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傲娇皇子寻爱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五章:轮回(五)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没有留意到璇有些慌张的神色,寂第一次感觉如此安稳十年的孤寂,那颗冰冷的心又热了起来

    “璇儿,谢谢你”他的头抵在她的下颌,轻轻的摩挲多少年了,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里,只有仇恨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内心的失落与彷徨

    萧家满门不能死的不明不白,萧寂着手调查当年之事,隐约有了眉目,只是雾雪派就在咫尺他又如何能放下

    “寂,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璇不解得问道,她看着眼前的男子此刻的他们摘掉了面纱,坦诚相对

    “当年雾雪派在我十三岁生辰那日,屠了箫家满门,一把火焚为灰烬既然你是暗的人,理应知晓才是”

    萧寂警惕道,璇看着他,笑道,“暗是最近才崛起的势力,有些错漏也是正常不如你陪我去山水逍遥,我陪你一生一世既然相爱,那便,忘了恨”

    璇认真的道,她的目光恨诚恳,但又有些寂看不懂的东西,他的心头微微有些痛楚,不觉眼神越发伤感

    “璇,你了解我的,我可以答应你查清楚当年的事情,再去找雾雪派雪恨”萧寂道,他觉得有些累了,赫然想起今日恰巧是他生辰

    “璇,我带你去见他们”璇还未问道他们是谁,就被寂公子拉着去了城外十里处,那里有一座碑,刻着萧家亡亲

    只是短短四个字,璇突然觉得心口有着难言的窒息之感他的身上有血海深仇,自己这是怎么了璇突然有些琢磨不定,可这个人,自己真的好喜欢

    “寂,我们忘了吧,离开这里去过新的生活,”璇轻声道

    萧寂沉默了许久,摇了摇头,“不可以,我知道父亲一定不会陷害冷陌叔叔的,一切都是误会”

    他的眸中含泪,一切仿佛都是他心中的刺这么些年从未过生辰,只是他不知要如何过就在此时,突然传来梅花简

    萧寂神色冷凝,缓缓打开,目光一冷再冷,泪水倾盆而出,这个一向冷漠的男子,此刻哭的像个婴儿一般璇有些不知所措的抱紧了他

    他的身体有些凉,哭了许久才睡了过去璇一直守在他身边,直到他睡着这才将目光转向那封梅花简是什么让一向冷静的寂公子失了分寸

    璇轻轻的从萧寂怀中取出梅花简,一字一句的看着,渐渐地神色开始慌乱,竟是十年前的恩怨重提

    萧亦白坐上武林盟主之位,冷陌为他左膀右臂,二人冰释前嫌,重归于好雾雪自然乐见其成那日冷陌突然外出,再三叮嘱雾雪照顾好女儿,他去去就回

    “雾雪,等我走了,记得告诉我们女儿,她的爹爹是个英雄”冷陌笑着道

    “好啊,我会告诉她的,你早些回来”雾雪不放心的道,冷陌只告诉她此行可能会有危险却并没有说缘由

    想着最近连萧亦白的神色也不好,雾雪只能任由冷陌离开却不想,再回来时冷陌只剩冰冷的尸体,还有一封来自青山派的恐吓信

    “若是盟主不让位,青山派必定杀尽武林盟主珍视之人”

    萧亦白心痛难当,雾雪哭晕了过去

    从那以后,雾雪的态度便越发冷淡她觉得是萧亦白害死了冷陌,即使后来萧亦白亲自出手灭了青山派,她也觉得不过是借口

    事实却是冷陌来到青山派邀请青山派参与武林大会,无意间发现青山派图谋不轨,想要加害萧亦白遂决定先发制人,修书给萧亦白暗中求援

    计划败落,萧亦白收到修书已然是迟了,尚未出发却看到门前多了一口箱子打开竟是冷陌的尸体

    他一口气气晕过去,不想雾雪竟然会怀疑是自己害死了冷陌,从此自立门户,决心与萧亦白势不两立,决一死战

    璇看着信中的内容,知道后来是萧亦白带人灭了青山派,莫非,真的是母亲误会了他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些是非又有谁能分清

    萧寂的眉头皱着,只有晚上他才肯放下黑色的帷帽,露出本来的面容,原本清秀的少年因为仇恨而多了冷漠疏离

    璇看着他,心中更是自责与悔恨若是将来,她甚至不敢想自己身份揭穿,要如何再面对他璇拿起一旁的剑,摸了摸头上他那日送的发簪,苦笑一声

    “寂,若有来生,愿你我相濡以沫”

    璇趁着夜色离开,没有人知道她去了何处萧寂醒来,只觉得心口微微发疼却不见璇的踪迹,他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四处寻找不见踪迹,就连他们的房间也未曾看到璇的踪影

    “璇儿,璇儿”萧寂再也找不到她,看了看自己手上的梅花简,不由有些不安的感觉她,会去雾雪派吗?

