更是难眠见众人皆睡了,安排好了雾雪派的人,自己抱着剑坐在屋檐上看月亮

    却不想,看见了满院火光火光冲天而起,蔓延不见边际萧寂吓得抱紧了剑,跳了下去躲进了一间房

    漫天的火肆虐,隐约听到厮杀之声,血色染红了庭院,他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父亲,母亲,他们还好吗?

    不知过了多久,他体力不支昏了过去,醒来已经是第二日的清晨,躲在废弃的酒坛之中,勉强保住了性命,外面的人已经散去,那雾雪派的人不知去往了何处

    萧寂小心翼翼的抱着剑从酒坛里爬出来,身上都是血,被碎酒坛的残片割伤还滴着血,他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外面空无一人,遍地都是断瓦残垣

    “父亲,”“母亲”,“父亲,”……他叫喊着,从一个院子到另一个院子,从尸体上爬过去沾了一身的血

    直到听见说话声,他跳起来,想要去叫他的父亲,却看见,一把长剑插入他父亲的心口萧亦白冷声道,“雾雪,这么多年了,你还不能释怀吗?”

    “当然不能,我要看着你死,才能告慰他的阴灵”

    萧亦白倒地,他本以为,雾雪的示好是她冰释前嫌的证明,原来,是自己低估了她的仇恨

    当年他和冷陌一起走遍天下,闯荡江湖,结识了同样爱行侠仗义的雾雪雾雪年轻貌美,又有英气,冷陌很容易便爱上了她

    萧亦白自然也喜欢,这无话不说的二人,却因为一女子渐渐生了嫌隙雾雪起初不知,只是以为二人心中不快

    便前去劝慰

    月色下,冷陌背手站在林间,望着小屋里的灯火

    “冷陌大哥,天凉,进屋歇着吧”

    “雾雪,若我与他你必须选一个,你,愿意跟谁走”冷陌直肠子,问道

    “我,”雾雪红了脸,冷陌虽然名字冷,但是外冷内热,对雾雪也很好萧亦白侠肝义胆,又懂风雅文墨,对她自然也是无微不至

    雾雪一时没了主意,两人都是对她极好的人她又怎么舍得伤害

    “冷陌大哥,你,”她话没说完,冷陌就截断了她

    “你喜欢他?那你就跟他走,我自己走”冷陌甩手离开,雾雪追了上去纠结了半天,“我喜欢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