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傲娇皇子寻爱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三章:轮回(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冷陌大喜而萧亦白暗自神伤,看着二人喜结连理心中虽然不快,也依旧前去道贺送上了自己最为珍视的麒麟玉佩

    故事便从这里开始,江湖恩怨,情爱难全冷陌尽心为萧亦白鞍前马后,为他整顿人马,操练武艺萧亦白和冷陌本是同门师兄弟,一擅剑,一擅鞭

    逐渐在江湖上小有名气,甚至有人戏称他们是逍遥双侠他们惩恶锄奸,快意江湖,冷陌与雾雪完婚后,雾雪亦在江湖奔走,扶危济困

    武林盟主待选在即,明枪暗箭数不胜数萧亦白巧用金蝉脱壳之计,不负众望站在了武林盟主的擂台之上而另一边,冷陌以他的侠义和鞭法闻名,更是受了许多人的爱戴

    冷陌与萧亦白秉烛夜谈,冷陌直言无心盟主之位,若萧亦白有心于此,他愿意倾囊相助萧亦白乐意之至,二人把酒天明

    可谁知道后来,雾雪突然一身缟素的出现在武林盟主的继任大典之上怒斥萧亦白狼子野心,李代桃僵拿冷陌做挡箭牌,为他成为武林盟主铺路

    萧亦白自是不认,对冷陌的离开痛心疾首,言明必定调查真凶为冷陌沉冤昭雪众人越发觉得盟主高义,一致认可了萧亦白的武林盟主的地位

    江湖素来血雨腥风,萧亦白坐上盟主之位,不但没有铲除异己,更是广发盟帖言四海之内皆兄弟若是有门派争斗,还会派人调和无论多晚,都会义无反顾的去处理江湖事宜,尽显大侠之风

    而雾雪,自冷陌离世之后眉间点上朱砂,创立雾雪派,只收为情所困无路可去之女子,为她们点上朱砂,教习武艺雾雪派销声匿迹多年,如今重出江湖,更是引发各方争议

    而寂儿,此刻就躲在尸体背后泪水模糊了双眼,不敢发出一点声音,他看见那个女子的笑容,冷陌而阴森

    记住了她眉间那点朱砂,是她亲手灭了萧氏满门没有人知道,在这个日子里,萧氏彻底消失在红尘之间

    江湖传讯,萧家大火满门全灭,无一生还再有人提到萧家,只剩一声轻叹萧寂抱着流风剑走出萧氏大门,身后只剩下永远也无法磨灭的灰烬

    那个曾经欢声笑语的萧家,给了他爱和温暖如今只剩下冰冷,再无人会喊他寂儿,为他准备每年的生辰

    即使他扑过去,除了风,再也无法拥抱温度,这一刻他只剩下一个人,他的母亲,父亲,都在大火里永远的离开了萧寂抱着剑,缓缓拖沓着步子,天空里下起了雪,特别特别的冷

    他的手冻得通红,可是无人为他暖手放肆的哭了起来,泪水浸透了衣袖这个少年抱着剑,在冰天雪地里哭到昏厥

    他只剩一个人了,那些他熟悉的人都在离他远去除了怀中的这把流风剑,是父亲留给他唯一的念想

    雪地上的瘦弱身影,衣着还很华贵,只是不知为何变得污糟不堪,还有凌乱的血迹他的额角青紫,周身也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十年后,江湖上出现了一位寂公子,杀人不见血,身形快若闪电他的手中总是握着一柄剑,名字唤做流风

    “你们听说了吗?寂公子又出现了,这次杀得是安家”小酒坊酒足饭饱,最爱聊些江湖事

    “我听说这寂公子专杀十恶不赦,负心薄幸之人这安家,又是犯了哪条规矩?”一人接口道,

    “安家,可是出了个风流种被寂公子抓住了,自然没有活下去的必要”另一人哂笑,这人浓眉大眼,看着颇有些粗旷

    一旁的帽檐低垂的公子,隐约露出半张脸清逸脱俗,那小二赶着上了壶酒,刚要开口说话看见他旁边放着的一把剑,便自然的闭上了嘴巴

    自然还是命重要

    这公子不知是不是有意,桌子上摆了一盘花生米,一粒花生飞了出去,刚好砸到了那粗旷的男子身上额头险些被砸出了血,可见身手不凡

    他回头见只是个年轻小子,倒也未尝介意走上前来,倒了一杯桌上的酒,一饮而尽“小子,你的位置,本大爷包了”

    那少年不语,却见男子怒道,“不走,是要本大爷送你一程”

    那少年手中剑还未动,进来一红衣女子戴着黑色帷幕,看不清面容声音倒是像是江南口音,少年神色不由染上莫名忧伤

    “不知璇的名号够不够,换这公子一条命”

    璇,江湖人皆知,这女子无风自动,向来以丝绸之类的布帛为武器若是有了兴致,折叶为刃亦是常有的事,被她惦记的人,从来活不过一刻钟

    那粗犷汉子抿了抿唇,飞快的跑了那女子喜红衣,亦喜血色见不喜欢的人走了,璇坐在了大汉之前的位置上,“我救了你,可否问你名姓?”

