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傲娇皇子寻爱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四章:轮回(三)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就在寂踏入雾雪派的境地,猝不及防的漫天霜花迷蒙了双眼,只是一瞬间的诧异,已是迟了半分

    霜花没入体内,如同利刃入体寂公子冷然,挥剑将那些霜花搅得粉碎漠然看着山顶上那女子,眉间一点朱砂,被众人簇拥,定然是雾雪

    “好久不见”寂公子启唇,他的嘴角有血迹渗出,可他依旧在笑十年了,苦心孤诣十年,只为了今日这一场杀局只可惜,对方早已守株待兔

    “萧寂倒是雾雪小看了你,当年并未斩草除根”雾雪开口道

    “不是雾雪派掌门人轻看了我,只是我命硬,如今要来讨债了”萧寂笑了笑,神色不见半分改变雾雪挥手间,雾雪派众弟子一拥而上,剑光明晃晃的印着阳光

    萧寂一笑,迎了上去他的剑法本为家传,结合流风剑的精妙,倒是颇为引人注目雾雪在山顶观战,面上愁容不改

    倒当真轻看了他,即使中了毒,依旧负隅顽抗就在此时,一道白色绫纱闯入战局,萧寂不禁抬头看去,那女子恍若仙人衣袂翩跹

    “你怎么来了?”寂问道

    “自然是管闲事,你只能死在本姑娘手上,若是让别人抢了先,我璇的名声也便不用要了”

    听女子此话,观她武功倒是一流,想必内力深厚方能以柔软的绫纱为刃,那些被绫纱碰过的雾雪派门徒,皆倒在了地上脖颈是齐齐的割裂之伤

    趁着雾雪派死伤惨重,璇拉了寂一把,“该走了,看戏也是有风险的”

    寂转身离去,跟着璇一起回到上次聚首的酒肆“姑娘名叫璇?”

    “不过一个称号姑且当做是名字,也好让你死而无憾”璇一字一句道,寂却不为所动,泰然自若

    “姑娘为何为暗行事?”寂不禁好奇的问道

    “为了生存,不过,寂公子莫非从未听过一句话?”璇放下手中的酒杯,反问道

    “是好奇害死猫吗?”寂不在意的笑了笑,生死于他不过一句话罢了哪里有什么好在意的他接着道,“生死有命,若今日我死了,那便是我的结局只可惜没有亲手杀了那老女人,为全家报仇”

    寂不甘心的道,他虽笃定眼前女子非为杀他而来,可心底到底是有几分忌惮无奈他饮了酒,酒气挥发了毒性白日里的霜花之毒,此刻已然见了分晓

    “今天的酒劲,有些大了,”寂公子不省人事,璇看着他的样子,松了一口气要是这次不能将他带回去,只怕母亲大人要扒了她的皮

    不过这个人如此俊俏,交给母亲岂不是可惜了璇心中想着,便听见身后一声“璇儿,”吓得她丢下了手中的钥匙

    “母亲大人,寂公子我已经帮你抓到了,是否可以同意璇儿的请求璇儿不想被束缚,游走四海才是璇儿的心愿”

    少女撒娇的摇了摇妇人的手臂,雾雪无奈摇头“你到底是谁的女儿,生的这般无赖”

    “自然是聪明善良母亲大人的女儿,才会如此乖巧厉害”璇不失时机的自夸,那雾雪扫了眼躺在地上的人低声道了一句

    他可真像你年轻时候的样子

    “带着他回雾雪山”你已经多久没有回过家了雾雪心想,可是并未开口这个女儿一直流落在外,只是时不时出现,让她又爱又恨

    “暗那种地方,不要再去了随我回雾雪派,母亲的衣钵还要你传承”

    然而下一秒,令人诧异的事情发生了雾雪忽然晕倒在地,少女对着外面吹了声哨子,便有两个人一起进来将雾雪抬走

    “照顾好母亲,告诉她这个人,我要了”璇吩咐下去,望着倒地的男子,她总算看清了眼前男子的容貌,就算是武林中也少有如此玉树临风的

    他还是第一个能骗过自己的人,璇心道就在这时,一把匕首插在了酒馆门前璇摇了摇头,主子还真是心急

    无非是催她快点将人待会带回,只是哪里有那么容易想让她乖巧就范,这个江湖里还从未有人让她甘愿俯首

    若无其事的走到寂面前,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醒醒,我带你上去”寂微微有了些意识,并不十分清晰

