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傲娇皇子寻爱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八十六章:再去魔界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萧寂冷笑着,天空中洋洋洒洒落下一些信笺,雾雪捡起了肩头的一张信笺,写着当年尘封的往事雾雪一字一句的看下去,神情逐渐冷凝

    当看到落款处的两字,冷陌时她的整颗心都要碎裂,是冷陌的最后一封家书

    雾雪,我对不起你,可能要撑不过这个冬天了奉萧兄的命令出塞外,调查近期武林的隐秘,已经有了些许眉目萧兄待我甚好,我与他早已经情同兄弟如今必定为他铲除了祸害,或许再无归期照顾好我们的孩子,若来生,我还愿做你的夫君

    她的泪水止不住的落下,原来,真的是自己误会了吗?

    就在此时,萧寂流风剑出鞘,直取雾雪命脉,雾雪抬头看见疾驰而来的剑光,淡淡一笑,迎了上去她的手中还紧紧攥着,最后的家书

    变故猝不及防,璇的布帛抛出,依旧来不及绾住流风剑徒劳的落在地上她就那样看着,雾雪挺身撞向剑芒

    血落了一地,璇跑过去抱紧缓缓倒下的雾雪,嘶吼道,“母亲”

    “母亲你看看我,母亲璇儿回来了,璇儿不闹了”少女无助的摇晃着已经倒下的人的尸体,可惜再也无人回应

    萧寂看着母女二人,转身离开,他许过的海誓山盟无法实现,他们之间,除了你死我活的仇人,便是相忘于江湖的陌路

    一切早已注定,又能奢求什么奇迹叫璇的女子轻轻放下雾雪的尸体,红着眼追了出去,“你明知道当年是误会,为何还要杀了母亲?”

    “璇儿,就是因为当初的误会,萧家满门全灭此仇不可不报你走吧,我不杀你”

    萧寂闭上眼睛,他听见风声,或许就这样死在璇儿的手中,也没什么不好报了家仇,又有什么活下去的必要

    却听见一声惨叫,他睁开双眼只看见那红衣女子跌落悬崖,她喊道,“寂,来生不见”

    不见方可不遇,不见方可不恋如今又只剩下一人,他想起十年前那个孤寂的少年,又怎忍心让他一人孤寂到老

    璇儿,等等我黄泉之路,我陪你

    神界的囚战殿中,伐主睁开双眸,望着空荡的囚战殿,他提前回了神界忘尘看见夜空中那颗闪亮的星辰升起的时候,便知道,他回来了

    “你原来,归来的如此早我本以为还需要至少数月,神仙轮回,至少一月你又如何才能脱身?莫不是你擅自改了命数”

    忘尘不禁担忧道,语气也急切了许多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囚战的身体,确定无误方才松手

    “你忘了,司命管不了我的命数或许是天意成全吧,我才能如此快的返回囚战殿他该知晓,我的心中从来只有婉妺一人,凡间尘缘镜花水月,何必放在心上”

    囚战无奈的道,那人间种种他并未忘却只是那女子,可惜了红颜薄命一场枯骨她终究,也是个别致的存在

    “也是,司命哪里敢左右你的轮回当年的事他早已后悔,如今更是不敢随意左右,只怕他此刻也知晓你要和他清算当年的轮回债了吧”

    忘尘不失时机的插科打诨,囚战果然是往司命殿的方向而去司命手中的龟甲乱做一团,他的眉毛皱了又皱,今日必定是不宜见客的

    “司命星君是否需要在下前去请,我倒不介意费这精力”囚战笑了笑,看着从殿中走出来的司命星君,心头便是火起

    当年的命簿,可真是精彩至极让他印象深刻

    “伐主折煞了,不如伐主帮在下看看这命簿,可有不妥之处本尊现在才知,原来司命星君的本行,便是离散”

    司命星君战战兢兢,自然不敢和囚战伐主理论况且当年之事却是是他不慎烧了命卷,这才乱了伐主人间命数,更添几多悲凉

    从来听说赤霞神君护短,性子变幻莫测他今日看着,这囚战伐主的性格倒是越发难缠想到这儿,司命星君只觉浑身汗如雨下

    这样的神仙,他自然是得罪不起只能交代当年的事情,囚战越听神色越是焦灼,就连忘尘在一旁也听得是心惊胆战

    天帝当年当真是风华绝代,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若不是他有意弥补紫华帝女的祸端,也不会引发驭灵石之乱

