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19.以牙还牙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卫宫轻描淡写的扫视了红a一眼,似乎察觉到了他刚才的心思,但什么都没有说,毕竟对方确实没有任何的异动

    在干掉了吉尔伽美什之后,这场圣杯战争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问题

    卫宫基本上已经锁定了胜利

    一个红a而已,不算什么

    “走吧,我们先回去”卫宫用念力抬起伊莉雅说道

    “等等”

    远坂凛忽然叫住了卫宫,目光看向了教堂方向,“等我一下,我去跟某个家伙谈两句”

    卫宫点了点头,他知道远坂凛是去找言峰绮礼了

    不过他并没有阻止

    因为远坂凛身边还有一个红a随时保护她,而言峰绮礼在库丘林被自己挖走,吉尔伽美什被消灭之后,除了令咒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纵然他本人练过八极拳,但绝对不是红a的对手

    在远坂凛去找言峰绮礼谈话的时候,卫宫则让美狄亚去联系另外一个人

    巴泽特

    巴泽特被卫宫送回来之后,就一直留在酒店,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留在酒店了,因为卫宫已经有了更好的住所

    不一会,美狄亚就带着巴泽特从酒店赶来

    “稍微等我一下”

    来到教堂之后,巴泽特跟卫宫这么说了一句,就风风火火的闯入了教堂

    轰隆!

    伴随着一声激烈的爆炸声,教堂的大门直接被巴泽特一拳打爆,顿时惊动了教堂内的远坂凛和言峰绮礼

    “surprise!”她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脸上浮现出了相当复杂的笑容,有些痛恨,有些愤怒,又有些心酸

    就是这个人啊,背叛了自己信任,差一点杀死自己

    “没有想到我竟然可以活下来吧”她紧握着自己的拳头,强行抑制着自己的愤怒

    远坂凛不明所以,“你谁啊”

    她完全没有见过这个家伙,情不自禁的看向了言峰绮礼,“这是你的仇人?”

    但言峰绮礼却一点也不慌张,以一贯的声音平稳的说道:“在我的想象之中,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虽然很小,但并非没有,恭喜你,巴泽特,活下来了呢”

    巴泽特被言峰绮礼的态度激怒了,上前一步说道:“你这个家伙,就没有一丁点的羞愧吗?”

    “羞愧?”言峰绮礼反问道:“我为什么要羞愧,我只不过是为了胜利采取了最优的选择而已,如果硬要说有什么感觉的话,我只感觉到了愉悦”

    言峰绮礼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丝愉悦的笑容,“在对你出手,看到你满脸错愕表情的时候,我的心中不但没有愧疚,反而充斥着愉悦”

    “我的内心在不断提醒着我,就是这种心情,就是这种愉悦”

    “只有这个时候,我空洞的内心才会被填满”

    “只有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自己是一个活着的人”

    巴泽特目瞪口呆的看着言峰绮礼,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你这个人不正常”

    她和言峰绮礼数次一起执行任务,隐隐约约察觉到了这一点,但却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这样的面孔

    言峰绮礼也没有避讳这一点,“是的,从很久之前我就不正常了,不过现在,我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道路,我……”

    “够了!”巴泽特冷哼一声,打断了言峰绮礼的话,“我已经懒得听你的歪理邪说,给我咬紧牙关,言峰绮礼!”

    下一秒钟,她就如同一道狂飙突进的汽车,刹那间就冲击到了言峰绮礼的面前

    言峰绮礼不闪不避,一步踏出,抬手就是八极拳的杀招

    猛虎硬爬山!

    凶猛澎湃的拳头轰响了巴泽特的身体

    好在巴泽特也是格斗方面的专家,战斗也是以近距离的格斗为主,面对言峰绮礼的进攻,十分轻松的化解了

    两个人在顷刻间打成了一团

    远坂凛看到这一幕,立即对红a说道:“帮忙”

    但红a却说道:“凛,这件事情我们最好不要管”

    远坂凛不由一愣

    与此同时,卫宫慢悠悠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就看到巴泽特在压着言峰绮礼打

    虽然言峰绮礼学会了八极拳,还不错,但还不是巴泽特的对手,作为一个武斗派的魔术师,巴泽特的格斗能力比现在的言峰绮礼要强

    当然也要葛木宗一郎要强

    所以言峰绮礼根本不是巴泽特的对手

    当然,如果是四战时期的言峰绮礼要另说,但可惜的是现在距离死战足足过去了十年的时间,言峰绮礼身体早已经不再巅峰时期了

    而巴泽特却是二十多岁,正值年轻气盛的时代

    远坂凛看到卫宫走进来后,忍不住问道:“这个女人是谁啊?”