    他摇摇晃晃的跟着璇的搀扶进了房间,被扔在了床上梦中依旧是极其不安稳,痛苦的唤着母亲只有夜晚,才是他最脆弱的时候

    天色微微发亮,寂公子警觉的睁开双眼这里是一间昏黄的卧房,由于天色未明,看不清房间的布局只是依稀听到细微的呼吸声

    他这才发觉,趴在床边熟睡的璇不禁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昨日如何会贪酒,竟半点也记不清轻手轻脚的下了床,拿了一旁的流风剑,神色愈发深沉

    想到这女子昨日也算误打误撞救了自己一命,萧寂将自己的贴身玉佩放在她枕旁见窗户开着,翻窗下了楼

    天色微微亮,路上行人稀少寂公子徘徊许久,这才听到坊市有一传闻,说是雾雪派掌门之女比武招亲,宴请天下英豪

    一时间无数人蠢蠢欲动,雾雪山上热闹非凡,萧寂灵机一动,或许这是开山门的好时机不如借此机会,彻底进入雾雪派才能知晓当年之事究竟如何

    萧家满门全灭,总要有个交代

    想到这里,萧寂打定主意去参与招亲,可惜并没有合适的衣服,若他就此上山,必定会被暮雪派的人阻拦在山河之外

    不如,萧寂走进一家裁缝店,定制了一套符合他气度的游侠装,又寻了宝马良驹,用易容之术将自己伪装成普通的年轻人

    虽其貌不扬,但家财万贯因此当他带着家财上雾雪派比武招亲之时,下面之人纷纷羡慕不已那雾雪派的人各个花容月貌,若是掌门之女,必定也是出类拔萃

    因此配得上她的,也唯有风神俊逸之人听闻雾雪派掌门之女雾烟,年纪轻轻便在门派之中崭露头角,倒是颇为期待

    一路上皆是如此,而酒馆之中,璇醒来不见寂公子便认定寂公子又会重返雾雪派报仇雪恨,所以雾雪派而来

    却不曾想遇到两个高大的拦路,恰好寂走累了在树上乘凉不想突来凌厉刀气,险些割断了他所在的枝杈

    寂不耐烦的从树上跳下去,却见一女子被黑色帷幕遮挡看不清面容,她穿了黑色长裙,更多了几分冷艳

    原来,是她寂公子收了想多管闲事的心思,抱剑在一旁观战,那女子绫纱轻巧,可刀剑无眼危机之际寂顺手折了一旁的树枝,发出清脆的一声剑鸣

    璇倒了下来,寂抱住她旋转了几下方才落定她的衣摆随风旋转犹如花儿一般美丽,低头对上她的眼面纱早已随风散去,露出里面绝色容颜

    “原来,你生的这般好看”寂不由赞叹了一句

    女子睁大眼睛看着她,这是她第一次在别人面前露出真容,他的目光那样凉薄,可那句话出口的时候,他分明是笑了的

    “你笑起来也很好看,”璇道,她欲起身脱离寂公子的控制,无奈正好四目相对,猝不及防的他依旧挽着她的腰

    蜻蜓点水般的一吻,璇整个人脑子轰的一下炸开了,她就这样被夺走了第一次

    “不如你跟着我,做什么刺客,反正你也打不过我,”寂笑着,他似乎今天心情特别好不经意的笑起来,便明媚了她的年华

    “我未必打不过你,打不打得过,打过方才知晓”璇不满意的道,眼前的男子似乎有些轻薄

    “那不如现在,你若是输了,把你送给本公子如何?我若是输了,我便赔你”

    他轻轻附在她耳畔,低低的说了四个字“一生一世”

    乍然,璇尚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已经被寂占了先机看出寂有意退让,璇的攻势越发凌厉,酒馆中本来清早客少,见打起来了,便都走的飞快

    “这武器太柔了些姑娘下次出手要记得狠,准,快,这样才不会被对方当做游戏玩弄”寂公子笑了笑,他的剑落在女子眉间,轻轻点落,并未深入

    而女子的绫纱已然尽毁,“怪我不懂怜香惜玉,璇儿莫怪罪才是”

    寂公子又恢复了漫不经心的样子,酒馆老板惊出一身冷汗一个是高冷不苟言笑的寂公子,素来以剑法独步天下著称,一个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她的名字只是一个璇字

    这两位,几乎拆了他的店,要是平时店老板早就会追上去要赔偿,可这次,只能腿软的跪倒在地,用哭泣来表达内心的绝望

    “寂公子何时懂得情爱,我听闻寂公子此生为仇而生”璇毫不客气的拆了台

    “那只是未曾遇到你罢了,如今遇到你,自然要一心一意对你至于家仇,你我联手,必定能让雾雪派满门陪葬”

    寂缓缓说道,他看着眼前的女子依旧不曾慌乱的样子,笑着将人拥入怀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