    驭灵石的失落在前,陷害在后天帝步步紧逼,这才有了冰域囚禁之说魔千杀亦是始作俑者,听闻驭灵石流落,这才冲上天庭,妄想一统神魔

    却不曾想有了人间的那些苦涩,只是天帝为了弥补当年的过错,精心设计的替罪羔羊原来前尘种种,心机百度皆不过是一场戏

    天帝想借机寻回驭灵石,所以才以假乱真看似糊涂实则心机深重,不过这一切,未免太过顺理成章囚战总觉得自己忽略了什么地方,这一切的安排未免太过刻意

    “往生镜又是为何?”囚战问出了心中最后的疑问,听了司命星君的解释,两人都陷入了沉默,神界倒是比人界,更多了些圆滑世故

    “伐主大人饶命,司命不过是来帮助演戏的并无他意还请伐主大人开恩”

    等了许久不见回应,司命星君这才抬头望向囚战所处的位置,哪里还有什么背影就连气息都淡了许多

    司命这才松了一口气,万一囚战伐主不相信自己所言,只怕事情会更加复杂他如今能做的,也只有待在司命殿整理散乱的命卷,凡间若是命卷乱了,那才真的是灾难来临

    许久未看到那个机灵的小丫头了,她可比囚战伐主要可爱的多只是不知魔尊对他如何,若是从前的清尘酒仙,司命私心里倒是觉得他与婉妺上神很是般配

    只是如今清尘沦为魔道,与神界交恶神魔两界迟早都要开战,到那时,婉妺若是与魔为伍,便不仅仅是囚禁千年的责罚了

    那光耀之刑,着实重了些囚战从司命殿出来,便立刻往魔界而去婉妺还在魔界,他只有把她彻底从清尘身边带走,才会安心

    “伐主,不如先行歇息明日再带伐主夫人回家”忘尘认真的道,他知道在囚战心中婉妺的分量,只是囚战一刻都不想再多等

    “去还是不去,若是去就不要再多言魔界那种阴暗的地方待久了,对她的身体不好”囚战有些发愁,他的小丫头很优秀,只是照顾自己这方面,倒是做的奇差

    她美的不可方物,可偏偏又是所有人的心事万万没想到呢是去魔界的并非只有囚战二人就在他们刚刚潜入魔界的同时,一道秀丽的身影也潜了进去

    囚战换了魔兵的样子,忘尘也是有样学样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囚战轮回的时日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短暂若是囚战此刻不能安心固本培元,会不会对旧伤难以压制

    这些年征战,再加万年前那场大战他本身就旧伤难愈神界多阴雨,他的身子未必就能久留

    婉妺在囚战轮回的岁月里,她悄悄采集后山的云霓草,趁着清尘不在意的时候悄悄服下,炼化渐渐的能感觉到灵气的流转,自身的血脉之力也恢复了一些

    于是她便时常去后山,借机寻找云霓草恢复修为她的灵力受损严重,若是不能好好调整恢复原本的实力,是不可能有机会逃出魔界的

    长时间的打探对魔界的地形有了相当的了解,婉妺的身体也在一天天的复原终于有一日她的灵力达到了巅峰状态,可以自如的运用明霁剑

    趁着清尘外出做客的机会,用明霁剑消灭了守卫悄悄地从后山小路逃离魔界,可就在此时她万万没想到遇到了此生的宿敌,黑岐出现了

    他如鬼魅一般出现在自己身后,凭借着敏锐的洞察力,婉妺纵身倒退出很远的距离站定眼前之人似乎比上次看起来更加棘手了

    黑岐本就和囚战的实力不相上下,只是过了这么久婉妺重伤初愈,灵力刚刚才恢复不久便又一次对上强敌

    纵使她的明霁剑出神入化,对付黑岐还是难免有些吃力,两个时辰后逐渐落于下风黑岐则是认定不能再给她喘息的机会

    所以趁她疲惫之计,便是他的杀招毫无保留的倾巢而出婉妺顿时又添新红,血色弥漫了衣衫她好不容易恢复的灵力,纵然有明霁剑在手

    也还是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那个人渐渐近了她的身体已经逐渐不受控制,就在这时忽然嗅到酒香恍惚之中似乎听见一人焦急的叫自己妺儿

    是魔尊回来了吗?婉妺疑惑的想,可惜她无力睁开双眼只能听见那些打斗之声,她晕了过去所以并不知晓魔尊清尘已然将黑岐碎尸万段以解恨

    “扔出去,这里打扫干净恢复原貌不要再让本尊看见血腥”

    清尘疲惫道他赶了很久的路才回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