    卫宫说道:“巴泽特,库丘林的前前任御主,曾经是言峰绮礼的好朋友,不过却被言峰绮礼砍下了左腕,夺走了库丘林”

    远坂凛:……

    这可真是深仇大恨,难怪对方一上来就喊打喊杀,换做她远坂凛的话,估计根本不会跟言峰绮礼说这么多话

    碰!

    伴随着一声闷响,巴泽特终于击溃了言峰绮礼的防御,一拳轰击在言峰绮礼的胸口,将其轰飞了出去

    言峰绮礼如同离弦之箭般撞击在身后的墙壁上,背后的墙壁粉碎,但他却一动不动,因为他胸口的骨头都碎掉了

    如果他继续战斗的话,断掉的骨头就会插入他的内脏,要了他的命

    “看样子,这是你的胜利呢,巴泽特”

    言峰绮礼就算是走到了生命的陌路,脸色也没有太大的变化,似乎对于死亡并不敬畏,不,准确来说是并不在意

    巴泽特神色复杂的看着言峰绮礼,最终没有下手打爆对方的脑袋

    “上次的事情,我们两清了”

    说罢,扭头就走

    上一次言峰绮礼砍掉了巴泽特的左腕之后,没有杀死巴泽特,而是任由巴泽特自生自灭

    这一次,巴泽特同样没有杀死言峰绮礼,任由对方自生自灭

    活下来是幸运女神保佑,活不下来是死神保佑

    卫宫笑了笑,也跟着巴泽特一起离开了,至于言峰绮礼,他并没有多看几眼

    对他而言,言峰绮礼只不过是一个愉悦怪,仅此而已

    倒是远坂凛,想要上前给言峰绮礼治疗,但红a却拦住了她,“你可要想好了,凛”

    “什么意思?”

    红a想了想,决定实话实说:“那个人给你的漫画,你还没有看完吧,言峰绮礼杀掉了你的父亲,凛,就在十年前的那次圣杯战争之中”

    “什么?!!!”

    远坂凛仿佛遭到了晴天霹雳,整个人都傻了

    过了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看向靠在墙边一动不动,满嘴鲜血的言峰绮礼,“这是真的吗,绮礼!”

    言峰绮礼坦然的点了点头,“没错,师傅确实是我杀掉的,用的就是我送你的匕首”

    远坂凛下意识的从自己的身上摸出了一把精致的匕首

    言峰绮礼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看到师傅的孩子珍重的收藏起我送她的,杀掉她父亲的凶器,你能明白我当时的感受吗,凛哟”

    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那可真是难得的愉悦啊,凛”

    远坂凛脸上的笑容彻底的消失了,低下头,前面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

    谁也看不清楚她此刻的表情

    但红a却可以感受到远坂凛现在正在强忍着心头的怒火,毕竟他已经认识她很长一段时间了

    良久之后,远坂凛并没有补刀,直接打死言峰绮礼,而是扭头就走

    因为她已经看出来了,就算是不需要自己的补刀,言峰绮礼活下来的可能性也很小

    所以她决定离开这里

    红a看向远坂凛,却清楚的看到虚空中飞溅的眼泪

    他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跟在远坂凛的身后走了出去

    此时远坂凛已经和卫宫一群人汇合

    “我们现在去哪里?”远坂凛情绪低落的问道

    卫宫察觉到了这一点,猜测她很有可能知道了自己父亲死亡的真相,嘴里却说道:“当然是接受我们的胜利品”

    “胜利品,上面胜利品?”远坂凛不明所以

    不过半个小时后,远坂凛终于明白了卫宫所说的胜利品是什么

    冬木市郊区,耸立着一座古老的城堡

    这就是爱因兹贝伦的根据地

    不过现在,已经成为了卫宫的根据地,毕竟就连伊莉雅斯菲尔·冯·爱因兹贝伦都成为了他的阶下囚呢

    在这座古老的城堡之中,除了伊莉雅之外,还有两个女仆,分别是塞拉和莉洁莉特

    两个人同样是爱因兹贝伦的人造人,也是伊莉雅的女仆

    当她们两个发现有外人入侵爱因兹贝伦的城堡,立即领着武器从城堡内冲了出来,莉洁莉特的武器是一把巨型魔术斧枪

    而塞拉却没有拿任何的武器,因为她本人并不擅长于战斗

    不过当两个人看到卫宫手里的伊莉雅,以及发现狂战士赫拉克勒斯并不在伊莉雅的身边时,果断的把武器一扔,直接投降了

    毕竟伊莉雅就在卫宫的手里,她们是在不能看着伊莉雅受伤

    投降是唯一的出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