    记得那日她曾说过,愿意为他放弃一切,他以为原本只是玩笑

    雾雪派守卫森严,又怎会是她可以轻易闯入之地而此刻,雾雪派的山顶上,两个女子正在对望

    “母亲,当年的事情是您错了,您就此放手吧”璇道

    “是他的父亲害死了你的父亲,如今,你却为他来求情你告诉我,凭什么?他们犯了错,就要用命来偿”雾雪愤怒道

    她才几日不见这丫头,她的心思就向了外人

    “璇,别忘了你是谁的女儿,你答应过母亲会亲手杀了他为你父亲报仇雪恨怎么如今,觉得他好看便下不了手了?”雾雪质问道,她的话宛如惊雷,璇的手微微颤抖

    所谓的暗,不过是为了引蛇出洞制造璇与寂公子的相遇事实证明,寂当真爱上了她

    “母亲,璇知道错了,是璇糊涂”女子缓缓跪下,雾雪匆忙将人扶了起来

    “女儿啊,世间男子有那么多,唯独他,你不能喜欢”雾雪斩钉截铁的道,她能感受到璇对那男子璇乎动了真情

    “多谢母亲教诲,孩儿记住了”就在此时,突然传来一道诡异的香气,璇的身子渐渐软了下去

    “璇儿,不要怪我,母亲怕你心软”雾雪点了点头,就有人将昏倒的璇送到了禁室之中

    寂走上山顶,一步一步走的极为缓慢,极为坚定,他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待这一切了结,璇儿,我会给你一个安定的家

    他这样想着,流风剑利刃出鞘,将那眼前所挡之人,杀了个片甲不留霜花再次弥漫,这次萧寂早有防备,并未受到分毫伤害

    而风势逆转,霜花倒回,借助流风剑的风势回旋,雾雪派的人一时不查,呛入了毒粉,纷纷咳嗽了起来

    雾雪旋身而下,冷笑道,“让你活着,是在下失算了”

    萧寂一言不发,这个女子和十年前比,盛气凌人的样子一点都未改,还是那样令人讨厌雾雪剑光凌厉,萧寂全神应对

    “前辈不分青红皂白就灭了我萧家满门,如今还要灭了在下不成?”萧寂冷言

    “自然是不能留你,要怪,就怪你那个心胸狭隘的盟主父亲”眼见雾雪使出她的绝技雪落无痕,萧寂流风剑尖往回一挑,再往前轻轻一送

    只听得刀剑之声刺耳,铮鸣不断萧寂眸光轻转,更是觑了雾雪招式的破绽,划伤了她的手臂

    “是我小看你了,没想到流风剑在你手中,还能看到第九重”

    禁室之中,璇醒来已经是三刻钟过后她的周身被捆绑,无法轻易挣脱,“来人啊,外面可是出事了?”

    “禀少主,是掌门在处理宵小之辈少主不必挂怀,掌门应该一会儿就会过来见你”

    守门的人道,只听璇蹦蹦跳跳的朝她走过来,由于手脚被捆绑,极其不方便,那守门人自幼看着璇长大自然不忍心如此

    “少主,你就不要为难月娘了那男子深不可测,而且还惦记着杀父之仇,少主和他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守门的月娘不由得苦劝,璇趁她不注意偷了钥匙溜出了禁室,往山顶而去,雾雪派的山顶此刻人潮拥挤

    萧寂的剑快,准,狠,而雾雪的刀则猛,沉,疾一时之间难分上下,萧寂解释了当年那场误会,奈何雾雪并不听他争辩

    她认定萧亦白是因为当年之事怀恨在心,借机报复,所以此刻必定要斩草除根这少年虽年纪轻轻,剑术却是精绝

    就连自己都险些被压制,恰在此时,一把长剑隔开了二人的进攻

    “母亲,寂,不要再打了”璇道,她望着寂,转身去看她的母亲寂此刻心中仿佛万箭穿心,痛苦难当原来,她是仇人的女儿

    “母亲,放过他吧不要再错下去了,你心里知道,当年那件事,或许真的不是伯父的过错你错怪了萧家”

    听着璇的哭喊,雾雪的泪水也止不住的落下她咬了咬牙,“璇儿,给我听着,这个人今天必须死”

    听到掌门的命令,雾雪派的人一拥而上,朝萧寂涌来他用流风剑挡住了攻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