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奇门地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不祥怪婴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清末年间老君山脚下小山村

    寒冷的北风呼啸而至有些漏风的木屋中,一盏昏黄的煤油灯,在风中摇曳不定就好像此刻躺在木板床上,容貌枯槁而又奋力挣扎的女人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彻底泯灭

    在女人高高隆起的腹中,婴儿始终紧紧地蜷缩在母亲的身体里,不肯出来

    也许,他是不想降生在这个支离破碎的时代不想面对太多的苦难和悲惨的命运

    孕妇已经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时辰她的身体,也如同被屠刀割破喉咙的母鸡一样,在不停地颤抖,抽搐

    终于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震彻了这个人口不超过三百的小山村

    在婴儿哭声响起的一刻,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汉子,蹲在门外,手里拿着旱烟袋,狠狠地抽了几口劣质烟草燃烧冒出来的青烟后,仰天大吼道:“老天爷我终于当爹了”

    也许是老天爷听到了汉子的吼声,寒冷冬季的天空上,忽然响起了阵阵雷声

    这雷声,好像是老天爷对汉子的回应一样,久久回荡在这个寂静的小山村

    老君山上的老君观内,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双眉紧皱,抬头望着天空中不断闪过的电光,耳中听着冬雷阵阵,口中喃喃说道:“冬雷扰高阳异象圣人出”

    与此同时,在华夏五个不同的地方,有着五群人个个都是仰天发出一声长叹,脸上露出既欣喜而又愤恨的神情这一刻,他们的心中,在呐喊着同一个声音

    “老祖血脉封印,终于完全开启了改变我们五行家族命运的机会,来临了”

    天空中的电闪雷鸣,令蹲在门口的汉子感觉到一阵的心神不宁,把烟袋锅在脚上磕了几下,转身走进了木屋中

    木板床上,刚刚经历过极度痛苦的母亲,望着产婆递过来的孩子,嘴唇蠕动了几下还没有说话,幸福而又酸楚的眼泪,就已经落了下来

    还没等这苦命的母亲伸手摸摸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冬夜的一道霹雳闪电,就轰然落在了这个经不起风雨的木屋之上顷刻之间,燃起了熊熊烈火

    这一场大火,足足烧了三个时辰,直到天色渐亮,才被赶来救援的关家村乡亲扑灭

    可是,屋中的一切,都已经化为了灰烬,只剩下一个婴儿,躺在废墟后面的地上,手舞足蹈,好像是在享受着寒风为他带来的凉爽

    婴儿的二叔,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身上裹着一件有几个破洞的棉袄,耸动了几下被寒风吹得有些发红的鼻子,来到婴儿身边,将他抱了起来

    婴儿的二叔叹了口气说道:“孩儿啊这究竟是咋回事是你克死了我哥哥嫂子,还是我哥哥嫂子命中不该有子”

    望着不断眨巴眼睛,身上冻的发紫的婴儿,二叔对身边的一个女人说道:“我说孩儿他妈,你说这可咋弄”

    女人白了二叔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说能咋弄,咱的两个孩子还养不活呢问问乡亲们,有没有人愿意要吧”

    此刻,婴儿的身边围了十几个过来救火的乡亲,听到女人的话,一个个都是往后退了几步,生怕这个婴儿会忽然跳起来咬他们一样

    一个年龄大点的老者吸了一口旱烟说道:“我说二娃,这个孩子,留不得刚刚降生,就克死了爹娘你们见过冬天打雷吗?这是要出妖孽啊”

    听到老者的话,不少人都是开始议论起来

    老者缓步走到怀抱婴儿的二娃身边,将自己的老皮袄脱下来给孩子盖上,刚想开口说话,却是见到孩子的右手掌心中,有着一个白色的印记

    胎记,一般都是深色的而这个孩子的手心中,却是有着一块白色的印记这,就更加确定了老者的猜想

    老者拉出婴儿的手掌,环视了一圈周围的人说道:“那你们看看,这个孩子的手上,竟然有白色的印记这不是妖孽又是什么”

    听到老者的话,周围的人都是往前凑了凑,朝着婴儿的手掌看去

    在婴儿右手掌心中,一块明显与皮肤颜色不同的白色椭圆形印记,赫然出现在众人眼中

    村中出了妖孽的消息,很快传遍了全村不大一会儿,数百人都聚集在了已经被烧成废墟的地方,对着婴儿的二叔指指点点纷纷叫嚷着要放火把妖孽烧死

    婴儿的二叔叹了口气说道:“娃儿,不是二叔狠心是你自己命不好,刚出生就害死了爹娘我们不能留你”

    老者咬了咬牙说道:“二娃,这个孩子,不能留在村子里赶紧把他丢到后山,自生自灭吧”

    老者是村里的族长他的话,就是金口御令,没有人敢不听否则,就无法在村中立足

    二叔有些为难的看了自己的女人一眼,却是听到他的女人说道:“还不赶紧的你想害死全村人吗”

    老君观门前,老道玄机子依然仰头看着天空,手指不停地掐算,却是无法算出,冬雷阵阵的异象,会给这个本来就不太平的国度,带来如何的命运

    玄机子的道法,还算精通但是卜算之术,只能算是他的爱好以他的造诣,能推算出谁家的人走失后去了哪个方向,也就算是不错了

    如今他想要推算天地异象,恐怕是连反噬的机会都没有因为,他根本没那个道行

    卜算良久无果,老道摇了摇头,转身便要进入观中

    就当老道刚刚转身,还没有进观之时,一阵婴儿嘹亮的啼哭声,从观前远处的竹林中传了出来

    老于世故的玄机子如何能听不出,这是一个尚在襁褓的婴儿发出来的哭声

    寒冬腊月的清晨,竹林中忽然出现婴儿的哭声,本来就不是寻常之事

    老道玄机子身形一阵晃动,就来到了竹林之前,拨开浓密的竹林,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片刻之后,玄机子就看到一个被皮袄裹着的婴儿,正在一个冒着热气的水潭边上,放声大哭

    这个水潭,是天然的温泉,就算是冬天,里面的热水也会散发出阵阵雾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