    “恰好我无名姓,只一个寂字”这公子启唇,酒坊的客人突然走了个干净

    竟是杀人不眨眼的寂,遇上狠心女魔头璇倒真是难缠,还是早些回家,看热闹丢了命,并不是明智的选择

    “在下璇,最喜不平之事添把火,戏才好看只是方才的客人弱了些,不过一个名号,便走的这般快”璇无奈道,她本想添油加醋,没想到对方撤了盘子溜了

    “璇,听闻江湖有一股新势力,唤做暗,姑娘可是暗的少主?”寂似有若无的笑意,带着几分薄凉,几分不屑

    “寂公子好眼力,恕璇唐突,”少女不经意的一笑,倒是好过方才一本正经冷漠的光景

    “莫非是暗向来拉拢,才平白演这一场美人计?非是梨花春带雨,偏是红缨送情轻?”寂满不在乎的道

    这个暗的少主,倒是颇有些意思从容不迫淡定大方,并非咄咄逼人,反倒游刃有余

    这暗,亦正亦邪,巧的是,寂前几日方才见过暗的必杀令看来不过是好听些的名字,亦不过是和赏金猎人同流合污

    江湖悬赏,生死不论这女子必定是一样的路数,偏偏低估了自己

    “想要本公子的命,你还需要多练几年本公子有事在身,就不再奉陪”

    只听铮的一声,女子乍然发现酒坊的琵琶弦像是无主孤魂,齐齐断弦而出朝女子凌厉而来,裹挟风雨之声,璇神色凝重锦帛为引,缠绕剥离,柔中克刚

    倏而转守为攻,那男子已然掠至门前挥手断帛,长啸而去,“有缘再会”

    十年,风霜雨雪十年堪过当初的少年已然长成,满负血海深仇寂常常于深夜来到墓前,举酒对酌

    他在心中许下愿望,待到酒尽,三年为限必定报了灭门之仇,还父母公道如今武林雾雪派势大,一枝独秀

    纵使成员均为女子,一个个武艺精绝,丝毫不逊男儿武林盟主亡故,本应重新推举却被雾雪派百般阻拦,一家独大

    不少江湖流言蜚蜚,皆道雾雪派有意染指江湖成为新的武林盟主,雾雪虽女流,然其修为高深莫测

    即使暗潮汹涌,也无人敢轻易挑起争斗况且雾雪派修身,行事作为光明磊落,并不比先武林盟主萧亦白所在时差

    只是雾雪派这些年,从未放弃追查先武林盟主萧亦白之独子萧寂下落据说当年大火,早已焚为灰烬但雾雪始终不信,这些年四处寻找不见踪迹直到……

    武林风声鹤唳,突然出现了一位寂公子杀人不见血,身形快若闪电,雾雪派瞬间如临大敌那雾雪年轻时貌美,如今渐渐老了,却依旧不改英气

    雾雪派上下皆唯她是从,不知从何处出现了一个暗的神秘存在据说少主是一年轻女子,貌美如花,无人可见其容

    素用面帘遮挡,对这桩江湖事颇有兴趣接了雾雪派的条件,倒是亲自去了江湖才到酒坊,便看到一旁饮酒的人

    那少年同样是掩面,应是害怕被知晓身份,只是那剑放在桌子旁边,剑鞘上隐约有字,应是寂流风剑天下闻名,萧家独子萧寂流落在外

    这少年,必定是寂于是便有了酒坊初遇

    他等了十年,寂公子成名天下,可他宁愿不要这名声,也想十年前那一切都不曾发生过雾雪派在北方,他便一路北上

    杀该杀之人,报该报之仇,这便是寂公子存在的意义十年了,一切都应该有了解那一夜的火光每晚都会将他惊醒

    从此再也不过生辰,因为他的生辰,便是那萧家满门全灭之时再无人唤他寂儿,无人与他温暖支撑他的只有复仇

    雾雪,我回来了,你可否准备好接受愤怒,那年的那场大火,终有一日会成为你永生的梦魇父亲,母亲,孩儿长大了

    那个女人,会为她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寂笑着,他的剑上又染了血这次,死的是杀他之人即使前路阴暗难辨光景

    也依旧不能忘记仇恨,他只为复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